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梧玉】序——吐物纳新(第七章)
【梧玉】序——吐物纳新(第七章)
「垃贾德,这一次你要留在这个国家做我的代理人。」一个带着白色头巾的
老者跟身边的年轻人说着话,不远处还站着一名少女。
  垃贾德说道:「是,国王大人,我想安拉在这片大陆上会有无数的子民。」
  老者也憧憬未来说道:「安拉留给我们世界上最好的黑色金矿,让生活在贫
瘠之地的我们能够生活富足,作为报答我们要让更多人信仰安拉,况且我们还会
交到更多的朋友。」
  垃贾德笑着说道:「国王大人,您应该知道这里最容易办的事情就是交朋友。」
  老者也笑了,看着眼前一望无垠的草原说道:「多结交一些有抱负的年轻人,
少结交一些像我这样的老头子。」
  垃贾德明白老者的意思,点头说道:「是,我会在这里扶植年轻的势力,当
我们国家未来遭遇危机的时候,这些年轻的勇士一定会站出来的。」
  老者回过头凝视着年轻人问道:「垃贾德,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垃贾德知道老者在问什么,回答道:「我看到了一个分裂的阿拉伯,充满血
腥,贪婪,甚至还有贫苦。」
  老者思考着,但摇着头说道:「年轻人总是富有正义感,我只想我的臣民能
永享富贵。」
  垃贾德却又不同的想法,激进的说道:「可安拉一定想要一个完整强大的阿
拉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心里也一定是同样的想法…」
  垃贾德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老者打断,老者也不愿意去争辩什么,用上位者
的威严说道:「垃贾德,你只需要记住我给你的任务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我们
还没有能力去改变。」
  垃贾德只能恭敬地回答道:「是,国王,我会按照您的意思去做。」
  就在这时远处枪声响起,连不远处的保安都被子弹打倒了几个,要怪只能怪
他们站的地方太过宽阔。「保护国王!」垃贾德大声的指挥着,身体也护住了老
弱的国王。
  刹那间一伙蒙面的刺客就冲了出来,眼看一行人失去了还手之力,就在这时
这火刺客的身后又是一阵枪声响起,一个又一个的这伙刺客倒在了国王身前几十
米处。不一会这群救训练有素的救兵远远的警戒在国王周围,走过来一个卸下武
装的黑人青年。
  只见这黑人青年右手置于胸间,腰微微前躬,用了一个非常标准的穆斯林见
面礼嘴里说道:「真主给您降福,奥吉塞见过伟大的法赫德国王。」
  老者见这黑人青年器宇轩昂中竟带着谦卑,心思缜密中还带着果敢,便也回
了一个穆斯林见面礼嘴里说道:「真主也降福于你,奥吉塞,感谢你救了我们。」
  黑人青年没有邀功而是讲起了缘由:「我们国家的治安向来不好,枪支更是
泛滥,我注意到他们有一段时间了,应该是预谋已久,没有确凿证据之前我们也
不能动手,让国王大人受惊了,但我一直查不出他们是受何人指使。」
  老者已经料到是谁派人来刺杀自己,因为前段时间拉登派人向他索要了一笔
天文数字的款项,这一次老者没有答应,因为老者已经暗地里得知这次拉登要对
付的可是美国人,美国可是他的国家得罪不起的。
  但老者不能说出来,只是说道:「可能是我的一个老朋友,你要知道我们是
一个很大的家族,这种事情总是难免的。」
  黑人青年当然不会去刨根问底,只是说道:「那这里如何处理?我想国王大
人还是早些动身回国吧。」
