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梧玉】序——人浮于事(第六章)
【梧玉】序——人浮于事(第六章)
青丝易滑落,孑身无衣衫。
  浴水凝思露,动心照佳人。
  女人细心地打扮着自己,化妆袋里装满了本为陈强声准备的变态玩具。如此
妖艳的女人喜好珍珠,先给两个耳眼挂上珍珠吊坠,再给脖颈戴上珍珠项链,又
拿出两个珍珠别针扎进自己的乳头,找出一条珍珠丁字裤穿在身上,珍珠与阴蒂
间摩擦的快感使其发出芽来,一个精致的钥匙扣别在了芽尖上。
  女人还是端了一盆热水跪在床边,擦拭着男人的身躯,女人看到现在的男人
成熟了,健硕了,有了棱角,留了胡须,皮肤依旧细腻只是颜色变为古铜色,而
屁股,包皮却是对比的白。女人又喂了男人一口药,但这次男人没有醒,也许是
醒了但不愿面对。
  女人把微弱的灯光调成了强光,又骑在男人身上,强光打在女人和男人身上,
好像一朵白百合花盛开在黑色的泥土里。男人虽然闭着眼,但男人诚实的身体已
经告诉女人一切,坚硬的鸡巴深深的陷入女人的双股之间。
  女人抚摸着男人的阴茎媚笑着说道:「姐姐的大弟弟,难道把姐姐给忘了?」
  男人还是假装沉睡着。
  女人拿起男人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尖,调戏道:「坏弟弟,奴家知道你醒了,
奴家知道你喜欢什么,奴家都戴到身上了,弟弟的手可以感觉到的,快睁开眼睛
看看你的贱奴美么?」
  男人依然沉睡。
  女人前后摆动着双臀摩擦着男人的阴茎,装作可怜的说道:「奴家的命好苦,
把自己唯一的随身之物托付给了弟弟,本以为弟弟会如将军凯旋一样的出现在奴
家的面前…」又摸了一下男人的脸颊,梨花带雨的接着哭诉道:「没想到弟弟竟
也是薄情寡义之人,定是这段时间在外有了意中之人,竟把对奴家的承诺忘得如
此干净,既然嫌弃奴家的身子脏,就把那串珍珠扔了吧。」
  男人睹物思人,思的却不是身上的女人,但女人的话确实触动了他。
  女人把男人的龟头顶在自己的肛门外,假装哭了出来:「是呀,奴家就是个
婊子,妓女,就是你们男人的玩具,奴隶是没有自由的,更是无法去选择,奴家
的身体是肮脏的,只要哪个男人又足够的钱,随时都可以来搞奴家……」
  这些话男人是第二次听到,而第一次就是那纯洁的天使对男人说的。男人想
发泄心中的恨,他恨自己是那么幼稚,他恨自己是那么无情。男人想悔过想从新
选择,他要干,要干这个横在他身前的天使。
  女人火热饱满的双乳靠在男人冰冷结实的胸膛上,亲吻了一口男人的嘴唇,
这一吻吻醒了正在回忆的男人。
  男人猛地抬起了身子,而火热坚硬的鸡巴竟直挺挺的刺进了女人微微张开的
肛门。
  「啊!好烫…好硬…傻弟弟,你终于醒了…快干我这个婊子!我就是个妓女!」
女人发出激动的喊声。
  男人根本无法容忍别人如此辱骂他心中纯洁的天使!他拍打着女人的屁股骂
道:「你这个肮脏的魔鬼!不许你辱骂她,不许!」鸡巴用力的杵着女人的屁眼。
  而女人的屁眼正有规律的伸缩,肛门内的肠壁也在蠕动着,这就是女人引以
为傲的资本,她可以控制身上的每一处肌肉,哪怕是器官内的也不例外!搭配上
她犹如狸猫般的叫床声:「噢!主人,好大!做你的性奴隶好幸福,加油!干裂
我的屁眼!」
  耳朵听得到激情的叫床声,鸡巴体会到刺激的紧缚感,男人疯狂的喊着:
