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被催眠控制的丝袜美母】(1)妈妈的戒指
【被催眠控制的丝袜美母】(1)妈妈的戒指
放学时间,第三初中门口,人群熙熙攘攘的涌出去。我懒散的呵了口气,就
看见一个美妇。
  美妇穿着质地较厚的肉色丝袜和针织的毛衣,提着一个女士挎包,踩着高跟
鞋。性感的外表引得周围接送孩子的家长不停向这边看。
  「妈妈~ 」我眼睛一亮,对着我的妈妈跑去。
  「阿瑞~ 」妈妈一看见我,白里透红的娃娃脸就展露笑容,挺着一对傲人的
巨乳对我伸出手,而我一把蹦跳着扑进妈妈的怀中,脸不停的在她的巨乳摩擦,
呼吸着上面的奶香。
  「真是的,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孩子气。」妈妈眉开眼笑地数落我。
  「嘿嘿,上课一天太累了嘛。」我嘿嘿的笑。
  「要中考了,你要注意休息,晚上是爸爸妈妈结婚纪念日,有大餐吃哦。」
  我们母子俩就在众人羡慕的眼光中互相调笑着离去。
  我叫赵瑞,我出生在一个幸福的家庭。怎么说呢,父母十分恩爱,妈妈林茜
在18岁就和爸爸奉子成婚,然后妈妈就一心一意地作为家庭主妇支持爸爸的事
业并且照顾我。我们母子也从小亲密无间,让我倍感幸福。
  就像现在,妈妈穿着修身的针织裙,脚着质地较厚的肉色丝袜,一脸欣喜的
把菜端到桌子上。她的手指上,戴着一个银色的戒指。自从我有记忆起妈妈就对
这个戒指十分珍惜,「因为这是爸爸送的第一个礼物呀。」
  「老婆厨艺又长进了,真香。」爸爸也戴着一个类似的戒指,眉开眼笑地把
妈妈搂到怀里亲。
  「真是的,儿子还在面前呢……唔……」妈妈娇嗔地瞪了一眼爸爸,还是配
合的任由爸爸占领她的红唇,伸出水蛇一样的舌头互相搅动,兹兹的口水声让人
面红耳赤。
  「呜呜……难得的结婚纪念日嘛,我们好好亲热一下……」
  「唔……你这个死鬼……」妈妈星眸半醉,眼里满是柔情地啐了爸爸一下。
  感觉下体起了反应,我脸色泛红,看着爸爸的手在妈妈的丝袜腿上摩挲,不
由羞涩地低头吃饭。
  真是的,我还是青春期少年哎,大人能不能估计一下孩子心情。我默默吐槽。
  但是我不得不承认自己内心的恋母情结。自幼都喜欢赖在妈妈怀里玩,接触
一些H小说后更是对乱伦有了憧憬,经常偷妈妈的丝袜自慰。而爸爸妈妈在性方
面对我毫不避讳,经常在我面前调情,更让我一个血气方刚的男生受不了。当然
了,我还是想一下而已,根本不可能大逆不道的去操妈妈嘛。
  做完了作业,我便沉沉睡去,但是不知道今天是不是喝多了饮料,我在半夜
突然被一泡尿憋醒。
  「真是不想起床啊。」我嘟哝着走去厕所,当我畅快的撒完一泡尿打算回去
睡,突然在耳边传来隐隐约约的呻吟和击打声。
  难道,爸爸妈妈又在做爱?我的内心不由狂跳。这已经是好几次了,我无意
碰见爸爸妈妈做爱的淫戏,想不到今天他们挑着结婚纪念日等我睡了又开始打炮。
  蹑手蹑脚的走去父母卧室,我打开了一个门缝,里面香艳的场面让我瞬间硬
了。
  妈妈头上挽着发髻,别了一朵粉红色的桃花,双颊垂下两条青丝,身上穿了
