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貂婵母女】
【貂婵母女】
貂婵美貌沉鱼落雁,不知多少人垂涎她的美色,不过她的丈夫乃三国第一猛将吕布,而貂禅本身也武艺不差,使的双锤身手敏捷,一般人也不能近身。
  城破之日,貂禅因为担心在城楼上的吕布,不顾吕布的叮嘱只身离开吕府,她手持双锤,用红花丝带盘着发髻,佩带金钗,身穿白色的底胸连衣中间开叉的长裙和淡紫色的长筒丝袜及一双精巧的高跟舞鞋,穿过乱成一团的街道,朝城楼跑去。
  这时候城门已被攻破,大量曹军拥入,和吕布的部队混战,其中有一支五十人的部队,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穿着轻装软甲,手持大刀,腰别绳索,潜进城后一直在等着貂婵的出现。他们的任务,就是生擒第一美女貂禅,捆回去交给曹操发落。
  众人等貂禅进入了埋伏区,先是用绳索将其冷不防绊倒,然后便一涌而上。
  「貂禅,我们奉命将你生擒回去,如果不想受伤的话,就不要抵抗,乖乖束手就擒吧……」带头的军官站出来喊话,他看见了貂禅,立刻被她惊人的美貌所撼动。
  「哼……休想……」貂禅立刻起身,挥舞着双锤,朝众人打去,她那婀娜多姿的身段舞动起来是那么的灵活而难以捉摸,转眼间已经把五、六人打趴在地上。
  「喝!!」貂禅娇叱一声,一锤又将一人砸倒,刚准备冲出包围圈,只听带头的军官一声口哨,几十道绳子便朝貂禅飞了过去。
  「什么……啊……」貂禅一跳躲过了绳子,但是却掉进了事先挖好的仅容一人之身的陷阱之中,里面的机关立刻射出绳子,将连转身都无法办到的貂婵捆了起来,众人将被绳索缠身的貂婵拉出,用白布堵上了她的嘴。
  「呜……」貂婵杏眼圆睁,愤怒地挣扎着,但是很快她的眼睛也被黑布幪上了,接着,众人拿出大卷白色的轻纱,将貂婵的身子连头一起裹了十几圈包了起来。
  「呜呜……」貂禅口不能言、眼不能观、身不能动,蠕动着被人用绳子在脖子、腰部和脚踝处再捆了一次,然后被放上马背运出城,连日赶路,移交给曹操的家人,关进了曹操卧房的密室之中。
  吕布死后,曹操兴奋地来到密室之中,只见貂婵的嘴上勒着白布,双手被反缚在身后,双腿隔着性感的紫色丝袜在细密的绳子十几道的缠绕下被并拢着捆在一起;她身穿的连衣长裙已经被脱去,只剩下半透明的红色紧身上衣和超短的纱裙,正坐在靠墙的一张大床边上。
  「呜……」她看见曹操进来,眼里闪过一丝惊恐不安的神色。
  「呵呵呵……大美人,吕布已死,你是我的了……」曹操淫笑着将貂婵扑倒在床上,在她羞愤的挣扎呻吟声中,剥下了她的内衣和纱裙,然后手握那香艳的玉乳,挺进了貂婵的花穴。
  「啊……啊……啊……住手……夫君……我……啊……啊……」貂婵嘴上的白布也被扯掉,曹操为的就是听一听天下第一美人那消魂的叫床声。
  貂婵的身体果然柔媚无双,多汁细滑,曹操大呼爽快,抽插了几百下射出大量的精液,把貂婵捅得娇叫连连。
  「天下第一美人果然不同凡响,爽得我……又要……射了……」曹操说罢,下身一阵颤动,貂婵感觉下身又是一股热流涌入,弓起身子大声呻吟起来。
  这天晚上曹操一连射了六、七次,直到两人都做得精疲力尽了才停下,曹操就枕着貂婵的一对柔软的乳房睡着了。
  此后貂婵就成了曹操的私人性奴,每天上面被灌服媚药,下面被精液灌溉,夜夜娇吟不断,原本就天生媚骨的身子变得越发敏感娇媚,让曹操天天都爽得不亦乐乎,转眼已有数月光景。
  曹操这天又抱着貂婵的玉腿,从后面突进,推得貂婵一个劲的浪叫。在高潮射精之后,貂婵娇叫一声张开了嘴巴,这时候,曹操便将一粒药丸塞进了貂婵的嘴里,然后用肉棒跟进,抽插数十下,用精液将药丸送入貂婵的肚子里。
  「这是玉女丹,吃了它以后你就会只生女不生男,生出和你一样娇艳的美女供我们曹家世代享用……」「什么……不……啊……啊……啊……」貂婵惊得花容失色,曹操竟然打算让她和她的骨肉成为曹家的世代性奴!但是没容她抗议几声,曹操又开始了对她蜜穴的大举侵犯,同时双手用力,将她的乳房捏成了葫芦状,让貂婵忍不住又开始大声浪叫起来。
  一年后,貂婵的双手被反绑,裹在拘束套里,嘴里含着口衔,双腿被劈开分别绑在床的两边,在痛苦的呻吟生中产下一女,取名貂玫,由可靠的下人抚养。喂奶之时就由曹操到密室直接像给乳牛挤奶那样,将被捆在床上的貂婵双乳来回挤按,顺便将肉棒插入奸淫一番,待取够乳汁之后再回去喂给女婴。
  貂婵每日被曹操喂以春药和各种滋补药品,几年过去反而看起来更加年轻娇艳,后来又被当做实验品喂了从张角处缴获的据说能长生不老的「仙丹」一粒,越发变得性感美貌,让曹操越操越爽,后作为家用性奴被赏赐给曹仁等家人轮番享用,十六年间,又生下两个女孩,分别取名为貂燕和貂香。
  此时貂玫已经长大成人,变成了婷婷玉立的美女,跟她母亲一样长得闭月羞花。平日曹操将她当成女儿一般管教抚养,宠爱有加,同时又暗中喂食媚药,为的就是等她长大后能够尽情地享用。
  这天,曹操来到貂玫的闺房,没等貂玫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将她的小嘴塞上,然后扒光她的外衣,用绳子将她的娇躯捆缚起来,淫笑着将肉棒插进了她的处女地,将她就地强暴了。
  「呜……」貂玫和她母亲当年一样,羞愤地看着曹操压在自己的身上,用嘴在自己的身上到处亲吻,却毫无办法。
  等曹操爽完了,便将貂玫也关进了密室,和她母亲貂婵捆在同一张床上,玩一王两后,母女二人美目相望,娇叫连连,一起成了曹操的泄欲工具。
  后几十年过去,貂婵母女四人变成曹操家的公共性奴,被不同的人奸淫了无数次。但是奇怪的是,曹操家的人一年年老去,但是这母女四人却还是和原来一样年轻美貌青春,曹操猜测是当年那粒仙丹的神效,连连后悔没有自己服用。
  后来三女又各自生下女儿,没等她们长大,司马家就夺了魏国的大权,曹家覆灭,貂婵母女和孙女一共十数人从此下落不明。有人说她们被司马家掳去成为司马家的蜜肉玩物,也有人说她们后来被晋帝藏于后宫,甚至传说晋朝的几位国色天香的公主,实际就是貂婵三代美女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