「啊!你是我的,我要干死你,就算你死也要死在我的鸡巴上!」
  女人装作娇弱的样子乞求道:「好人,我不行了,求你,求你拔出去,干我
的骚逼吧,我的骚洞里已经痒的不行了,求您了。」却很轻易的摆脱了男人。
「啵」的一声,男人的鸡巴被女人的屁眼挤了出来,男人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一
幕,只见女人的屁眼一张一合的喘着气,如菊花绽放,如章鱼吞水。
  女人把头深深的埋在枕头下面,屁股高高的翘起,用手指打开自己的阴唇勾
引着男人欢叫道:「主人,求您鞭挞您性奴隶的贱洞吧,这里的水已经漫出洞口
了。」
  男人挺着犹如巨龙一般的鸡巴,如同将军一般骑在女人的肥臀上,巨龙在洞
内戏着水。
  女人一边承受着男人的鞭挞一边强扭着头裹着男人的脚趾,嘴里不停的发出
催促的叫声:「啊,快点!粗鲁点,像个男人一样,嫖客可不应该怜香惜玉。」
  男人受到女人下贱表现的影响,也做出了龌蹉的事情,一边用鸡巴抽插着女
人的淫洞,一边手指抠挖着女人的屁眼,还往屁眼里面吐着口水,嘴里也一同骂
道:「贱人!骚逼!是不是对你越好,你越瞧不上,对你越真心,你越要辜负?」
  女人迎合着抖动着屁股,肯定的回答道:「是!我就是贱人!你操的就是骚
逼!女人就是下贱!谁玩她玩的越狠她就越喜欢你!谁弄他弄的越花她就越真心
对你!」
  男人听到这样的逻辑发疯般的把女人甩在床上,握着女人的脚腕把女人对折,
命令道:「骚逼,你给我自己抱住,不然我把你的舌头揪出来!」然后就用鸡巴
在女人的屁眼与阴淫洞中来回切换抽插着。
  女人媚笑道:「主人干的我太爽了!性奴不争气,性奴快握不住了,别揪掉
性奴的舌头,留着它叫床给主人听,主人您就捅漏性奴的淫洞吧。」
  男人见女人喜欢如此作践自己便更加疯狂,左手拨弄女人的阴蒂,右手揪着
阴蒂上钥匙扣,两只手一起疯狂的拧着,嘴里发狠的骂道:「让你贱,让你氧,
我这回让你爽死!」同时鸡巴也在狠狠的插着。
  女人先是爽叫道:「好爽,到底了,要飞了…」紧接着嚎叫道:「啊!疼!
主人饶了我吧,性奴不敢了,骚逼要掉了。」却真疼得用力拍打着男人的胸膛。
  男人根本没有理会女人的求饶,他以为女人是贱到骨子,跟他装可怜呢。女
人咬着牙任凭男人发泄,直到男人看见女人把自己的红唇咬出了血,才发现女人
的阴蒂已被拉得如发起的豆芽,还渗着血丝。
  男人停止了疯狂,慢慢的抽插着女人的阴道,用手轻抚着女人胸脯,欣赏着
纹在女人胸前的白百合花,乳晕就如同花瓣,而乳头如同花蕊,上面戴的珍珠就
犹如花蜜,男人的手指就好像蜜蜂一样采食着蜜汁。一边拨弄一边带有歉意的说
道:「对不起,我太过分了。」
  女人却用欣慰的微笑给予答复,反而问道:「姐姐美么?」
  男人愣住了,却真诚的回答道:「美,犹如春风里的百合花。」
  女人乐道:「坏弟弟,真会哄姐姐开心。」然后蠕动着自己阴道内肌肉,按
摩着男人的龟头,嘴上也刺激着男人说道:「啊,快点,再来,我还要!」。
  男人看着身下这被折成V形的女人一边抽插一边叫好道:「啊,姐姐,我好
爽,你那里好像会动,我快不行了。」
  女人却要激发男人最大的潜力,戏谑的叫着:「喔!弟弟,不要射!别浪费
了你这好体格,那些男人可不像你这样外强中干,坏着哩,他们不把姐姐当做女
