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青梅竹马的爱欲纠缠】(22)
【青梅竹马的爱欲纠缠】(22)
 字数:5840
 

             (二十二)意外之外
 
  那天晚上,我自己一个人,坐在礁石上,一整夜,直到天明。
 
  我突然觉得自己很愚蠢,很浅薄。
 
  我对她的爱,究竟是因为什么?或者说,这份情感,真的能称作是爱吗?这 些问题,在这之前我从没想过,之后我也不敢去想。
 
  那时的我,只希望一切安好,等待秦语的归来。
 
 ================================= 
  很快,五一假期到来了。
 
  「怎么样啊,各位兄弟,这几天有什么安排没有啊?」一到放假,最激动的 就是刘克了。
 
  「你不打算回去了?」我问道。
 
  「回去?」刘克惊异地看着我,反问道。「回去干嘛?在这里玩几天呗!」 
  「就是啊,钱明,玩几天,玩几天。」阿鸿也开始鼓动起我来。
 
  「……」我有些犹豫了。
 
  「钱明啊钱明,知道你怕老婆,老婆不在家你还怕个什么嘛!」刘克嘲笑我 道。
 
  「……」我一时语塞,找不出推辞的理由。
 
  「哎,这就对了嘛!」阿鸿今日不知被刘克怎么忽悠了一通,也装腔作势了 起来。
 
  「寒假那个温泉,还记得吧,就那里,怎样?」刘克笑着说。
 
  温泉?!我脑子里不禁蹦出了那次淫乱的四人大战,给秦语的践行,精液大 餐,颜射……这次,刘克又要出什么花样?
 
  刘克似乎看出了我心中的疑问,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想什么呢?这次没 有女的,欧阳要回家。梓娜……她也要回去。」
 