  老者拜托黑人青年道:「这次的恩情我一定不会忘记,这里还需要你帮我处
理一下,我不希望外界知道我来过这里,更不希望让任何人知道有人刺杀过我。」
  黑人青年点头保证道:「这都好办,我会处理。」
  老者转过身对垃贾德吩咐道:「你们年级相仿,交个朋友,相互照应,这里
就交给你们这些年轻人了。」然后就打算离开这里。
  刚从惊吓当中恢复过来的少女却非常没有礼貌的说道:「爷爷,我就先不跟
你回去了,这里我还没有玩够。」然后指着黑人青年说道:「我想这位勇士会保
护好我的。」
  老者眼皮微微一跳,但也没有阻拦,只是用略带责备的语气说道:「阿法芙
你这是任性!闹够了早些回去,你是我的亲孙女可不能不明不白的就留在这了。」
  少女听到爷爷这样说是又高兴又娇羞,不好意思的看着黑人青年,黑人青年
也反应过来,对着老者保证到:「国王大人您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公主殿下周全。」
  随后老国王一行人无声无息的离开了这个国家,而留给世界的只有一则新闻:
邪教组织诱使尼日利亚一少女杀死51人,嫌疑人已于2001年7月27日被
捕。
  ……
  那边枪林弹雨,这边歌舞升平。
  「亚拉姆哥哥,你快看看我穿这间裙子漂不漂亮?」一个女孩双手拿着一件
印花裙子。
  「亚拉姆哥哥,你快看我,我都可以穿晚礼服了!」另一个稍微大一点的女
孩双手拿着一件白色的晚礼服。
  亚拉姆望着两个含苞待放的红发女孩,心里既幸福又烦恼。幸福的是两个女
孩都是他的心之所爱,烦恼的是这对亲姐妹谁都不肯放弃他,他们三个现在还有
一个共同的父亲。
  亚拉姆刚手指着女孩手里的花裙子说道:「小妹这件花裙清新典雅,配上小
妹亭亭玉立的身姿,真是天生丽质。」
  听见心目中的王子如此评价小妹,大妹又恼又怒,只听一阵稀碎的声音,大
妹竟脱下了穿在身上的短衫长裤,仅穿着一套白色内衣内裤,用充满诱惑的声音
说道:「亚拉姆哥哥,那你看我现在给你穿上这件晚礼服,又如何?」
  亚拉姆看着大妹他面前穿上了一身无肩带镂空白色晚礼服,咽着吐沫回答道:
「大妹这身礼服纯洁高贵,配上大妹婀娜多姿的身材,真是超凡脱俗。」
  小妹感觉自己被比了下去,竟也当着二人的面脱去了身上的短衫短裙,套上
了花裙子询问道:「亚拉姆哥哥,你倒是比较一下,我的天生丽质与姐姐的超凡
脱俗哪一个更漂亮?」
  亚拉姆当然不能比较,他两个都想要,只能含糊的回答:「都漂亮,我这个
当哥哥的真是看得眼花缭乱。」
  大妹却是看着小妹取笑道:「珍妮优,等你把卡通内裤换了再来找亚拉姆哥
哥做比较吧,别让亚拉姆哥哥拿我跟幼女做比较行么。」说完还把自己发育得饱
满的胸脯挺了挺。
  这句话可是把小妹说得无地自容,红着脸吞吐道:「珍妮佳…你…」转身羞
耻的跑开了。
  大妹看到小妹被她气跑,得意的说道:「亚拉姆哥哥,晚上还是让我来做你
的舞伴吧。」
  亚拉姆很想答应,但又怕得罪小妹,只能为难的说道:「大妹,这种公共场
合的事情还是让父亲做主比较好。」
  大妹看见还是亚拉姆这样既想着锅里又惦记着碗里,很失望的说道:「好吧,
既然这样,我就问问父亲,晚上我和小妹陪哪位公子跳舞最为妥当!」
  亚拉姆还想解释什么,珍妮佳却也转身不开心的走了。
  耶路撒冷哭墙内的密室里,一位十分苍老的老者指着两把椅子说道:「你们
来了,随便坐吧。」
  两个中年人坐了上去,其中一个说道:「老师,今晚的舞会我们的朋友们都
会参加,您还有什么吩咐么?」
  老者拿起一杯咖啡喝了一小口,说道:「肯达尔,我们不可以表现得软弱,
现在一切都对我们有利。」
  另一个中年人却有不同的看法说道:「虽然从实力上来讲我们完全可以控制