人,只把姐姐当做马桶,你可不能输给他们,你要把姐姐这个马桶干翻,把姐姐
的子宫干穿!」
  男人尽情释放着这一年多来的情绪,冲刺着,喊叫着:「你这个万人骑的马
桶,我要操漏你的洞,干翻你的屁眼!」
  女人欢叫道:「这就对了,像我们这样的女人那里值得你们男人去珍惜,啊
…我们生下来就是给男人盛尿端屎的,啊…今天你不干我就会给那陈家兄弟干,
我好期待他们一起干我,再把你加上,我要你们三个一起干我,用力干我…」
  男人再也受不了女人的挑唆,鸡巴又大了一圈,女人也知道男人不行了,便
伸出一只手去按男人的会阴处,精液就如同子弹一般,一发一发的打在女人的子
宫壁上。男人女人同时发出释放的呐喊声:「啊…哦…喔…噢!好爽…好满足
…」
  激情过后女人安静的躺在男人怀里,好心的提醒道:「小弟,你要小心陈强
声。」
  男人不解的问道:「为什么?」
  女人徐徐道来:「女人的直觉,他想独占我,第一次见我却被你抢了去,徐
柯结婚那次被他搞了一夜,简直不是人就是个变态,虽然姐姐不在乎而且也确实
蛮爽的,但他肯定是在发泄,是对你的发泄。」
  男人感激的说道:「姐姐,你跟我说就不怕我说出去么?再说他也没做出什
么过格的事情,姐姐你本就是周滨的影。」
  女人狡猾的笑道:「傻弟弟,我只效忠自己的主人,挑拨你们关系其实对主
人也是有利的,你涉世未深,这其中的奥妙你要慢慢的去理解。」同时正用手按
摩着男人的睾丸。
  男人沉思不语,确实他涉世未深,追寻了一年多的答案到现在也没个头绪。
  女人看到男人有心事,便猜测道:「让姐姐猜猜,是不是你被女人所扰,给
姐姐讲讲,姐姐这种人不会吃醋,也许还能帮你分析个中缘由。」
  男人倒也没有隐瞒,便把心中所困一一的讲给了女人听。
  女人听完笑了出来,首先说道:「果然弟弟是个痴情的种子,只怪我们都身
在苦海不能自拔,要不然弟弟现在必多出两个红颜。」然后认真的帮男人分析道:
「只因你是为情所困所以摸错了方向,信上所托是要地,要地做什么你却不知道,
如果有人直接给他们想要的,那么那块地就不重要了,你直接去查他们在中国的
最大合作伙伴,定能找到你的小女朋友。」
  男人听到女人的一番见解也是豁然开朗,他确实为情所困,以至于找错了方
向。男人点头感谢道:「姐姐,谢谢你,我想我会找到她的!」
  女人又劝说男人道:「弟弟,那女孩跟姐姐是同类人,你可能不爱听,我也
不是自取其辱,但你们真的不合适,你要的是真爱。而我们能给你身心上的享受,
就是不能给你真爱,因为我们生下来就没有真爱。那女孩说的没错,我们只是玩
偶,人浮于事,你就不要再去为难她了。」
  男人若有所思的点头答应道:「即使如此,我也要听她亲口跟我说!」
  女人也不再说什么,她能劝的都劝了,剩下的这道坎无论如何男人都要自己
迈过去。她现在能做的就是让男人去遗忘,而遗忘最快的法子就是让男人爽!女
人蜷伏在男人胯下做着她擅长的事情,一边舔着蛋蛋一边撸着鸡巴,嘴里说着:
「我要你干我这骚婊子,把我的一身臭皮囊给扒下来!」
  男人却迟疑的说道:「不行,你等下,我先去尿泡尿。」
  女人并没有放走男人,跪在床上说道:「别费劲了,我天生就是给你们男人
当尿壶的,三张嘴你选一个,或干脆今晚你就轮着尿吧…」
  ……
  李隆鑫经过与周滨影的一夜盘肠大战精神逐渐的恢复起来,也一点点的锁定
了目标,买主即将就要浮出水面。
  ……
