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被学生上的男老师
被学生上的男老师
韩笑只是一个普通的教师,英兰高中却是全市着名的私立高中,师资设备无人能比,为了英兰高中教师的丰厚待遇,他过五关斩六将,从众多竞争的教师中脱颖而出,好不容易成为人人羡慕的英兰高中的教师。从此每天打着领带,穿着英兰高中的统一制服,翘着二郎腿在教导室喝茶。

  以上是韩笑不可能实现的梦想,英兰高中的教师和教师之间竞争激烈,韩笑并没有松懈,很久以前他就已经规划好自己的人生:到福利好的私立高中做老师,然後三十岁之前交一个女朋友再结婚,四十岁时还完房贷。

  如果没有意外,他就根据规划好的人生走过平凡的一生。

  可是他的人生出现一个意外,这个意外就是郭晓冬。

  对于郭晓冬,「老师你真没用,才两次就没力气了。」郭晓冬终于拔出肉棒,精液一股股射在韩笑的屁股和腰上。

  而眼神涣散的韩笑唯一的反应就是微张着嘴呼吸,空洞的双眼有几滴泪珠滚下,郭晓冬把他翻转过身,俯身直视他的目光命令道:「抱着我。」韩笑顺从的抱住郭晓冬的後背,郭晓冬托住他的臀部,然後坐起来,此时韩笑才稍微清醒一些,哑着噪子问:「你什么时候才放过我?」「放过你?」像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郭晓冬的语气瞬间充满危险,嚣张的说道:「老师这么敏感的身体离开我真的行吗?还是老师嫌我不够大?技术不够好?」一连反问三个问题让韩笑气得想大骂,双手一下子抓紧韩笑从头到尾没有脱掉的校服,「当初说好半年,现在半年都过去了两个月,你还抓着我不放!你真以为我不敢把我们的事情说出来?」「我相信老师敢说,但老师的教师生涯就毁了,没有一个学校会收下一个诱拐学生的不良教师,你以後的房贷怎么办?而且老师最近在相亲吧?你确定有女生知道你是GAY以後会和你结婚吗?」每一个字都悠扬的跳跃进韩笑的耳朵里,郭晓冬高高翘起的嘴角让韩笑恨不得把他的脸揍烂,韩笑咬牙切齿的吼道:「我不是GAY!」「你确信被自己的学生用肉棒操到射精的你不是GAY吗?」郭晓冬依旧微笑着,手掌却放到韩笑的脑後,猛地把他的脸压向自己,让他清楚的看到自己眼睛里冰冷的火焰。

  韩笑皱起眉头,目光直视郭晓冬的眼睛,不让自己受这句话的影响,却不知道自己的脸上浮现出痛苦的神色,「郭晓冬,即使这样我也不会变成GAY。」话音刚落,坚硬的肉棒对准洞开的小穴狠狠插进去,郭晓冬拽住韩笑的头发,迫使韩笑抬起头,他舔舔韩笑优美的下巴,一字一顿的说:「那我就一直干到你承认为止,我亲爱的老师。」「混蛋!」就像被阴冷的蛇类盯着,韩笑浑身都泛起鸡皮疙瘩,用自己最後的力气猛力扯开郭晓冬的箍制,把他压在身下。


  本应该颇有气势的反压却在此时显得颇为微妙,一丝不挂的男人两腿大张的跪坐在穿着校服的少年身上,双手死死的抓紧少年的手腕,不让少年逃脱,怒目瞪着少年。

  郭晓冬摆出一副十分无奈的表情,深深的叹口气,「老师,就算你欲求不满也要等一会儿,我射了两次,现在还软着呢。」韩笑一听,差点儿吐出一口血。他这辈子从来没有那么狼狈过!却栽在一个「优等生」的手里!这年头老师难当!关心一下学生都有错!如果每个老师关心学生,让学生家长来一趟学校,就会被学生迷奸,外加艳照若干,他绝对不会选择当老师!

  这世上没有比他更倒霉的老师!

  而最让他想不通的是郭晓冬这么做的原因,但不管什么原因,都不妨碍他今天想狠狠教训郭晓冬一顿的打算。

  「臭小子,我已经忍了你很久!」像个女人一样被人侵犯,是个男人都不能忍受,他窝囊的忍得太久,既然不过他,那么他就用自己的方法离开,大不了以後不当老师。

  韩笑手刚握成拳头想揍上郭晓冬的脸,却忘记郭晓冬还在他体内,也忘记自己现在体力不济,拳头挥下去时那力道软绵绵的,而且因为揍人的姿势导致他上身向前倾,下体就稍微抬高,所以郭晓冬的肉棒就滑出一些体外,那些精液也就这么流了出来。