住一切,但阿拉法特可是一位真正的战士,更有着无以伦比国际影响力。」
  老者没有在意这位中年人的打断,而是继续说道:「莫达烈,你与你的老师
一样总是思考太多的问题,以至于把我们民族曾经遭受的灾难都忘记了。」
  莫达烈解释道:「我没有忘记,正因为我时时刻刻都记得曾经所发生的一切,
所以我竭尽全力避免灾难的再次发生,老师也才吐物纳新,召集各方有识之士,
确保我国在世界上有着重要影响力,现在我正打算扩大组织的规模。」
  老者回忆着过去,摇着头说道:「选择哪条路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讨论几十
年了,到你的老师离世也没有结果,而且我已经早就退出你们的组织了,这些问
题也就不必再和我说了,还是说说你们今天来的目的吧。」
  肯达尔把话接了过去,首先说出了自己的计划:「新总理上任以来,我们就
打算扫除一切威胁我国国土安全的潜在目标,如果对方没有阿拉法特我们也许会
吐下整个耶路撒冷,而现在国际社会给我们的压力越来越大,我组织这次舞会的
目的就是请我们的朋友缓解一下这种压力。」
  莫达烈也跟着说道:「总理也同意肯达尔的想法,我们两个今天就会跟对方
的代表接洽,如果一切顺利,就可以维持甚至扩大我们所得到的战果。我们也请
您作为犹太教的最高精神领袖参加这次舞会后的谈判。」
  老者点头道:「我拉比奥瓦迪亚·优素福为国为民的事情都会义不容辞,不
知都来了那些朋友?」
  肯达尔回答道:「杜邦家族及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族长及继承人都来了,还有
美国共和党的其他鹰派代表。」
  老者思考了一下,对肯达尔认真的说道:「听说你的两个女儿生得既聪明又
美丽,现在又正是含苞未放的年纪,说起来杜邦家族与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血管里
世代都流淌着犹太人的血液。」
  肯达尔听到老师的话却想着一位故人,没有表态。那位故人正是他义子亚拉
姆的生父,也是他的生死之交,只是早年在执行任务中发生意外受到枪击身亡,
临死前把独子亚拉姆托孤予他。
  莫达烈见肯达尔犹豫着,便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你那儿子也是我的徒弟,
他的心思我又怎么会不明白,只是他始终难以做出选择,两个都想要。偏偏你的
那两个女儿也是不甘人后,况且你的两个女儿跟你一样,都想为国献出毕生精力,
我看那与其孩子们为难,还不如你这个做父亲的做一回主,断了他们的念想吧。」
  肯达尔艰难的点了点头……
  舞会是属于年轻人的舞台,而舞台中央闪烁着最明亮光芒的那两颗正是珍妮
佳与珍妮优姐妹俩。已进世俗的罗尔·罗斯柴尔德挽着姐姐珍妮佳,初露锋芒的
艾伦·杜邦挽着妹妹珍妮优,姐姐穿着上午那件白色晚礼服,妹妹换上了一件跟
姐姐同一款式的黑色晚礼服,姐妹俩好似一白一黑两只蝴蝶在偌大的舞池当中与
两个男人翩翩起舞。
  不远处的酒案旁还有三个孤独的男人聚在一起,而这三个人的脸色已经代表
了他们此时的心情。他们三个显然已经相互介绍过了自己。
  只听一个一脸羡慕的男人首先看着舞池内的两对男女说道:「亚拉姆,你的
两个妹妹如同秋菊春兰,我真是羡慕我的哥哥。」
  一个一脸满不在乎的男人解释道:「达伦·杜邦你还不清楚,亚拉姆不是她
们的亲哥哥,他是肯达尔的养子,而且姐妹俩一直以来都暗恋着亚拉姆,只是亚
拉姆不舍得放弃其中任何一个,这才便宜了你的哥哥。」