  「师姐,你早就知道事情会如此,为什么不阻拦,比兰德拉是位好国王。」
一个青年男人正在质问一个绝美的女人。
  「阿杜德,我承认比兰德拉是为贤德的君王,但他对权力的追求过于热衷了。」
女人面无表情的说着。
  阿杜德愤慨的说道:「你这是谋杀,虽然凶手不是你!佛主是不会原谅你的。」
  女人依然平静的说道:「佛主会在的根本地狱超度我,阿杜德,我的国家跟
你的国家有根本的不同。」
  阿杜德问道:「有什么不同,难道国王就该死,如果佛主认同的话,现在我
就去死。」
  女人真诚的看着男人说道:「阿杜德,你会是一个好国王,但是国家不应该
是一个人的,就是因为比兰德拉是一个好的君王,所以我的国家无法进步,我的
人民无法进步,我的姐妹难道永远生下来就该为奴为娼?」
  阿杜德思考着,疑虑的问道:「难道师傅他知道?他也支持你?」
  女人不置可否的说道:「师傅他知道,没有支持我,也没有阻拦他,迪彭德
拉会先在根本地狱等我。」
  阿杜德像回忆老友一样自言自语道:「迪彭德拉…我不看懂你…」
  女人骄傲的说道:「我能预见我的国家会成为共和制,就让比兰德拉和他的
君主制先走一步吧,迪彭德拉不久就会跟着陪葬,而我早晚也会如此。」
  阿杜德望着女人骄傲的样子,久久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就在这时另一个男人走了过来,对着两个人说道:「阿杜德王子,妲己小姐,
好久不见,请二位给你们的老师带话,说我桑吉加洋听过他的讲经已经懂得何为
此是无我。」
  这女人就是刚刚回国的妲己,而刚才与她说话的正是泰国王子阿杜德。
  妲己没有回话只是点着头,阿杜德礼貌的回答道:「桑吉加洋,老友你好,
我回国就把你的话带给老师,对了,你怎么也来了。」
  桑吉加洋回答道:「一则我是代表我的国家过来悼念,二则我正是为妲己小
姐而来。」
  阿杜德很好奇,妲己也是不解的问道:「为我而来?」
  桑吉加洋解释道:「你的一位故人知道这次你一定会回来,他跟我说,你二
人之间的事情早已结束,但他答应过你妈妈的事情还没有做到,这次我就是带着
他的承诺而来,我们中国政府已经决定资助尼泊尔妇女联盟,我就是派来资助你
的代表。」
  妲己平静的外表下面正是一颗悸动的心,心里默念道:「平谷大哥,谢谢,
如果有来生,妲己的身心都将献于你。」嘴上说道:「谢谢贵国政府,尼泊尔的
女人们不会忘记这份恩情。」
  随着丧钟的响起,为期13天国葬有序的开始进行。
  ……。
  终于又经过3个月的寻找,李隆鑫终于锁定了目标,而就在他马上要行动的
时候,一个保安的任务落到了他的头上。
  ……
  「小胡你进来陪我聊聊天。」一个老者把门外的一个男人叫到了屋内。
  而老者所住的客房门外还站着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男人正是李隆鑫,女人
是一个严肃冷艳的美女。李隆鑫注视着这个女人,影这个的组织对男人充满了神
秘感与诱惑力,他前后接触了江淮影,平影,周滨影,这已经是第四个了。而刚
被叫进屋内陪老者聊天的男人就是眼前这个女人的主人,是她的体,也是负责这
次保卫任务的队长。
  小胡进屋对着老者恭敬的说道:「主席,您叫我?」
  老者点头道:「人老了,心思就多,一会不说话就憋得慌,小胡我问你个问