  「可是……」
 
  「可是啥呀可是,跟个老婆婆一样,去就去,不去就拉倒!」
 
  「去!」
 
  我斩钉截铁地答道。
 
  「不就泡个温泉嘛,哪有那么多事!」
 
  刘克和阿鸿看着我,会心地笑了笑。
 
  第二天,我们三人就来到了在冬天给我们留下春意的这家温泉会所。
 
  我已记不得当时那个前台小姐,可是她却记得我们。
 
  「哟,刘哥啊,这次怎么不见靓女了?」
 
  「哈哈,」刘克笑了笑。「靓女们放假了,帅哥们来泡温泉了!」
 
  前台小姐看了看我们,招了招手,刘克心领神会,把耳朵凑了上去。
 
  不过,那个前台小姐的话却被我听得一清二楚。
 
  「咱们这的靓女可都没放假,再不济,我还能加个班哦!」
 
  「去去去,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刘克摆摆手。
 
  「切!」
 
  前台小姐白了他一眼,把手牌扔了过来。
 
  「走走走!」
 
  刘克招呼着我们。
 
  我也不好意思再问些什么,跟着刘克换好了衣服。
 
  虽说是五一假期,但这里远离市区,加上价格也不菲,所以今天的顾客并不 多。
 
  我们三个人麻利地穿好了泳裤。
 
  刘克带我们来到了最偏僻、也是相对来说比较大的一个温泉池。
 
  我环视四周,这里的环境确实与外面的池子不同。
 
  这里只有一条小路通向外界,四面种满了绿油油的竹子,而夹杂其中的几颗 香樟让此处成为了蚊虫的禁地。
 
  原以为春夏之交泡温泉没有冬天的那份特殊的温暖,这里的清爽却着实让我 心旷神怡。
 
  「怎么样,可以吧?」刘克踢了我一下。
 
  「行,算你小子有本事。」我瞟了他一眼,说道。
 
  「那是,你也不看看我是谁?」刘克骄傲地用大拇指指了指自己。
 
  「得得得,」阿鸿插了一嘴。「等暑假,咱们再来,上次四个人,不尽兴。」 
  「你一天到晚想什么呢,」阿鸿一说完,我就知道他没安好心,於是瞪了他 一眼,说道。
 
  「你自己有了欧阳,还望着锅里的呢!」
 
  「钱明啊,你看我说你什么好,你想哪里去了?」阿鸿白了我一眼。
 
  「四个人泡温泉,不尽兴,怎么了?真是,你也就是和秦语臭味相投……」 
  「哎呀,兄弟,上次还有梓娜呢。」刘克毫不留情面地戳穿了阿鸿的拙劣解 释。
 
  「行行行,算我理亏。对了,钱明,你参加校队也不久了,除了我们学院的 比赛你踢过几次,也没见你给学校争光啊!」阿鸿趁机岔开话题。
 
  说起来也惭愧,进入校队半年,眼看着和我一起入选的几个队友都在市里的 比赛中上过场了,我还是稳坐板凳席。
 
  没办法,我的位置上有队长杨译群,还有几个学长,他们的竞争就很激烈, 我一个菜鸟更不会得到什么机会了。
 
  「快了,快了,」我摇摇头。「咱们学院的比赛我不也踢得不错嘛!」 
  「都是这学期踢的,没有秦语,怎么可能踢得好嘛!」
 
  刘克在一旁说着风凉话。
 
  「唉,不说了,不说了……」
 
  我又歎了口气,想到了秦语,无奈地说。
 
  我们三个一时都没有说话,本就空灵的竹林显得格外安静。
 
  突然,我听见,竹林深处隐隐约约传来一声惊叫。
 
  我一回头,什么都没有发现。
 
  「你们听到了吗?」
 
  「听到什么?」
 
  刘克一脸迷茫。
 
  「好像有声音。」
 
  「嗯嗯嗯,是,我也听到了,」
 
  阿鸿肯定了我的猜测。
 
  「是不是小情侣在竹林里面……找刺激啊!」
 
  「你个变态狂!」刘克踹了阿鸿一脚。
 
  「嘘!」
 
  我示意他们安静下来。
 
  「不对!」我压低了声音,说道。
 
  「救命啊!」
 
  模糊的女人声音传来。
 
  「不行,我得去看看!」
 
  我立马跳上岸。
 
  「算了算了,万一真是阿鸿说的那样,你岂不是坏了别人的好事?」刘克想 阻止我。
 
  「不不不,我预感没那么简单。」我甩下一句话。
 
  刘克、阿鸿见我如此义无反顾,也跳上了岸。
 
  我没管他们,钻入竹林,声音没有了。
 
  进入了竹林才发现,这不是一片普通的小树林,而是一直延伸到外面围墙的 林子。
 
  三步两步之间,阿鸿和刘克就跟丢了。
 
  不管他们了!我凭着刚才模糊的印象,循着刚才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直深入。 
  突然,两个身影进入了我的眼帘:一个中年男子,有些秃顶,全身赤裸;而 一个穿着泳衣女生从背后被他抱住,嘴巴也被死死地堵上。
 
  「他妈的让你叫,让你叫,叫啊,待会老子捅你的时候你再叫!」
 
  中年男子恶狠狠地骂道。
 
  强奸!!!!我脑海里蹦出了那些曾经在电视里看到过的强奸案,大脑飞速 运转,想知道我应该怎么办。
 
  看来,这两位都是来泡温泉的,男子早就知道这片竹林,特地到这来行凶作 案。
 
  不管那么许多了,跟着秦语这么久,我也学会了一招半式的,够了,上! 
  眼看着男子就要强行脱下那个女生的泳衣,我一个箭步沖上去,大喝一声。 
  说时迟那时快,我一把拽住那个女生的胳膊,把她从那个男子的怀抱中解脱 出来。
 
  这时,我左手抱住女生,同时飞起一脚,正好踹在男子的胸口。
 
  男子没有被打倒,退后了几步。
 
  「他妈的,坏我的好事!老子连你一快奸了!」
 
  男子往地上一摸,一把明晃晃的匕首闪在我面前。
 
  「妈的,没註意,居然有刀,认栽!」我心里想。
 
  低头看看那个女生,已经哭的不像样了。
 
  我把她藏在背后,对那人吼道:「有本事沖我来,对女的下手算什么本事!」 
  「哟呵,英雄救美啊!」
 
  说话间,那人举着刀向我走来。
 
  「你把那女的交给我,我保证不弄你,待会爽的时候老哥带你一起。」 
  他把刀放在我的脸上,拍了拍,说道。
 
  我突然觉得有些恶心想吐。
 
  「呸!」
 
  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我恶狠狠地啐了他一口。
 
  「那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正当我闭上眼睛,准备「壮烈牺牲」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惨叫。
 
  睁开眼睛一看,居然是杨译群!
 