  听到男人的解释达伦·杜邦尴尬的看着亚拉姆想安慰什么,但又无话可说。
  亚拉姆听见男人如此说,心里充满了嫉妒与沮丧,但是嘴上却说道:「我一
直把她们两个当做我的亲妹妹,倒是你比达尔现在没有机会了。」
  比达尔实际上也是一直苦追着这对姐妹,只是苦于这对姐妹同时喜欢上了亚
拉姆,现在他心里也算平衡了,毕竟从一开始他就没有什么机会,但他与亚拉姆
也算是情同手足,自己的父亲还是亚拉姆的老师,无论如何现在也要站在亚拉姆
这一边。
  只见比达尔拿起一个酒杯说道:「亚拉姆干了这杯酒吧,我们打平了,从今
往后愿你我心无旁骛,携手为以色列的复兴而奋斗终身!」
  亚拉姆先干了杯中酒才说道:「比达尔,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
  比达尔知道现在亚拉姆心里一定很难受就劝道:「亚拉姆,你我情同手足,
看到结果会是这样我的内心也不好受,但这对你对她们未尝不是解脱,大家都不
是普通人,不可以感情用事的。」
  亚拉姆的母亲在他出生时难产而死,他的父亲在他刚满七岁时预伏身亡,虽
然父亲的战友待他如同亲生,可是养父一直公事缠身,他身边只有这两个妹妹,
他真的不想失去任何一个。但正如比达尔所说他们又都不是普通人,身负着使命,
也许这样他的两个妹妹反而会和好如初吧。
  就算是这样亚拉姆也不甘心,他不甘心自己心爱的两个女人就这样的被人夺
走,但他也清楚以他现在的身份地位无论如何都无法去改变,他只能选择去默认,
只能默默的点头答应道:「比达尔,你说的对,以后我们就携手奋斗,夺回我们
失去的土地!」心里却加了一句:「还有我的女人!」
  ……
  金·奥纳西斯的肚子已经有西瓜般大小,再有两个月她就该生产了。宋林也
遵守了他给李隆鑫的承诺,给金·奥纳西斯找了个单独的住所,还请了专业的保
姆负责料理金·奥纳西斯日常的生活。可以金·奥纳西斯现在终于过上了正常人
的生活。
  但是现在女人的模样可不正常,女人正挺着孕肚劈着腿坐在沙发上,两只脚
踩在茶几上,她的左手捏着自己的乳头,右手拿着一个20厘米长的电动阳具,
肛门里还有一个大号的按摩棒在转动着。电视里播放着女人在那间别墅里被宋林
与女王虐待的高潮镜头,女人一边挤着自己胀满奶水的乳头,一边小心翼翼的把
电动阳具往自己的淫洞里塞,电动阳具的上面还有一截正在快速震动的突出物刺
激着自己已经永远不会变得正常的阴蒂。
  是的,不止是阴蒂,女人的乳头,屁眼,淫洞都已经变得异常的瘙痒与肥大,
虽然已经停止注射那些淫药快三个月了,但这些淫药对女人的影响将是终身。她
现在甚至在想把孩子生下来之后干脆自己就去街边做一个妓女,这样她就不必每
天再用这些冰冷的道具来安慰自己成熟敏感的的身体。
  但是为了孩子她不能,最起码在她的孩子没有被保护起来之前她不能。她想
过把孩子交给亲生父亲去抚养,但她不敢保证孩子会收到该有的呵护;她也想过
吧孩子交给李隆鑫去抚养,但她明白这等于害了李隆鑫;她从未想过把孩子交给
奥纳西斯家族或有着露水之缘的洛克菲勒家族去抚养,那等于让孩子走上了自己
的老路;终于让她想到了一个既有着慈爱之心又有着豁免之权的女人,那将是她
腹中孩儿的最佳归宿。
  就如这些天来每天所发生的情况一样,女人在想着孩子的问题上高潮了,奶
水与淫水一起打湿了地板,钻在屁眼里的按摩棒与塞在淫洞里的电动阳具最大马
力的工作着,这一刻女人忘记了所有烦恼,尽情地欢叫着……
  ……
  那边的金·奥纳西斯已经不再为孩子的事情而烦恼,这边的李隆鑫也收起了
对女人的想念,重新抖擞精神,决心做出一番事业。他在江淮仁的推荐下已经取
代了胡世忠原来的职位,成为了中南海保卫科的科长,保卫着国家元首的安全。