题。」
  小胡怀疑的问道:「主席,您讲,我能做什么?」
  老者笑着说道:「你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回到我,你也是年轻人,你能理
解我这次的所作所为么?」
  小胡没有片刻思考直接回答道:「我父亲给我起名叫做胡世忠,就是期望子
孙们世代忠良,有些事情我不会去想。」
  老者看着年轻人顿了一下,转而摇头说道:「我知道这次很多人都不同意,
年轻人更是如此,到了我这把年纪早就把功名利禄,世人口舌看开了,也许以后
的史书里会把我写成一个不思进取,卖国求稳的无道昏君…」
  小胡根本没想到老者突然说这些,慌忙说道:「主席,您说的这是哪里话,
正所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定我北方疆土,乃是国之大计,不为弹丸之地,
损我中华复兴之伟业。」然后望着老者的双眼崇拜的说道:「主席,您受委屈了!」
  老者看着年轻人就像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徐徐的说道:「第一代我们承认
了外蒙古的独立,第二代我们又搁置了岛屿的争端,到了我这代也应该牺牲自己
给子孙们创造一个可以韬光养晦的环境。」然后用期待的语气对年轻人说道:
「小胡,我希望你切不可贪功冒进,要低头拉磨,抬头看路,小心做人,大胆做
事,方可抓住时机一举定我中华!」
  小胡听到老者的孜孜教导,感谢道:「主席,谢谢您的教导,我定会沉住气,
助我中华之龙腾。」
  老人点头说道:「年轻人,孺子可教,这次回国,你就去上海,在那里扎下
根,扶植自己的人马去吧。」
  同一时间东道主正在准备明天的签订仪式。
  「报告总统先生,一切准备就绪。」说话的正是上次科索沃负者警卫莫斯科
夫的沙林奇。他们的总统当然就是刚上任一年多的普京。
  普京就好像在对自己的儿子说道:「很好,沙林奇,你跟你的父亲很像,我
跟他年轻时是最要好的战友,可惜他…」看到年轻人有些伤感就又激励道:「我
们国家的男儿就是要生在战场上,死在沙场上,沙林奇,以后你就在克格勃工作,
做我的保安部司令。」
  沙林奇忘记了所有忧愁,兴奋的打了一个军礼喊道:「谢谢总统先生!」
  普京欣慰的点着头说道:「沙林奇司令员,下去吧,看看你的士兵们准们好
了么。」
  沙林奇执行命令的说道:「是,总统先生。」然后转身出去检查准备工作去
了。
  2001年7月16日中俄双方最高领导人在莫斯科签订了《中俄睦邻友好
合作条约》,至此中国的北疆再没有领土争端。
  ……
  一个美丽的女人被禁锢在梯形的铁架上,女人的头和双手被卡在梯架上方支
架的枷锁里,小腿贴着大腿被粗糙的麻绳捆着,两个劈着叉的大腿被吊在梯架下
方的支架上,女人两个圆滚滚的乳房垂在身体下面,被拉长的乳头被两根透明的
管子吸裹着,乳头不时的喷出淡白色的乳汁,凸起的圆肚证明女人肚子里装着东
西,屁股后面有根水管证明正在往女人的肛门里注着水。
  一个男人正用右手攥着一根绳子往上拉着,绳子下端绑着插在女人鼻孔里的
鼻钩,左手拿着一个点燃的蜡烛,滚烫的蜡油滴在女人白净细腻的后背上绽放出
火红的图案。而男人的鸡巴正插在女人张得巨大的嘴里,女人的喉咙已被顶出了
喉结,眼睛也向上翻着只能看到白色的眼仁。