  而从他背后闪出的,正是阿鸿和刘克。
 
  只见他把男子的手反剪到了背后,就想警察押解犯人一样,刚才那把耀武扬 威的刀现在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还楞着干嘛,报警!」杨译群对着身后的阿鸿和刘克,大声地吼道。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木木地怔在那里。
 
  我刚想说些什么,只觉得腿一软,一下瘫坐在地上。
 
  那个男子刚才还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现在面对杨译群,一开始还反抗了一 会,但是杨译群毕竟可以算是一个运动员,很快,那人就服了软。
 
  「大哥,大哥,我错了……哎呦哎呦……您高抬贵手,高抬贵手,有话好说, 好说。」
 
  杨译群根本没理他。
 
  看着这幅画面,我突然觉得很好笑。
 
  警笛声呼啸着从远方传来,很快,几个穿着制度的警员就沖进了竹林。 
  我们被拉了起来,穿好衣服,坐上警车,来到了附近的警察局。
 
  一个年轻的警员领着我和杨译群去做笔录,而刚才那个男子、女生以及刘克、 阿鸿则各自被带到了另一个房间。
 
  「我问什么你们一定如实回答,谢谢你们的配合!」
 
  年轻的警员坐定后,立马显得威严了许多。
 
  「你们谁先发现的?」
 
  我看看杨译群,默默地举起了手。
 
  「你叫什么名字?」
 
  「钱明。」
 
  「工作?」
 
  「Z大学生。」
 
  「你们去那里干嘛?」
 
  「泡温泉。」
 
  ……………………
 
  「刚才制服嫌疑人的是你?」
 
  警员招呼了一下杨译群。
 
  「对。是我。我叫杨译群。也是Z大学生。」
 
  「嗯,好,你认识钱明吗?」
 
  「认识,我和他都是学校足球队的。」
 
  「你去那里也是泡温泉?」
 
  「没错。」
 
  「和钱明一起?」
 
  「不是,和我妹妹。」
 
  「妹妹?!我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我听罢,忍不住插了一句。
 
  「钱同学,你先别急,我问完。」
 
  「对,我妹妹,就是被钱明救下的那个女生,」杨译群面色凝重,转向我。 
  「钱明,谢谢你!」
 
  本还在好奇於队长妹妹的我,听了杨译群此言,心情更是複杂了。
 
  「那是你妹妹?」我惊讶地说道。
 
  「钱同学……」警员再次提醒我道。
 
  「那你妹妹怎么会去那个树林里面?那个男人你也认识?」
 
  「不不,那个男的我不认识。」
 
  杨译群撇了撇嘴。
 
  「原来说我们两个换好泳衣集合,结果有个服务员小哥我认识,聊了几句, 晚了一会,出来的时候没看到我妹妹。我就进去找他,没想到到了很深的地方, 正好碰到赵渐鸿和刘克两个人,他们告诉我钱明在竹林里面,我没多想就进去看 了看,没想到就是我妹妹……」
 
  杨译群歎了口气,继续说道:「唉,我妹妹今年高三了,学习很认真,放假 了,我想带她出来放松放松,真没想到会碰到这种事情。我对不起她啊!」 
  经队长这么一说,我也慢慢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只是突然之间,气氛变得凝重了许多。
 
  「嗯,该问的也差不多了,谢谢你们的配合,」警员打破了僵局。「你们再 等一会,等那边结果出来,咱们再说。」
 
  「队长,我……」
 
  「啥也别说了,兄弟,我谢谢你!」
 
  这时,「咔哒」一声,门开了,一个警员拿着一叠文档走了进来,递给了刚 才这位。
 
  他简单地翻看了一下,沖着我们点了点头。
 
  我和杨译群相视一笑。
 
  这时候,门外又走进来一位。
 
  他凑着年轻警员的耳边,说了些什么,年轻警员的表情突然变了。
 
  「杨同学,你来一下。」
 
  「什么事?敞开说,不要紧!」
 
  「嗯,你妹妹情绪不太好,我们外人去不太合适,你看,能不能去安抚一下。」 
  杨译群听罢,歎了口气,点了点头,出了房间。
 
  「钱同学,你真是太勇敢了……」
 
  警员后来一直在夸我,我却无心再管这些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杨译群走了回来,对着警员说:「好一些了,我们可以走 了吗?」
 