  湿湿的,黏黏的,热热的……滑下了韩笑的大腿。

  韩笑立即敏感的察觉到下体怪异的感觉,不由得怔愣,原本凶狠的表情也变得怪异,拳头僵在半空。

  趁他愣神的功夫,郭晓冬抓住他腰往下一按。

  噗哧一声,韩笑由跪变成坐,小穴咬紧通红的肉棒,肉冠刮过柔嫩的肠壁,一直顶到底,肠壁自动收缩蠕动,刺激得韩笑急急喘息,勉强撑住身子。

  郭晓冬似乎早料到这个结局,不住的摩挲韩笑酸软的腰,「老师你看,你的身体果然很淫荡,一下子就吸住我了。」韩笑想反驳,才刚张开嘴,郭晓冬趁机搂住他贴上他的嘴巴,所有的话语变成激烈的亲吻声音。

  韩笑半睁着眼睛看着郭晓冬近在眼前的脸,不禁想起他在操场上投篮的身影,充满年轻人的活力,还有那张高举手臂和队友拍手时的真心笑脸,郭晓冬一点儿都没有发现他很喜欢和人身体接触,而这一点却在做爱时体现的淋漓尽致。

  郭晓冬喜欢亲吻,喜欢抚摸温暖的肌肤,喜欢做爱时抱着他,但在生活中他从来不主动拥抱别人,只有一些细节才能发现。

  操场上逆着阳光映入眼帘的少年身影活力四射,真的非常美好,韩笑模模糊糊的想,整根插进他体内的肉棒顶住他的敏感点缓缓的抽动,纠缠的舌头随着下体的抽送搅弄他的口腔,好像另一根性器在抽动,带出大量的透明津液。

  握紧的手渐渐松开,但韩笑本能的抗拒这样情色的吻,双手毫无力道的推了推郭晓冬的肩膀,郭晓冬反而勒紧他的腰,两人的胸膛冷不防地撞在一起。

  「呃……」韩笑闷哼一声,体内的肉棒似乎又顶得更深了,被摩擦的肠壁几乎泛起火,点燃起尚未熄灭的欲火。

  「有感觉了?」郭晓冬依旧不温不火的语气,仿佛一切尽在他掌握之中,手掌使劲揉捏韩笑浑圆的屁股,不得不依靠在他怀里的韩笑抓紧他後背的校服,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急促的呼吸。

  感受着老师在自己颈脖间炽热的呼吸,郭晓冬微微眯起眼,慢慢转过脸,两人的脸颊亲昵的轻轻磨蹭,犹如情人交颈,温暖的皮肤带着黏腻的汗水,散发着诱人的温度。

  很舒服的感觉,郭晓冬情不自禁又蹭了蹭韩笑的脸,即使韩笑一脸不情愿,也不能改变自己摩擦到起火的状况。

  「你要做就快点儿做!」没有一丝一毫老师的尊严,纵然不甘愿,他还是要雌伏在学生的身下。

  「老师不要这么着急呀,我会让你爽得尖叫。」郭晓冬一脸邪气的说道,一只手握住韩笑的性器。

  半抬起头的性器一被握住便急不可耐的变硬,郭晓冬故作惊奇的笑一声,「老师的这里还是这么敏感,稍微碰一下就硬了,难怪每次都那么容易被插射。」越说越让人羞耻!性器是每个男人的敏感点,尤其是龟头,自慰过的人都知道摩擦龟头绝对非常爽。

  被握住弱点的韩笑既不能夹紧腿,也推不开郭晓冬,眼睁睁看着郭晓冬的手指在他的性器上作怪,骨节分明的大拇指爱抚一般摩擦红通通的龟头,一点也不在意上面的精液和淫液,一圈圈的涂抹开来。

  後方的抽送从来没有停止过,温柔的插进抽出,交融在一起的体液让小穴湿润润的仿佛要化开似的,每一处内壁都被肉棒体贴的照顾到。

  韩笑宁愿郭晓冬狠一些,发麻的肠壁不是温情的抽插能止住的饥渴,高潮过後的点点的余韵全部蜂拥而来,前方的摩擦更把这些余韵勾出,然後腐蚀他的肉体,最後腐蚀他的灵魂。

  郭晓冬挂着笑容看他咬住嘴唇皱紧眉峰的忍耐,湿润的眼角再次染上泪光,额头渗出细密的汗水。韩笑越是忍耐,郭晓冬越想看他被操得放荡不堪,彻彻底底的沦为他胯下的骚货,扭动雪白的屁股求他操他,舍不得放开他,再也不会说出「分开」两个字。