一身粉红色的旗袍短裙,短裙里面,还不忘穿上肉色丝袜,脚上穿着一双小巧的
绣花鞋。如此性感的妈妈,正被爸爸按倒在床上抽插。巨大的双人床上,一个穿
着古装丝袜的性感人妻和壮硕的男子忘情交配,一片春色盎然。
  「啊啊~ 不~ 轻点~ 」
  「哦……十六年了茜茜你的穴还是那么紧啊,不像生过孩子的少妇呢。」
  「啊……不……不要提孩子……啊……」妈妈两条岔开的大腿被丝袜包裹着,
反射着淫靡的光泽,但是却仿佛在挣扎,透过薄莎隐约能看见里面黑色的内衣。
怎么了,今天我看着妈妈的神色不对劲啊,似乎十分抗拒。
  「哦~ 今天可是结婚纪念日我才让你恢复说话的自由呢……唔……好爽…
…」丝袜裆部被撕了个洞,爸爸的肉棒被妈妈淫靡湿润的小穴整根吞入,他一插
到底,就停在原地含情脉脉的看着妈妈。
  「呼……你这个卑鄙小人……用奇怪的戒指控制我……」妈妈娇喘着,像是
爱人一样环抱着爸爸的肩膀,手上的戒指也在闪闪发光,但是眼神却充满恨意,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这样的表情。
  「嘿嘿,这是我用巫术制作的控制戒指,我是公的,你是母的,母戒佩戴者
会一辈子听从公戒所有者的命令,所以你乖乖和我过一辈子吧。」
  「我……我一定会想办法逃脱的。」妈妈疲惫地吐着气,咬牙切齿的说。
  「哈哈哈,你一个被我控制的女人能怎么样?这么多年了不是对我言听计从
吗?一直忠实的扮演着我喜欢的人妻。当年我命令你只能穿丝袜,你也很忠实地
执行了啊,夏天穿薄丝袜,冬天穿裤袜。难道是你自己喜欢穿?」爸爸坏笑着动
了动手,手上戒指发出了银色光芒。
  「啊~ 是,老公,茜茜最喜欢穿丝袜了。」妈妈面色一变,叮咛了一声,突
然又变得柔情似水,娇滴滴地用丝袜腿缠住了爸爸的腰。
  爸爸满意的收回戒指,妈妈又露出屈辱的表情。看见美人的嗔怒,爸爸大笑,
「如果儿子知道妈妈被是爸爸控制的性奴,想必会很惊讶吧。」
  「你不要提那个野种,」妈妈恢复自由的嘴又开口,「我最恨的就是他,当
年你强奸我还控制我生下他,十几年来我看见他就恶心!」
  听见妈妈对我的恨意,我入坠冰窖,原来从小到大我们的亲密都是假的,原
来温柔的妈妈都是被迫操纵的。绝望的同时,我的肉棒却又涨了一圈。
  「哈哈哈,我就喜欢你的倔强,十几年了都不能让你心甘情愿的和我做爱。
那么只能控制你的身体啦。」语毕爸爸的戒指又发出了光芒,他像饿狼舔舐着妈
妈的胸部,又分开妈妈的双腿,用一只手伸入其中,继续抽动。
  「啊,不,不要这么大力,儿子会听见~ 」妈妈似乎想要挣扎,却无能为力,
只能任凭爸爸抽插她的蜜穴,而那手指不断揉捏着勃起的阴核。被开发多年的身
体激起了本能的快感,让妈妈忍不住呻吟起来。
  「看,你这个骚穴,十几年都被我干烂了。」爸爸掏出了一根还带着淫液的
手指,然后逼迫妈妈张开嘴,将淫液吞下去。「这就是你流出来的味道,老婆,
我熟悉的不得了了。这么多年夫妻了,为什么不能心甘情愿跟着我?」
  「你,你是疯子,啊,啊!!!!」妈妈痛苦地含住淫液。看着忘情吸吮阴