  还有一个冷傲的女人正在美丽的女人的身后,用右手抚摸着美丽的女人涨的
溜圆的肚子,用左手拿着电动按摩棒刺激着美丽的女人黄豆大小的阴蒂,阴蒂与
两瓣阴唇上现在串着一个直径5厘米的阴环。
  大家猜的没错,这美丽的女人就是金·奥纳西斯,男人正是宋林,而另一个
冷傲的女人当然还是女王。
  宋林兴奋的看着眼前的女人,这个绝美的女人终于让他改造完成。他挺着自
己的鸡巴在女人的口中乱撞,女人只能用鼻腔发出「嗯,啊,哈」的鼻声,宋林
边往女人身上滴着蜡油,边骄傲的说着:「我要用世界上最清楚的摄影机记录下
你的样子,让你自己也看清楚!你就是条会产奶、会下崽的淫荡母狗。」
  女人认命的摇着头,但眼中的泪水证明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宋林突然猛地把鸡巴一个劲的往女人口中最深处捅去,嘴里喊道:「我干死
你这条烂货母狗,我要用我的精液注满你肮脏的食道。」随着女人快速蠕动的口
腔,宋林的精液全部射进了女人胃中。
  女王也看准时机把按摩棒使劲的按在女人的阴蒂上,拔出了插在女人屁眼里
的水管。随着女人的一声声的尖叫:「啊!救命啊!我不行了!上帝啊!」屁眼
里的水流干了,但女人的肚子还是圆溜溜的。
  女人竟然求饶了,她努力的抬着头,望着男人乞求道:「主人,求求你,饶
了我…饶了我肚子里的孩子…饶了我肚子里我们的孩子…」
  是的,能让一个玩偶求饶,宋林做到了,他给了女人生的希望。
  女人现在只在乎自己的孩子,她根本不在乎孩子的爸爸是谁,她就是一个虔
诚的基督教徒,但这对现在的女人来讲是莫大的悲哀。上帝派天使来拯救世界,
而天使却堕落在人间,当她已经准备好下地狱的时候,上帝又派另一位天使来拯
救她。
  女王已经拿起了皮鞭抽打着女人丰满的双臀,偶尔几鞭还会抽到女人娇嫩的
花房上,嘴里还辱骂到:「你这个贱婊子,你不是嘴很硬么,你不是愿意装狗么,
你不是不怕痛么,怎么现在就像个乞丐,见到谁都乞讨。」
  女人发出声嘶力竭的叫声:「啊,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女王大人,我
不是装,我就是母狗,疼,我真的疼,我怕痛,怕的要命,求你别打了。」见女
王没有停手的意思,女人拼命的伸出舌头向宋林的鸡巴舔去,嘴里还喊叫着:
「主人,救我,疼,好疼,救救孩子吧,我们的孩子…」
  宋林看着女人害怕的惨样,先叫停了女王,接着拔掉了裹在女人奶头上的吸
管,把奶水倒进杯子里,自己喝了一口说道:「母狗!还没生孩子就产奶了。」
然后用奶水喂着女人调戏的说道:「你自己尝尝,是不是又骚又涩?」
  女人拼命的喝着自己的乳汁,喝完慌乱的点头回答道:「是,主人,母狗的
奶水又骚又涩,跟母狗的骚逼一样!」
  宋林挑着语病瞪向女人骂道:「你他妈说我在吃你的骚逼是么?」
  女人惧怕了,她现在要的就是保住自己的孩子,绝不能被打掉,她慌忙认错
道:「主人,我说错了,请您惩罚我这条淫贱的母狗吧,请您撕烂我的骚逼,打
烂我的臭屁,只要不打我的肚子,怎么惩罚我都可以。」
  宋林被眼前这一幕逗乐了,他没想到这女人竟然如此在乎他们的孩子,本想
以为女人有了孩子会改变内心的想法,甘愿留在他身边,这样他就可以花大价钱
从奥纳西斯家族把她买来,但没想到女人竟以为他让女人怀孕只是单纯的为了消
