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忘年的性福】(第二十一章)
【忘年的性福】(第二十一章)
自从看到了杨舜琳与老马做爱,黄子耘已经连着好几天闷闷不乐了。自己的
公公则是每天做好晚饭等黄子耘回来吃。黄子耘回到家吃完饭便回到自己的卧室
不再出来。吃饭的时候也是一句话不说。
  几天之后的下午下班,黄子耘给自己公公发了条短信说不回家吃饭了。随后
便来到了莎姐家。刚进门,莎姐便说道「子耘啊。闷闷不乐的,我真不知道老马
是那样的人」
  「你都知道了?杨舜琳给你说的?」黄子耘问道「不是,是老马。他和杨舜
琳做完后,第二天便来我这里了。一个劲的求我让我帮他给你说说。我拒绝了」
莎姐说道「恩恩,不过你要是真替老马给我说,我也不会原谅的」黄子耘说道
「这种男人,吃着碗里还看着锅里。没必要纠结。我再给你换一个吧」莎姐说道
「不用了,姐。我不想这样了,我想平平常常的过日子」黄子耘说道「好,你既
然有这样的想法,我也不勉强你。不过,咱们都有共同的爱好。又这么长时间了。
你觉得你一下子不和老头做了,你能适应吗?能习惯吗」莎姐问道「慢慢适应吧」
黄子耘无奈的说「慢慢适应?适应不了怎么办」莎姐追问道「适应不了?那就再
说吧」黄子耘苦笑的说道「如果你实在不想再和陌生的老头有关系的话,我给你
个办法。」莎姐说道「什么办法」黄子耘竟然一下子来了兴致「你家老公公啊」
莎姐说「别开我玩笑,姐」黄子耘脸一下子红了「我没有开玩笑。首先你公公的
下面你是见过的,看尺寸应该能满足你。其次,你们都熟悉,也不存在彼此熟悉
认识的过程。第三,你们在一起生活,也方便。最后,肯定不会出现像老马这种
情况」莎姐说道「这个真不行,姐」黄子耘说「我明白,你就是因为他是你公公
嘛。其实没什么的。第一你们没有血缘关系。第二只要不怀孕什么事也没有。第
三就算你们天天在一起,也不会被人怀疑。所以你和你公公可比你和别的老头安
全多了」莎姐解释道「没看出来啊姐,你还挺有研究」黄子耘说完起身准备走
「行了,我也不勉强你。这种事都是凭自愿。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莎姐说完便把
黄子耘送出了门。
  黄子耘回到家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一进门,就看到自己的公公老乔坐在沙
发上发呆。「你怎么了?爸」黄子耘问道「子耘回来了啊。我还担心你呢。这么
晚了还没回来,怕你出事」老乔起身说道「我能出什么事啊。别担心,爸」黄子
耘说完准备回卧室「子耘啊,我想和你说说话」老乔说道「哦哦,那你说吧」黄
子耘便坐在了沙发上「就那个事,你千万别再想了。不能因为那种人破坏你的心
情。你是我儿媳妇,那么贤惠,又那么」老乔说了一半没再说话「又什么啊,说
完啊」黄子耘问道「又那么漂亮」老乔说道黄子耘听到自己的公公这么说,一下
子脸红了,站起身来,一边走一边说「我漂亮?有杨舜琳漂亮吗」
  「你比她漂亮。你在我心里是最漂亮的」老乔赶忙说道听到自己公公这么说,
黄子耘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回到卧室,关上了房门。躺在床上,黄子耘闭
上眼睛但是怎么也顺不着。一会眼前是杨舜琳,一会是老马,一会是莎姐今天给
自己说的话,一会就让是自己的公公老乔。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自从自己不再和老马联系,黄子耘每天就是上班、下班、
散步然后睡觉。自己老公乔山则依旧是吃完饭玩游戏。不过,自从自己的老公公
住进来,黄子耘每天倒是轻松了不少。做饭、洗碗、收拾屋子基本都是自己公公
包了。偶尔自己公公陪自己散散步,黄子耘突然觉得这样的日子也挺好。不过,
唯一让自己尴尬的事。自己和老杨、杨舜琳公公、老马这几个人纠缠了近两年,