  李隆鑫已经弥补了心中的遗憾,虽然结果依然残缺,但那是他尽力而为的结
果,所谓尽人事知天命,现在他已经释怀了。从阴影里走出的李隆鑫已经开始对
政治敏感,加上他每天跟在领导人身边,就算时间不长但耳濡目染之下也有了自
己的一番见解。
  虽然远远的不知道两位国家元首在谈论些什么,但他看到了一个跟他年级相
仿却未经风雨的男人,这男人正式的出现在了他父亲的身边,被介绍给了我们国
家的最高领导人,这男人李隆鑫认得,他就是金正恩,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的
小儿子。
  正式的会谈结束之后,李隆鑫竟然被介绍给了金正恩,理由是两人年级相仿
理应作为两国友谊日久长青的见证人。当然大家知道这只是一个形式,两人连语
言都互不相通谈得上什么友谊呢,两人只是在翻译的帮助下看起了玩笑。
  金正恩说道:「我给你介绍一个朝鲜的姑娘做老婆怎么样?」
  李隆鑫说道:「我倒是不介意,但我的父亲未必会同意,还是我给你介绍一
个中国的姑娘做老婆吧。」
  金正恩说道:「我们彼此彼此,其实我俩都不介意,不如以后我把女儿许配
给你儿子,或者把你女儿许配给我儿子。」
  李隆鑫笑着答应了,让人没想到是李隆鑫与金正恩今生只见过一面,也只说
过这么一次话,但所说的内容却在某种程度上真的发生了。
  ……
  全世界的新闻台都在同一时间切换了画面,画面中的内容只有在科幻小说里
面才能看见。中国的初高中生们正兴高采烈的谈论着新闻画面的内容。
  一个人不敢相信的问道:「这是真的么?」
  另一个人坚决的回答道:「中央台报的还能有假!」
  突然有一个人大喊一声:「祖国万岁!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
  所有人一起跟着喊道:「祖国万岁!打倒美帝国主义!」
  之后竟然有女同学崇拜的说道:「是谁干的,我把零花钱全捐给他,那才是
真真的勇士!」
  当时的我们没有为恐怖袭击的发生而感到愤怒悲伤,反而有些幸灾乐祸,哪
怕顷刻间失去了2996个无辜的生命,甚至那其中还有我们的同袍。这就是那
个年代我们所继承的教育方式,这就是泱泱华夏五千年的文化传承,何其乐哉,
悲哉。
  ……
  「是谁干的!FUCK!」一个穿着海军军装的年轻人闯进了一所房间咆哮
着。
  「多隆,你冷静点,现在我们要想的是该如何处理。」一个年长一些的年轻
人安抚着闯进来的亲弟弟。
  多隆·洛克菲勒看了一眼哥哥身边一身女仆装的女人不满的说道:「维克,
你倒是很冷静,还有心情在这玩弄女人,这次我们直接的损失恐怕就要上百亿,
我们的国家直接损失少说要上千亿,间接上带来的伤害与损失更是难以计算!」
  维克·洛克菲勒看到弟弟还是凡事火烧火燎的性格,便装作长辈发出威严的
语气说道:「多隆,父亲是如何教育我们的,难道你忘了,越是大事面前越要沉
着,凡事都有利弊,做事之前要冷静分析,你这种性格早晚会吃大亏!」
  多隆·洛克菲勒根本听不进去,把手中的文件摔在地上说道:「别抬出父亲
的话来压我,我不是来看你如何调教你的女奴的,我劝你还是看清楚这次我们遭
受了多么大的损失吧,你的父亲现在已经去开始善后了!」紧接着重重摔了一下
房门走了。
  看到男人的弟弟生气的走了,身着女仆装的美女走到男人的面前,弯下腰去
捡摔在地下的文件。男人顺着文件的方向看了下去,只看见女人两条穿着黑丝的
长腿根部正盛开着肥嫩浑圆的棉花,两片圆腚上面分别用黑笔写着「FU」与
「CK」。
  「啪」的一声,男人用手掌拍打了一下女人的圆腚说道:「小骚货,又痒了?