  我们几个在警局门口汇合,杨译群突然拉了拉我的衣角,说:「钱明,有空 吗?我妹妹有些话想和你说,想当面感谢你一下。」
 
  我看了看那个女生,她还是低着头,眼角还泛着泪光。
 
  「算了吧,我看她情绪也不太好。」
 
  「没事,没事,咱们在这会所里找个房间,慢慢聊。」
 
  听完他的话,我也不好意思再推辞,同意了。
 
  再次回到会所,我们又走了一趟程序。
 
  时近中午,会所里的冷气也让我们不舍离开。
 
  杨译群先安顿好了他的妹妹,示意我进入房间。
 
  门关上了。
 
  走进房间,刚才那个女生抱着腿,坐在床的角落里,低着头,还在抽泣着。 
  「你……你好……」
 
  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我……我叫……杨译婷,女字旁的婷……」
 
  「杨译婷,很好听的名字啊!」
 
  我开始和她套着近乎。
 
  「你……你就是钱明?」
 
  「是我啊!如假包换!」
 
  她「噗嗤」地笑了一声。
 
  「笑了吧?哭什么嘛!」
 
  「……」
 
  她没说话。
 
  「听你哥说,你高三了?」
 
  她还是没说话,头埋得更深了。
 
  「你看这事情,哪有那么複杂?除了这几个人,哪有其他人知道呢?」 
  「……」
 
  「嗯,我把话说完吧,你别介意。要我说,这没什么丢脸的,反而这事还给 我们都上了一课,不是吗?」
 
  「……」
 
  「好好好,算我多嘴,唉。说点其他的吧。」
 
  「……」
 
  「你平常都爱干些什么啊?比如喜欢的歌手、爱看的书……」
 
  「……」
 
  「听你哥说,你学习很好啊,说说看!」
 
  「……」
 
  我也不想再自讨没趣,於是坐在床上,说:「好,我等你,你想说的时候就 和我说。」
 
  也就是几秒钟的工夫,她突然抬起头,抹了把眼泪,说:「钱明,谢谢你!」 
  我被这突然的礼遇吓了一跳,也就是在这当口,我打量了一眼面前的这位女 生,之前一直没仔细看,此番一看,发现我面前的这位也是一美人坯子:及肩的 长发,脸蛋还没有完全长开,还有几分少女的稚气,但跟秦语的霸气干练、梓娜 的娇美、欧阳的端庄性感都不相同,属於可爱的那一种,弯弯的眉毛,不算很大 但似乎会说话的一双眼睛,粉嘟嘟的嘴唇,胸前的肉球还没有完全发育,只是微 微隆起。
 
  「啊?哦,不用谢,不用谢。」
 
  我急忙答道。
 
  「嗯,我还有一句话。」
 
  「说,放心大胆地说!」
 
  「我也想上Z大的医学系,你会支持我吗?」
 
  「当然会了!我等你!」
 
  「真的吗?」
 
  杨译婷脸上瞬间洋溢着快乐,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她开心地笑。
 
  「你知道吗?吴琼姐姐也这么跟我说呢!」
 
  吴琼,我突然想起了考核比赛的那天,散场时,在角落里一对男女忘情热吻 的场景。
 
  「她?你也认识她?」
 
  「对啊,我告诉你,你别告诉我哥哦!」
 
  「好!」
 
  「我爸妈经常夜里加班,他们不回来的时候,哥哥就会带吴琼姐姐到家里来。 而且,」
 
  杨译婷突然压低了声音。
 
  「他们晚上就在我爸妈的床上做大人做的事情呢!」
 
  我听了,惊愕之余,也哈哈一笑:「你怎么知道这些事的?啊?」
 
  我原来的意思是,杨译婷是怎么知道做爱这件事的,没想到,她的回答让我 惊吊了下巴。
 
  「哥哥好厉害的,每次吴琼姐姐叫得都很舒服的呢,隔壁都知道了吧。」 
  「其实,被那个变态拉到竹林里面的时候,我心里还有点小期待呢,只是,」 
  她停顿了一下。
 
  「第一次如果给那个人,不是太亏了?可是钱明哥哥你知道吗,你沖进来的 时候,我就觉得你好帅啊,我就在想,如果能给到他这样的大帅哥该有多好啊?」 
  我听得目瞪口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