自己的老公乔山又不行。一下子好久天不做爱,黄子耘还真的有点受不了。
  一天下午,因为公司领导不在。黄子耘便3 点多就离开公司回家了。进了家
门,没看到自己的公公。黄子耘换了鞋便向自己和乔山的卧室走去。来到门口,
黄子耘竟然发现卧室的门开着,往里一看,黄子耘看到自己的公公正躺在自己和
乔山的床上,一只手拿着昨天自己刚换下来的内裤放在大鸡巴上揉动,另一只手
拿着自己的内衣放在脸上轻声叫着「啊,啊。子耘。儿媳妇。我要干你。你好美。
黄子耘,干死你」
  看着自己公公的动作,黄子耘竟然站在原地没动。直到看到自己公公的精液
射在自己的内裤上以后,黄子耘才缓过神来。老乔把自己儿媳妇的内衣内裤放回
卫生间之后便出门了。刚出门,便看到黄子耘站在门口。老乔一下子慌了。
  「子耘。我,我。对不起」老乔连忙说「爸,你要是实在忍不住就去找杨舜
琳吧」黄子耘说道「不,我不去。那种人,我看不上她。子耘,别生气了。我再
不敢了」老乔说道「舒服吗」黄子耘问道「什么」老乔一愣「刚才你那样,舒服
吗」黄子耘问道「恩恩,还可以」老乔刚说完,黄子耘便进了卧室。
  晚上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想着下午自己看到的一幕,自己听到的话,再加上
好久没了做爱了。黄子耘的心里不由的竟然有了一丝期待。
  第二天上班前,黄子耘专门把自己昨天穿过了内衣内裤换下来放在了卫生间。
晚上回来,黄子耘在卫生间拿起自己早上换下的内衣内裤闻了闻,不出意料,果
然一股浓烈的精液味迎面扑来。
  转过天来,上班前。黄子耘依旧是把自己穿过的内衣内裤换下来放在了自己
卧室的卫生间。临出门前,黄子耘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身来到正在厨房洗碗的公
公身边轻声说道「以后用完内衣内裤,记得给我洗干净。味太大」黄子耘说完便
出门向公司走去。
  晚上回来,吃完晚饭。黄子耘进了卧室,一进门便看到自己早上换下来的内
衣内裤叠的整整齐齐的放在了自己的床上。不用说,老乔今天又用黄子耘的内衣
内裤撸鸡巴了。
  往后的日子,公媳两人竟然形成了一种默契。每天黄子耘都会把自己的内衣
内裤换下来留给自己的公公。而老乔则用黄子耘的内衣内裤撸鸡巴以后再给黄子
耘洗干净。
  一天晚上,吃过晚饭。乔山便收拾行李赶往火车站要出差。黄子耘送走老公
以后便一个人出去散步。老乔则一个人在家无聊的看着电视。到了8 点多,突然
电闪雷鸣,不一会便天降大雨。老乔连忙给黄子耘打电话。问清楚地方后并拿着
伞去给黄子耘送伞。
  不一会,老乔便打着伞和黄子耘回来了。但因为雨下的太突然,虽然老乔去
送伞了。但是黄子耘已经被雨淋了。到家的时候,全身湿透了。进了家门,因为
下雨衣服湿透的原因。此时的黄子耘,完美的身材和挺拔的奶子、圆润的屁股,
透过衣服清楚的呈现在老乔的眼前。看着眼前自己性感美艳的儿媳妇,弯腰换鞋、
脱着外套。老乔的鸡巴一下子硬了起来。下午拿着黄子耘的内衣内裤一下午也没
射出来,老乔正憋的难受。再加上此时眼前的香艳景象。老乔竟然有了冲动。
  黄子耘换了鞋,脱了外套便回到自己卧室洗澡。不知道是忘了的原因还是故
意的。黄子耘卧室的房门竟然没有锁。此时的老乔早已被性欲冲昏了头脑,精虫
上脑的老乔锁了大门把衣服脱了个精光,挺着一根大鸡巴轻手轻脚的进了黄子耘
的卧室。
  因为是在自己的卧室,黄子耘洗完澡便光着身子出了卫生间。刚出来卫生间
的门。老乔便一下子从门后出来抱住了黄子耘「子耘,我忍不住了。你太美了。
给我一次吧」说完,老乔便抱着自己的儿媳妇黄子耘压在了床上。,无论黄子耘
怎样挣扎,老乔就是不松手。此时被压在身下的黄子耘根本不是自己老公公的对
手。
  黄子耘一边挣扎,一边哀求道:「爸……你……你要干什……么?……啊
……快……快放手……,求……求你放……放手……」。「我想你好久了,别怕!