一会再紧紧你的这身贱肉,现在我要先做正事,你先进去准备准备。」
  男人看着手中的文件不禁吸了口冷气,他没想到这次的损失这么大,竟然连
象征着美国国家安全的五角大楼都遭受了恐怖袭击,经济上的损失男人只是看了
个数目,因为他知道这些损失对他的家族来说还谈不上巨大,而且美国政府说不
定还会考虑他们的损失在未来的国防采购当中给予补偿,真正让他感到心痛的是
他们家族失去了五十几个中层领导干部,人才上的损失才是他最在意的,他的家
族会在一段时间里出现短路的情况。
  看完这令人吃惊又悲伤的报告,男人需要发泄,他首先要在女人的身上实施
报复!
  一声声的尖叫,刚才的女人已经被悬在十字架上,只有两个胳膊与脖子被绑
在木柱上,双脚被绑紧吊着一个铅球,胯下支出来的木棍上按着毛刺。女人的两
个胸上分别被黑色的彩笔写上了字母「S」与「M」,乳头上各夹着一串黑色铃
铛,女人的肚子上被画了上几个圆圈,上面还写上了数字。
  男人用带有吸头与针刺的飞镖打在女人身上,使得女人发出了刚才的一声声
尖叫,显然男人的技术并不怎么样,因为除了肚子上面,女人的胸上,大腿上,
甚至骑着毛刺的阴部都有飞镖留在了上面。男人打光了手中的飞镖,走到女人面
前,一颗一颗的把吸刺在女人身上的飞镖拔了下来,女人又发出了一声声的尖叫,
身上也出现了一个个红点。
  男人转动着镶嵌在十字架上的长棍说道:「小骚货还痒么?」
  女人的阴部受到毛刺的拉扯痛并快乐着说道:「主人,小骚货请主人满足我
的骚逼吧,请对小骚货再狠点,使劲转,刺烂我的骚逼。」
  男人停止了转动,轻轻捏着女人的阴蒂说道:「主人可舍不得你这骚逼,我
还要留着它给我生孩子呢。」然后拿出一条黑色长鞭淫邪的说道:「不过,我今
天心情可不怎么好,其它地方倒是可以满足你,先好好的给你紧紧身子,在用酒
精给你消消毒!」
  随着一鞭又一鞭抽在女人身上,女人发出时而欢快但始终痛苦的叫声:「啊
…呀…好爽…谢谢主人…啊…太疼了…饶了我吧…再也不敢犯贱了…肉都坏了
…」
  当男人用酒精擦在女人身上的时候只剩下一种无尽的声音:「啊!啊……」
  一个电话打了过来,男人收拾了一下便走了,临走之前还对女人说道:「你
既聪敏又漂亮,是一个合适的人选,只是弄得的花样太少,要是以后还是这样,
等你生完孩子我就请个专家来指导你。」
  不一会,男人就到了父亲的住所,读完眼前的信件,考虑了一会说道:「父
亲,这次的家族联姻我想还是让给弟弟吧,对方的身份特殊,什叶派的圣女可不
能落到一个世人皆知的变态男人的手里,况且弟弟在军队也需要一些自己的势力,
有一个人能帮帮他也好,这也算是我这当哥哥该为他做的,家族欠他的太多了。」
  男人的父亲思考了一下也点头说道:「维克,你哪里都好就是这特殊的爱好
重了一些,如果不收敛,父亲很难给你找个合适的妻子。」
  男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父亲说的是,但我恐怕是改不掉这毛病了,婚
事我看就算了吧,我要是真结了婚也多半会得罪了对方的家族。」
  男人的父亲无可奈何的点头说道:「你说的不错,你头脑灵活,考虑事情周
到,家族以后落在你肩上我倒也是放心,你的婚事我不过问,但你也要明白子嗣
的重要性。」
  男人点头道:「父亲,你放心,我一定给你一个继承优良基因的孙子。」
  男人的父亲摆摆手说道:「行了,你下去吧,你弟弟的事还要你亲自跑一套。」
  几天后……
  维克·洛克菲勒亲自拜会了一位中年人,他非常有礼貌的说道:「感谢您对
我们洛克菲勒家族的青睐,我是代表我的父亲为此事专程前来拜会您,另外也是
为了祝贺您组织创办了正义与发展党。」