液的妈妈,爸爸兴奋地一个巴掌拍打在她肥美的肉臀之上,打得臀肉颤动,诱人
之极。
  「哈哈,我是疯了,因为太爱你。现在你就继续做全心全意爱我的人妻吧。」
爸爸挥动着戒指。
  妈妈脸色变了,像个饥渴女人一样狠狠的吻了爸爸一下,用娇小的力气起身
把他压倒身下,弯下身狠狠吻着他,深深的乳沟挤压着他的胸膛。纤细的手缓缓
摸向他的下体,抚摸着他的小弟弟,拉开自己的裙摆,控制着自己泛滥的花心对
着肉棒坐了下去。
  「啊,老公,我爱你~ 」妈妈变回以前我偷窥时含情脉脉的样子,大声诉说
对丈夫的爱。
  「嘿嘿,老婆,我也是。」看着妈妈眼神里的不甘,爸爸开心的上下抽插起
来。
  「快,快一点,茜茜想要,要更多,老公,你是我的主人,我爱你,我是你
的人。」妈妈一边被干着一边淫叫,吸引爸爸更凶狠地在干着跨下的女人。
  妈妈的衣服还完整的穿在身上,脚上穿着肉色丝袜和粉色绣花鞋,但是在裙
摆的遮掩下,我看见她的秘穴已经和爸爸深深的结合在一起。
  「啊……好充实的感觉,和当年你干我时候一模一样。老公,我爱你,你的
大肉棒让茜茜的淫荡的身体高潮了,你好棒,好棒。」妈妈直起身,不停的起身,
坐下,起身,坐下。娇喘不停的从她口里发出,一声比一声妩媚。
  十分钟后,爸爸在妈妈身体里射出了牛奶一般的精液,他拔出瘫软的弟弟,
白色液体顺着妈妈的肉色丝袜流了下来。
  「呼……呼……老公,爱你~ 」气喘吁吁的妈妈意识被禁固在性感的身躯里,
只能在发出无力的哭喊,嘴上依然身不由己的诉说着爱意。
  「啊~ 老婆你真好,接下来一辈子也要和我一直做爱哦。」
  「当然了老公~ 我最爱你了。」妈妈发出让我肉麻的娇滴滴声音,我才不知
不觉发现自己内裤已经湿了,便合上门缝,不顾他们接下来会进行什么淫戏,回
到自己的床上。
  那一夜,我失眠了,满脑子是妈妈性感的身躯和爸爸对妈妈的控制。这是犯
罪吧,我是不是应该报警?可是这是我父母啊。怎么办?怀着满肚子疑问,我沉
沉的睡着了。
  第二天,我是被妈妈叫醒的。
  「阿瑞,你没睡好吗?」妈妈看着我的黑眼圈吃惊的说。
  我看着露出乳沟的深领t恤,穿着肉色丝袜的妈妈,露出呆滞的表情。
  「怎么了呀宝贝?」妈妈心疼地像抚摸小猫一样摸着我的头发。
  看着妈妈手上银色的戒指,我突然说道:「妈妈,你的戒指能不能摘下来给
我看看?」
  「不行!」温柔的妈妈突然满脸严肃,「这是爸爸送妈妈的礼物,妈妈要带
一辈子的。」
  虽然妈妈嘴上不愿意,我分明是看见她眼神底下充满希冀和哀求,果然是期
待我帮她摘下来吧,但是爸爸一定命令她一辈子不能摘下了。
  「好的啦,我就是好奇。我得去吃饭了。」我乖乖的点点头。
  「这才是好孩子。」妈妈满意的摸了摸我的脸蛋,但是我隐隐约约看见妈妈
眼神的失望。
  接下来的日子我又沉浸在紧张的中考复习,时间也过得飞快,一眨眼我就顺
利通过了市立第一高中的考试,准备新的高中生活。而这个暑假也会异常悠闲。
  天有不测风云,暑假刚开始,一个噩耗传来——我爸爸车祸了。
  当我火急火燎的跑去医院,妈妈已经在爸爸怀里哭成泪人。看见爸爸睁着眼
抚摸妈妈,我松了口气。
  「爸,怎么样了?」我看着头上包扎着绷带的爸爸问道。