遣,竟怕他伤害他们的孩子,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不过不管女人怎么想,现在目
的是达到了,宋林的生活也变得有趣味起来。
  宋林阴笑道:「这可是你说的,孩子我可以帮你保住,但就要看你陪不配合
了。」然后对着女王命令道:「肚子不许动,给我好好的玩玩这条母狗。」
  女人得到了保证,激动的答应着:「我配合,我一定配合,我就是个柔弱的
女人,就是条发情的母狗。」
  女王收到了命令,冷酷的回答道:「主人,你放心,今天一定让你满意。」
  只见女王先打开水管的龙头冲洗着女人被滴满蜡油的身体,然后拿出一包长
尾夹,女人的舌尖、乳房、乳头、腋下、手指,腿根、阴蒂、阴唇、屁缝、脚趾
都被紧紧的戴上了长尾夹,然后取来一根线把这些戴在女人身上的长尾夹串了起
来,最后把这根长线递给了宋林,嘴里还笑着说道:「主人,看你的了,你越狠
越快,她就越疼越爽!」
  宋林手攥长线对着女王说道:「小魔鬼,可真有你的!」然后邪恶的看着女
人说道:「你去再帮她一把,让我们带这个天使去地狱!」
  突然宋林用尽全力猛地拉扯长线!同时女王的两只手疯狂的拧着女人的大腿
根,牙齿咬着女人的阴蒂。
  「呀!呀…啊…我要死了!」一声惨无人寰的叫声把房门被撞坏的声音都淹
没了。
  李隆鑫闯了进来看着眼前的一幕。他打了一个手势示意同行的一伙人等在门
外控制局势,右手从怀里掏出了手枪顶住了手里还攥着长线的宋林,左手抓住女
王的头发扯到身下,一脚踢跪下了女王。
  被突来的情况吓呆的宋林慌忙说道:「饶命…饶命…有话好好说。」看到男
人直勾勾的看着梯架上的女人,宋林献媚说道:「小哥是看上了这条美人犬吧,
不嫌弃的话,我就把她送给小哥,小哥还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李隆鑫愤怒的说道:「你给我住嘴,你知道我是谁么?」
  宋林当然不知道眼前的煞星是谁,他以为是来抢劫的土匪,他只想保住小命,
然后把别墅外那几个没用的保镖都开了。
  见宋林不敢说话,李隆鑫瞪着双眼告知道:「你记住了,我叫李隆鑫,是来
要你命的!」
  宋林一听是来要命的吓得尿了裤子,刚想求饶,却看男人有些眼熟,再想着
李隆鑫这个名字,他顿时知道了男人的来路,也冷静了下来,但还是小心的说道:
「小哥,我这没杀人没放火,也没犯什么案子,哪里得罪你了,要说就是这点癖
好,她们也都是自愿的…」
  跪在地下的女王也求饶道:「大人饶命,主人说的没错,我们都是自愿的,
大家就是图一乐么。」
  李隆鑫也知道自己出师无名,也不可能开枪,刚才就是看到心爱之人现在如
此模样无控制不住情绪,还真差一点就扳动了扳机,即便如此他也一定救走女人,
便开口说道:「宋林,你拘禁外籍人士,还把人弄成这样,现在证据确凿你还有
什么说的?」
  宋林也听出了门道,果然是冲着这美人来的,他也就不慌不忙的说道:「第
一我没拘禁这女人,你可以问她是不是自愿呆在这里;第二她是我的女人,肚子
里还有我的孩子,至于她身上的这些东西,你也知道有些人就是喜欢被虐,我有
什么办法。」
  李隆鑫看到宋林有恃无恐的样子,顿时心生恶意,一脚踹在宋林还没有来得
及收到裤子里的鸡巴上,宋林当即疼的满地打滚,嘴里还叫嚣道:「妈的,疼啊!