  留着两撇胡子的中年人回道:「你的家族与你的国家刚刚遭受了如此巨大的
损失,你还专门跑一趟,真是不好意思,不知道你对我的女儿还满意么。」
  维克·洛克菲勒没有丝毫隐瞒,说出了内心的想法:「我想我不适合娶您的
女儿,世人都知道我就是个暴虐的变态,如果我娶了您的女儿,您和整个穆斯林
都会受到侮辱,而我的弟弟却是一个年轻有为的君子,虽然他无法继承我的家族,
但他未来也会是我最值得信赖的帮手,所以我父亲和我都希望您的女儿未来可以
嫁给多隆·洛克菲勒。」
  中年人思考了一下点头说道:「你说的不错,但你只知道我女儿是什叶派的
圣女,并没有亲眼看过她,也许等你亲眼见过她之后会改变心意呢。」
  维克·洛克菲勒坚决的说道:「尊敬的埃尔多安主席,多隆·洛克菲勒是我
们家族最优秀的男人,而我和我的家族亏欠他的太多了,如果没有我他将是一个
完美的继承人选,这次是算我这个做哥哥补偿她的。」
  中年人见对方如此坚决也不强求,便说道:「那好吧,找个机会让他们两个
见个面,彼此增进了解,等我女儿年龄到了,便把她风光的嫁过去。」
  ……
  就在9·11事件发生后不久,美国就确认了组织策划者,并逐步的展开报
复行动,而9·11事件之后的第一个区域性重要会议APEC便于10月21
日在上海举办。
  李隆鑫作为保安科科长在上海再一次见到到了胡世忠,他身边依然有个形影
不离的胡影,只是这次胡世忠身边多了个白面变书生。
  「小胡这几个月还习惯么,旁边的这位年轻人是?」老者依然和蔼的关心着
胡世忠。
  胡世忠答道:「多谢主席您的关心,我在这里一切还好。」然后介绍起身边
的这位白面书生:「他叫姬无忌,是我研究生导师介绍给我的,对经济很有研究。」
  老者点头道:「嗯,不错,这么快就找了个帮手,我听听他研究的成果如何。」
  姬无忌当然认得老者是谁,他要抓住机会表现自己,便非常简练的回答:
「我研究股市与楼市,中国改革开放20年已经有了看似充足的热钱,但不能为
国所用,根本原因就是股市过热,政府无法在股市吸血!」
  老者狠狠的盯住姬无忌。
  看到老者的表情胡世忠赶紧批评姬无忌道:「怎么可以用吸血来形容政府,
你太大胆了!」
  姬无忌却偏要说,他要言出重点,便十分干脆的说道:「股市过热会让百姓
盲目跟风,资本大鳄却从中牟利,老百姓的血肯定要出,为什么不献血给国家!」
  老者倒是恢复了慈祥,轻松的说道:「如何献血给国家?」
  姬无忌首先答道:「绝不救市!哄抬地价!」看到老者没有表示反对,便接
着说道:「中国股市本就没有任何投资价值,不救也罢,每救一次老百姓还会再
次产生投机心理,重点是救市花的全是国家的钱。楼市则不同,取之不竭,用之
不完,即改善了百姓的民生,又把百姓手中的热钱重新交还给国家,而且反过来
还欠了国家的债,只要地方政府售地永不降价,百姓就只能选择楼市增值自己的
财富。」
  老者欣慰的点了点头对胡世忠说道:「我曾经答应过你爷爷要好好培养你,
看到你快速成长我也就放心了,我还要接待客人,你先忙去吧。」
  就在这次表面的地区经济会议上,各国政府默许了美国为了打击塔利班政权
而采取的针对阿富汗民用设施的破坏行动。
  ……
  曾经的阿富汗最大水电站卡贾基水电站现在已经成为一片废墟,方圆几百里
已被洪水吞噬,一个男人跪在山丘上正在他的向神灵起誓:「伟大的安拉,我迈
哈迈德对天起誓,我要献出青春与热血以换取阿富汗的稳定与繁荣,我要带领阿
富汗人民在战火中重生!」
  ……
  10天之后,中国正式加入WTO,这一天正是我们现在所谓的「双十一疯
狂购」。
  而富有讽刺意味的是,金·奥纳西斯正是选择了在这一天带着她未满月的女