  「你爸伤得不重,可是伤到脑袋,失忆了。」妈妈含着泪替我接话。
  一听这个,我就紧张起来:「爸爸,我是阿瑞啊,你记得我和妈妈吗?」
  爸爸憨厚的笑了:「当然了,儿子和老婆都记得清清楚楚哦,医生说只是百
分之5的细微记忆丧失而已啦。」
  「这已经很严重了好吗。」妈妈心疼的揉着爸爸的头。
  看着爸爸和一反常态的和一个老实人一样不和妈妈调情,我鬼使神差的问道:
「爸爸,你的戒指这么贵重,可以让我先收回家吗。你这几天住院戴着不方便吧。」
  「这……」爸爸皱着眉想了想,「这个戒指是干什么的来着,似乎是我送你
妈的一对礼物吧,也行,你先收着免得丢了。」说完他轻轻摘下了戒指。
  想不到爸爸真的忘记了戒指的事情了!我面不改色的接过了戒指。
  听见爸爸的话,妈妈隐秘地眼睛一亮,这一切被我尽收眼底。而我在她面前
戴上戒指后,突然脑海穿过一阵电流,下一霎那,我居然发现自己和妈妈脑子莫
名建立了联系,似乎可以在脑海和妈妈通话。
  (妈妈,听得见我说话吗?)
  我尝试脑海里想了一句话,妈妈果然有反应,她扭过头吃惊的看着我。
  (你和爸爸说今天先回去吧。)
  妈妈脸色一变,镇定的对爸爸说:「亲爱的,我们先回去了,明天再来看你。」
  「嗯」爸爸点了点头,目送我们走出了病房。
  回家路上,我和妈妈手牵着手,妈妈面不改色的和我扯着家里的事,但是我
看见她眼底的闪烁和恐惧,而我通过戒指了了解到爸爸对她下的一个长期指令就
是平时都要扮演一个全心全意爱着丈夫儿子的人妻。
  现在是一个解放妈妈的机会吧,我应该解除爸爸的禁制吗?仔细想想妈妈还
是34的年轻少妇啊,正是我这种血气方刚的少年难以拒绝的类型。扭过头看着
妈妈性感丰腴的肉丝腿,我感觉肉棒逐渐充血。
  回到家,走到了玄关,我突然蹲了下来,看着妈妈的短裙下露出的肉色丝袜,
我露出渴望的表情。
  「阿瑞?」妈妈疑惑的看着我。
  「妈妈,今天为了处理爸爸的事情您太操劳了,我帮你按摩脚吧。」我咽了
口口水,伸出颤抖的手碰了碰妈妈的小腿,丝袜的感觉像触电一样通过指尖射向
身体。
  「这……」妈妈有些为难的犹豫着。
  (没关系,不要动)在我内心下达命令后,妈妈果然不再说话,直挺挺的站
立着。
  我轻轻托着她白嫩的小腿,慢慢地把鞋脱下,妈妈晶莹可爱的脚趾头和性感
优美的脚弓就呈现在我面前,看着美腿妈妈的丝足,我直接俯下身去亲了亲妈妈
光滑的脚背,嘴唇摩擦着超薄的肉色丝袜,感受着人妻的汗味和香气。
  「阿瑞,痒。」妈妈轻轻的叮咛一声,我闻言拉着她去沙发让她坐下,温柔
地把她的脚抬到面前,感受着丝袜的顺滑,从妈妈粉嫩的脚背开始,一寸一寸摸
到膝盖,一边舔舐一边摩擦着。
  真是神奇的戒指,我们母子现在表面没有捅破窗户,还是卿卿我我的一家人,
但是我内心知道我们已经是主奴关系了,妈妈完全无法抵抗我的支配力。但是我
应该怎么办?已经享受过丝足的顺滑了,但是我难道真要上自己的妈妈吗?我是
不是应该保持表面的和谐而偷偷享乐呢?我应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