就一次。就给我一次。你不也好久没做了吗你……」。老乔说道黄子耘用自己雪
嫩的小手拼死挣扎拼命向后仰起上身,不让公公碰自己的奶子。可是,因为黄子
耘从卫生间出来就是光着身子,所以老乔根本不用费劲便把黄子耘的奶子抓在了
手里。时间一长,黄子耘渐渐感到力不从心,同时竟然觉得自己下面有点湿了。
她知道不会有人来救自己,同时也明白是因为自己之前频繁的和老头做爱,紧接
着长时间缺少性爱的滋润,再加上着突如其来的自己,自己已经开始有了感觉。
  老乔用一只手继续握住黄子耘饱满娇挺的奶子,另一只手向则慢慢的放在了
黄子耘的阴唇上,开始摸索。
  「别……别这样……,求……求你……」黄子耘娇羞万般,苦苦哀求着。可
是黄子耘已感到自己的身体已渐渐不属于她自己了,在公公的侵犯下,自己的身
体竟然有了一阵轻颤、酥软。老乔则顺势用舌头把黄子耘的小嘴顶开,将舌头伸
进黄子耘嘴里。在老乔手指的搓揉下,黄子耘的阴道口的爱液逐渐越来越多,粘
满了老钱一手。黄子耘娇羞万般,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下身会那样湿、那样滑。
也许是好久没有做爱的原因。感觉到了黄子耘下体的湿润,老乔分开黄子耘的玉
腿,挺起大鸡巴向黄子耘的阴道口前进。
  因为此时黄子耘的阴道内已湿润一片,老乔的大鸡巴没怎么费力便分开了黄
子耘的阴唇。「啊……啊……啊……你……啊……你……啊……啊……你……啊
……」黄子耘娇喘连连。
  随后,老乔用舌头轻擦黄子耘的奶头。「啊……嗯……轻……轻……点…
…啊……嗯……啊……嗯……轻……点……啊……嗯……啊……啊……轻……轻
……一点……啊……啊……」老乔的粗长鸡巴在美貌绝色、清纯可人的黄子耘的
阴道里进进出出。黄子耘被自己公公顶刺、抽插得娇啼婉转、欲仙欲死。突然,
老乔拉着黄子耘的手一使劲,便起身坐了起来。黄子耘则顺势坐在自己公公的跨
上。伴随着自己公公新一轮的抽插,黄子耘白嫩的大奶子不断地上下跳跃着,伴
随着抽插,黄子耘不由自主伸出双臂环抱住自己公公的脖子,慢慢的开始摇摆着
纤细的腰肢。
  「公公。。。。啊。。。。恩。。。。你。。。。阿。。。强。。啊。。。」
慢慢的,黄子耘开始发出轻声的呻吟。伴随着自己公公一阵阵的抽插,黄子耘觉
得自己阴道里里一阵痉挛,一股阴精潮涌般涌着向子宫口喷出,「我快要泄了
…啊……好舒服……好久没有……啊……泄了」黄子耘的叫声逐渐大了起来。
  伴随着公公最后猛烈的冲刺,黄子耘紧紧地抱住公公的脖子,老乔感到自己
儿媳妇黏腻滑热的阴精,层层包住自己的大鸡巴,黄子耘的阴道一张一合地吸吮
着自己的龟头。伴随着黄子耘高潮的来临,老乔大吼一声,屁股一紧,挺着自己
的大鸡巴又是一阵乱捅,然后一阵哆嗦,大鸡巴狠狠的插入了黄子耘的子宫里,
将大股大股的精液射进了黄子耘的子宫里面。黄子耘感到自己公公的大鸡巴在向
自己体内喷射这着精液,连忙叫到着:「别别射不进去。不要」。说完,黄子耘
便因高潮,瘫在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