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可怜的家教老师
可怜的家教老师
天气有点热,房间里早早地就开了空调。

但是开空调的原因并不仅仅是为了凉快。乐可坐在书桌上,抬起一只脚,将一只油性笔缓缓送入后穴之中,为了方便,裤子在进门时就已经被脱掉了。

“恩啊…”他忍不住呻吟。油性笔黑色的笔杆不是很粗,浅浅地插在湿润的小穴之中,又被手指一点点推进深处,黑色的笔身越来越短,最后完全没入穴口。看得冯虎两眼发直蠢蠢欲动,裤裆处也早就鼓起来了。

“不行,先做完我布置给你的题目。”暴露在少 年露骨的目光之下的感觉即羞耻又兴奋,乐可捏住笔杆一端,又轻又慢地抽插起来。

这种要求是乐可先提出来的。第一次和冯虎上过床后,食髓知味的少 年每次补习都会按着他做个不停。有时操得太忘情还会超过补习时间。乐可不想让家长觉得冯虎的成绩完全没有起色,于是和少 年规定必须先完成布置的题目才能做爱,但是在此之前,冯虎要求,乐可必须先做点什么来满足他。

乐可现在已经后悔选用这个方式来激励少 年了。坚硬的笔壳若有若无地摩擦着花壁,这样只会唤醒身体里的搔痒,让小穴变得更加饥渴,花茎也早已硬邦邦地站起来。才插了几下,不够粗的油性笔就已经满足不了他了,他需要更加粗大的东西来填满后穴的空虚。

冯虎哪里还顾得上思考乐可布置的题目,他直勾勾地看着乐可含着油性笔的小穴,饥渴的穴肉颤动着,将笔一点点吃进去,又慢慢吐出来,笔杆上沾满黏腻的淫水。老师可爱的小脸上也是一脸淫乱的表情,看起来似乎很想要人插他。

冯虎从裤裆中救出硬得发疼的阴茎,粗大的肉棒从裤裆里伸出来,直挺挺地立着,乐可看得移不开眼睛,只想着快点把它吃进身下的穴里。

“老师,”少 年放下笔,握住自己的肉棒,“你布置的作业我可能做不完了。”

他故意将分身撸给乐可看,并向乐可展示它的粗大:“但是,我下面的作业做得很好,要不要来仔细检查一下呢?”

乐可已经顾不上想这次的计划泡汤了。粗又烫的阴茎一插进花穴,就被骚浪的肉壁吸住了。少 年迫不及待地抽插起来,并且托起他的双臀,将分身送得更深。乐可小心翼翼地喘息着,努力不要发出呻吟。害怕被发现的焦虑让身体无比敏感,小穴被操干的感觉又实在太美妙,乐可随着抽插节律摆动臀部,使得肉棒能更方便干到花穴上的那点。经过这几个月少 年和那群男人们轮流操干,他的身体已经很习惯追求快感了。

“老师的小穴简直是极品,又紧又爽。”少 年赞叹道,粗大的肉棒在小穴内进出不停,淫水从穴口慢慢溢出,随着抽插流得到处都。乐可用力揉捏自己的乳头,双腿也缠住了男人的腰,沉醉在搔痒的媚肉被激烈摩擦的快感之中,穴内那根肉棒不知疲倦地抽插着。正在这时房门被敲响了。

“乐老师,等会能不能到我书房里来一下。”是冯爸爸低沉的声音。

乐可吓得浑身一抖,正好冯虎猛地干到穴中最痒那点,爽得乐可神魂颠倒,就这么被操得射了出来,强烈的快感使他弓起脊背直打哆嗦,失神了好一会儿才回答道:“好的…马上去…”

冯虎无比懊恼地哼了一声,加快了抽插速度,次次直攻乐可的敏感点,刚经历高潮的乐可无力地让他操干着。小穴被插得酸麻无比,频频收缩。冯虎被夹得丢盔弃甲,只插了几下,就将精液浇灌在肉洞深处。

等冯虎一射完,乐可连忙将他推开。半软的阴茎从肉穴中滑出的时候,敏感的肠肉还在微微颤动。乐可顾不上细细品味高潮后的余韵并且再来一次了,他扯出抽纸简单地擦拭了一下,连灌满后穴的精液也来不及挖出,就穿上裤子去书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