儿回到了她的祖国。当回到两年未踏上过故土,她眼中充满热泪,耳中听着那首
节奏感极强的《Holding Out For A Hero》中文译为《英雄救美》,但是
对于金·奥纳西斯的英雄李隆鑫她只能选择永远的想念。
  Where have all the good men gone?
  正义之士在何方?
  And where are all the gods?
  各方神灵又在哪?
  Where's the street-wise Herciles.
  那个为平等而战。
  To fight the rising odds?
  见义勇为的克拉勒克斯在哪里?
  Isn't there awhite knight upon a fiery steed?
  可曾见白衣的骑士横跨在火红的骏马之上?
  Late at night i toss and turn and dream.
  夜阑人静,辗转反侧。
  of what i need.
  憧憬着自己的渴望。
  I need a hero .
  我渴望一位英雄。
  I'm holding out for a hero 'til the end of the night.
  我痴痴的等待,直至长夜渐尽。
  He's gotta be strong and he's gotta be fast.
  他强壮有力身手敏捷。
  And gotta be fresh from the fight.
  英姿飒爽。
  I need a hero.
  我渴望一位英雄。
  I'm holding out for a hero till the morning light.
  我痴痴等待,直至晨曦微露。
  He's gotta be sure and he's gotta be soon.
  他沉稳自信,当机立断。
  And he's gotta be larger than life.
  顶天立地。
  Somewhere after midnight.
  夜半时分。
  In my wildest fantasies.
  我浮想联翩。
  Somewhere just beyond my reach.
  在遥远的地方。
  There's someone reaching back for me.
  有人在思忆着我。
  Racing on the thunder and rising with the heat.
  叱咤风云,激流永进。
  It's gonna take a Superman to sweep me off my feet.
  撼动我,非常人所及。
  Up where the mountains meet the heavens above.
  在高耸入云的群山上。
  Out where the lightning splits the sea.
  在电闪雷鸣之际。
  I wuld swear that there's someone somewhere Watching me.
  我坚信有人身处某地凝视着我。
  Through the wind and the chill and the rain.
  历经风霜雪雨。
  And the storm and the flood.
  狂风骇浪。
  I can feel his approach.
  我感觉到他的临近。
  Like the fire in my blood.
  热血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