李隆鑫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就凭着你老子官大欺负我是么?」
  李隆鑫其实也不解恨,但也不能把宋林怎么样,只能吓唬道:「你公器私用,
把那么大地方借给奥纳西斯家,就凭这就够定你的罪!」
  宋林听到这已经明白这小阎王肯定与这奥纳西斯家的女人有关系,好汉不吃
眼前亏,捂着裤裆说道:「我说小哥,我们这都是做正经生意,就算是佣金少了
些,但也都是互利互惠的,小哥你要是有其他要求,我宋林就算是为了结交你这
个朋友,也会尽量满足你。」
  李隆鑫也知道自己不能把宋林怎么样,只是这口气他咽不下,但是咽不下他
也要咽,正如宋林所说,看上去完全是合规合法的。李隆鑫看着面如死灰没有任
何挣扎迹象的心上人,没有理会宋林的话,而是把女人从梯架上放了下来,随手
披上了床单。
  而金·奥纳西斯无论是刚才男人们对话的过程中,还是李隆鑫放她下来的过
程中,始终面无表情,就像根本不认识李隆鑫,完全与她无关一样。
  宋林看到李隆鑫温柔的对待怀着孕的女人,客气的说道:「小哥,奥纳西斯
家把这女人当做母狗,答应我两年之内随我玩弄,现在还有了身孕,要不我再给
你换一个?」
  李隆鑫瞪了一眼宋林骂道:「只有你这种畜生才把人当做母狗,告诉你她是
个人,是个有自由的人!」然后抱起了呆坐在地上的女人的说道:「对不起,我
来晚了,我是来救你的,以后谁也不能欺负你。」
  女人突然用力的挣着,对着李隆鑫冰冷的说道:「放开我!他是我的主人,
也是我孩子的父亲,我的事不要你管。」
  宋林看到女人的表现是这样,便也无奈的说道:「小哥,你也看到了,不是
我不把她让给你,是她真心想留在我这。」
  痛苦不堪的李隆鑫一动没动,看着女人赤裸的爬向宋林,女人爬在地上一边
安慰宋林说道:「主人,很疼吧,快让你的母狗揉揉。」一边当着男人们的面吸
吮起了宋林的鸡巴。
  已经痛苦不堪的李隆鑫崩溃了,他猛地又一脚踢开了坐在地上的宋林,拉开
了女人。
  而被拉开的女人却没命的拉扯着李隆鑫的长裤,嘴里喊叫道:「给我,我要
鸡巴,我就是母狗,婊子,妓女,我要男人,我要男人把我囚禁起来,我要男人
狠狠的抽打我,再把我身上的这些眼豁得更大,男人,我求你,带我走,我给你
当尿罐屎盆,我不是人,别把我当人看。」
  李隆鑫又把女人拥在怀里,摇着头说道:「好,我带你走,你在我心里永远
都是纯洁的天使,我还要娶你,让你为我生孩子…」
  话还没说完女人就推开了李隆鑫,双眼含着热泪真情流露道:「如果你是来
抢我这条母狗的,那我很乐意跟你回去当条下崽的母狗,如果你是来拯救我的灵
魂,那请你放了我和我孩子的父亲,我早就失去了灵魂。」
  李隆鑫也双眼含着泪反问道:「难道你还是不懂我对你的真心么?」
  女人摇着头痛苦的说道:「如果这是梦里,那么我不愿醒来;如果这现实,
那么我情愿睡着。」最后跪在了男人面前说道:「求你,放了我吧。」
  李隆鑫像失去了灵魂一样,走到了酒案前,拿起酒杯,默默的用手先指女人,
后指酒杯,怀念的说道:「他乡,故酒,念!」
  女人的泪已滑落,同样默默的用手指先指男人,后指自己,摇着头悲情的说
道:「圆月,残影,悲!」
  一时间大家无语,还是听出一二的宋林说劝说道:「小哥,我真不知道事情
会是这样,不然借我个胆子也不敢跟你抢女人啊,现在开始我一定把她当祖宗一
样的供着,绝不再为难她。作为我对她伤害的补偿,她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李隆鑫看都没看宋林一眼,对着女人说道:「你跟他说吧。」
  女人想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我想求你,再买我半年时间,我要把这孩子
生出来,孩子是我今生唯一所念,其它是继续做狗还是做人,我都无所谓。」
  宋林马上接道:「好办,好办,不管怎么说我也是孩子的父亲,这段时间我
再单独给你找个别墅。」眼睛却看向李隆鑫说道:「而且随她来去自由,我绝不
过问,你们看行不。」
  女人点了头。
  李隆鑫只是说了句:「保重,就此别过!」便离开了,这一别便成为永别。
  本是断肠人,难为煮甜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