  「唔……」这个身体早已不属于他,不然怎么会违背他的意识通过肛交获得快感?韩笑看着那只沾满他精液的手抚摸他的性器,充血兴奋的性器十分享受那只手的服务,又看着那只手包裹住他的两个肉球,指尖挑逗的抚摸因为肉棒撑满而平滑的穴口,他能感觉到指尖轻柔抚摸的触感。

  「啊……」明明不是十分刺激的感觉,却令他高潮似的的浑身发抖,收紧了肠道,紧紧箍住肉冠,硕大的……滚烫的……冲进脑海里,回荡着粗长肉棒捣干的画面,巨大的龟头在他的肠道里冲刺……肉棒依旧温柔的抽送着,带出里面乳白的精液,那只手依旧抚摸着他的下体,在他的穴口徘徊,在他性器根部来回抚摸,梳理他凌乱的耻毛。 不够!不够!

  肉体叫嚣着,他想被肉棒大力快速的操干他的小穴,操得他小穴骚浪的喷溅出精液;他想被吮吸乳头,啃咬吸大他的乳头,让他的胸膛布满啃咬的淤青,乳头沾满口水,乳晕留下牙印。最後被自己的精液射到脸。

  韩笑着了魔似的包裹住还放在他性器上的手,一起撸动,他仰起脸长长的呻吟一声,「嗯……嗯……呃……啊……」低哑的呻吟配着脸上的快活,别样的诱惑。

  一手搂住郭晓冬的脖子,半挺起胸膛将其中一个乳头送到他的嘴边,和小穴一样红艳的乳头摩擦郭晓冬的嘴唇,急切的想送进他的嘴里,「舔舔我……吸大我……」薄唇里吐出平时不可能说出的淫浪话语,小巧的乳头半挤进郭晓冬的嘴唇里。

  牙齿咬住乳头,轻微的刺痛窜进韩笑脑海里,竟是如此甜美的快慰,韩笑望着教室的天花板,完全不知自己的脸上露出痴痴的微笑。

  跪在地上的双腿早就不知不觉往两边更加的大开,两人的手蹂躏一般的在赤裸的下体抚摸摩擦,有时是韩笑自慰的套弄性器,郭晓冬揉搓他的肉球;有时是郭晓冬带领他的手摸他们的结合处;有时是十指交缠的一起握住性器上下滑动。

  但这一切还不足以满足韩笑淫荡的身体,以前被自己的学生操到神志不清,只知道射精的美妙滋味像毒一样的络印在他的灵魂里,只需要他贡献出身体,扒开屁股,露出隐秘的入口……如此的简单。

  突然,郭晓冬推开韩笑,站起身,不紧不慢的提好裤子,居高临下的看着还在失神的老师,冷笑道:「老师还不承认自己是GAY,你看你现在的样子有多饥渴?还是回家用按摩棒吧。」说完,一指勾起讲台上的跳蛋扔到韩笑的迷迷醉醉的脸上。

  「塞着这个吧,回家路上还能解解馋。」那表情要多善解人意,就有多善解人意。

  韩笑冰冷的坐在地上,好不容易才回神,被郭晓冬一番话气得差点儿跳起来,如果不是腿软,他保证把这张欠扁的脸揍一百遍。

  韩笑抓起跳蛋,狠狠扔向郭晓冬,「这学期老子绝对不会给你及格!」郭晓冬整理了下衣服,顶着个小帐篷,倚着讲台抱胸昂着头,抬脚戳戳韩笑高耸的性器,「反正多操你几次,你还不是乖乖的给我满分。」所谓优等生,那就是成绩满分,品行满分,除了和老师发生关系这一条,而那个老师还是他自己,所以韩笑抓不到郭晓冬半点儿的把柄,每次考试过後,他第一个关注的就是郭晓冬的成绩,害得所有同事都误以为他十分喜爱这位优等生,批卷的同事马上告诉他郭晓冬的成绩,满分,还是满分,他沮丧,他悲愤。

  韩笑恶狠狠的瞪着郭晓冬,这什么破学生?!就不能丢一两分,让他好好的「关爱」他一次吗?

  韩笑不否认自己这么做是为了报复,也是为了扳回面子,可结果总是那么的悲惨,这次更加悲惨——浑身热得难受,下面能吞下巨大肉棒的小小穴口不停的吞咽,瘙痒的肠道却找不到能慰藉的东西,性器的顶端湿濡了大片。

  反正最後也逃不开……反正已经变成了这样……但是不甘心啊!不甘心被一个小他那么多岁的学生玩弄在手中,总想有一天站在同样的高度嘲笑他这位好学生,好好的踩在脚下蹂躏。

  韩笑的目光霎时变得锐利,郭晓冬也微微挑起眉,脸上依旧是嚣张至极的表情,「怎么?老师难道还想反攻?」瞧不起的瞄瞄韩笑的尺寸,「你确定你这根能攻吗? 还没我大呢。」边说边把自己的小帐篷炫耀的顶到韩笑的面前,鼓鼓的一团摩擦他的脸庞,隔着裤子也能感觉到那硬硬的部位是龟头,仿佛能闻到里面的气味,那从自己体内刚抽出来不久的坚硬肉刃,还湿着,沾着精液……韩笑犹如受了刺激,脸顿时涨得通红,性器吐出几滴淫液,殷红的小穴也渴望再次吃到裤子里的肉棒,发浪的绞紧,肠壁互相的摩擦。

  郭晓冬很满意自己制造出的结果,鼓起的下体诱惑的摩擦韩笑的面部,帐蓬的顶端明显是龟头,故意描绘他的嘴唇,让他流着口水就是吃不着。

  那些脸面,那些自尊,在身心俱得不到满足的情况下显得那么的不堪一击。

  韩笑的呼吸逐渐急促,无法控制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小帐篷,于是再也受不了的一舔再舔。

  布料擦过铃口的麻痒使郭晓冬一下子摁住韩笑的後脑勺,韩笑哪里都不舔,只舔凸出裤档的龟头,津液透进布料里,龟头的形状越发明显,他张嘴勉强含住,又吸又舔,直把那里又舔大几分。

  韩笑抬头冲郭晓冬无声的笑,手指进进出出的插送着小穴,搅动艳红的肠壁,通红的性器放荡的流汁,随後便闭起眼精,一边隔着布料舔着肉棒,一边一手插穴一手撸性器。

  「既然喜欢舔,那就舔个够吧。」郭晓冬掏出肉棒,粗壮的深红色茎身直直的贴着韩笑的脸颊,蘑菇头一般大的肉冠猥琐的摩擦他光滑白皙的脸庞,水亮的淫液不一会儿便沾染上他的脸。

  韩笑几乎是本能的含住递到嘴边的肉冠,也许是过分的兴奋,肉冠大得快塞不进嘴里,韩笑半含着龟头,吸着吐出黏液的铃口,舌尖讨好的钻进敏感的小孔,尝到了残存的精液味道。

  战栗的快感通过龟头直窜郭晓冬的鼠蹊,舒服得他铃口抽动,小腹绷得紧紧的。

  好不容易才吞下龟头,韩笑就有些迫不及待继续往下吞,直到龟头顶着喉咙再也吞不下,仍然有小半截露在外面,郭晓冬从头到尾一动不动的看着他着迷的吞吐紫红的肉柱。

  薄薄的嘴唇充满水光的覆在肉茎上,一前一後的滑动,有时虎牙蹭到外皮有点儿疼,下方的牙齿轻磨肉冠下方的肉筋,舌头大范围的舔拭龟头,郭晓冬的小腹越绷越紧,双眼透出暗沉的光芒。

  埋头他胯间的韩笑嗅着他汗水的味道,嘴里充满略带腥味的黏液味道,韩笑不禁整个人激动起来,当後脑勺的手把他的头紧紧摁进胯部时,他所有的技巧都被肉棒的抽插打乱。

  胯部一下一下的拍打他的脸,肉棒一次一次的捣进喉咙,把他的嘴巴当做另一个肉道不留情的狂插,每次都插出他的口水,他幻想着郭晓冬插的是他下面的淫荡的小穴,真正插的却是自己三根手指。

  狠狠一刺激敏感点,肠道立即绞紧手指,韩笑流着泪水射了出来,乳白的精液点点溅落,郭晓冬也到了爆发的极点,大股的精液直喷喉咙,韩笑无意识的吞下,吞不下的混着口水顺着嘴角流淌到下巴。



  韩笑的心情非常的糟糕!如果可以,他真想把郭晓冬人道毁灭了!

  十几岁!整整比他小了一轮!就敢做出迷奸老师的行为!

  韩笑撑着水池甩甩头发的水,看着蒙了层雾气的镜子里的自己,模模糊糊的轮廓和五官却让他发了好一会儿呆。

  他一点一点的抹去镜面的雾气,逐渐清晰的身影映在镜子上,滴着水的浏海服帖在额头上,他慢慢地把浏海撸到後面,露出饱满的额头,双眼仔细瞧着不如郭晓冬英俊的脸。  清俊的脸虽然白皙没有显出老态,但是也并不年轻了,精瘦的身材只算保持的马马虎虎,几年教师生涯让他多了几分书卷气,也让他少了几分急躁。

  摸了摸胸口的瘀青,韩笑无可奈何的摇摇头,他真的不知道郭晓冬当初到底怎么想的,居然想上他一个大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