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第二十九章 第二波高能前奏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第二十九章 第二波高能前奏
爸爸和妈妈的做爱似乎快到尾声。亦然爸爸双手抓住妈妈的白玉美腿,加紧
了抽插的速度。原先妈妈还能勉强忍耐的,此刻也忍不住发出轻微的呻吟。
  「啊……啊……哦……」
  「啪啪啪」
  伴随着爸爸大力抽插的声音,妈妈发出一道道令人痴迷的淫叫,这样的妈妈
可谓是少见。爸爸见时候差不多了,于是便道:「老婆,你今天的叫声比平时要
大声一点,看来你就算怎么嘴硬,身体的反应依然如此敏感」。
  「啊……哪有……噢嘶……才……没有……」
  「没有吗,那这些性感蕾丝内衣是怎么回事?刚才我差点吓一跳,没想到我
一向保守过人的老婆居然也会有穿这种内衣的一天,不过不得不说,老婆你穿上
这些内衣后真的很不同,我从未试过兴致如此高涨的」
  爸爸想要靠言语来刺激妈妈,致使妈妈可以进一步得到高潮,爸爸的出发点
是好的,可是他却错估了妈妈。没人比妈妈更清楚,她之所以会穿上这些曾经令
她不耻的性感内衣,全然是因为她心爱的儿子,如今爸爸一提起来,妈妈的思绪
就全回来了。忽然间妈妈充满了对儿子的背叛感,没错了,她现在还有一层身份,
那就是儿子小枫的恋人,可是她却趁着儿子出去游玩,在这里与其他男人乱搞。
  即便眼前压在她身上的男人是她名义上的合法丈夫,不过她的心里依然抑制
不住的难受,陷入了无底的纠结。
  霎时妈妈刚升腾起来的预将高潮的快感,在这一刻消散得无影无踪。妈妈本
来就不同于其他女人,妈妈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能够在猛烈性交中还能控
制自己的情绪,还能进行思考的女人。亦然此时的妈妈,心情十分复杂,不知道
该如何形容她现在的感受,她从来都想过她竟然对自己的儿子情陷得这么深,诚
然她与丈夫感情不说很好,但是几十年夫妻走过来,多多少少都有些触动,她与
儿子的开始不过是一场美丽的意外性爱,她很奇怪,作为一名人妇,性爱不是没
有过,而且丈夫的性能力还算不错,很多时候都能令她到达巅峰,却是为什么仅
仅一次的性交,她就对儿子有种难以言明的情绪,是因为母子的缘故吗?妈妈曾
经也苦恼过,痛苦过,挣扎过,那次以后儿子的点点滴滴,与她交织成了爱,最
终她向命运屈服,不再隐瞒自己的感受,答应与儿子在一起。
  这时妈妈才发现,她对儿子的感情早已不再是她能控制的,在不知不觉间她
已深深地爱上了自己的儿子,对儿子小枫的感情已经达到了她所不能抑制的地步,
甚至在她的心里面,不知从何时开始,已然把儿子当成才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用她男人的身份潜入到她的内心最柔软的深处,不再是单纯母与子那么简单。
  爸爸微微抬高了妈妈的大屁股,鸡巴抽插妈妈屄洞速度越来越快,似乎已经
忍不住要爆发了。对此妈妈已然全然无感,身体虽然跟随着爸爸的动作而扭动,
但是没有了丝毫的快感,有的只是浓烈的愧疚。
  「噢……不行了,老婆,我快要……噢哦……快要射了……」
  爸爸作出了最后的冲锋,喉结中发出一道低沉的咕噜声,手抓住妈妈的腰臀
不放,一股精液在妈妈的屄腔内喷射,妈妈不由自主地夹紧双腿,即便心中再无
感,人的生理自然反应是不可改变的。妈妈没有像以前那样在高潮时发出尖高的
呻吟,甚至连高潮的潮红都没有,好在爸爸此刻正沉淀在射精的快感里面,没有
过多关注,要不然肯定会感到奇怪的。
  爸爸妈妈结束了,我在门外的心也死了,我不知道妈妈竟会因为我没有高潮,
在我看来妈妈眉头紧锁的表情,是和爸爸做完爱过于舒服的缘故,妈妈在爸爸的
胯下很幸福的享受到了高潮,妈妈……到这一刻,我不在怪妈妈和爸爸做爱,不
在怪自己怯弱不敢走进去阻止,看着门内门外不到五米的距离,在我眼里如同咫
尺天涯,我的心沉寂了。
  我默默地为爸爸妈妈关上门,拖着无力的身体,整个人仿若失去了灵魂,剩
下一具没有灵魂的驱壳正在行尸走肉。我黯然地离开,我觉得我整个世界都是灰
色的,昏昏沉沉。最后就连我都不知道我究竟是如何回到自己的房间的,回到这
个空旷的只属于我的小天地,在这里我不用再看到让我撕心裂肺的画面,不用再
去为任何事物伤心欲绝,这里是我心灵的最后一片寄托。
  当即我扑在床上,心痛到碎裂都流不出眼泪的眼睛,里面的瞳光黯淡无光,
眼皮也越来越沉重,忽然觉得我的世界哀痛一片,最后失去了知觉……
  我不知道的是,觉得痛苦的不只是我,还有妈妈。爸爸射完精后就从她的身
体里离开,剩下一个表情木然的妈妈,没有女人应有的高潮时的潮红,更没有余
韵后的温存,有的只是空荡荡空落落的虚无。
  原先爸爸向妈妈提出要求时,妈妈是拒绝的,大白天的以妈妈保守的性格怎
么可能会答应爸爸这种要求。可是不知道是不是憋得太久了还是其他原因,爸爸
还是强硬抚摸上了妈妈的身体,妈妈开始自然是挣扎,不过倒没有太过于抵抗,
毕竟爸爸是她的丈夫,都老夫老妻又不是第一次。慢慢的妈妈来了感觉,这段时
间妈妈被我抓了这么多次胸部,还有一些无意间的敏感部位,虽然妈妈一直在我
的面前装作若无其事,但其实妈妈的心里面也产生了性欲,不过妈妈掩饰得好,
所以我没能看出来。加上爸爸又出车了大半个月,就算爸爸没有出车前他们也很
少做。况且妈妈也是个正常的女人,到了如狼似虎的年纪,性欲难免自然而然的
高涨。在爸爸的爱抚下,妈妈作为一个正常的女人,当然抵受不住。于是才有了
我看到的一幕。
  不过妈妈在爸爸鸡巴插入的瞬间,妈妈她居然迟疑了,她骤然惊恐,很不想
爸爸插进去,身体本能地产生抗拒。脑海中突兀出现了一个人的影子,那个是
……
  妈妈默然起身,拿起跌落在地上的性感内衣,半遮掩地走去浴室。任由花洒
的水倾洒而下,磅礴的水滴溅落在妈妈的身上,忽然她觉得很可笑。
  自己明明是跟自己丈夫做爱,天经地义。她却反而有种出轨的愧疚与罪恶感,
作为一个人母,更作为一个人妻,却悲哀的发现,竟然与自己的丈夫做爱她竟然
觉得不应该,感到抗拒;竟然对于骑在自己身上肏入自己屄洞的丈夫感到厌恶;
  竟然甚至在与丈夫做爱的过程中,联想到自己的儿子。悲哀?没错是挺悲哀,
可是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水流在妈妈白嫩的肌肤中滑了下来,雪白中带着淡淡娇红,曼妙的曲线,神
秘地带黑色的诱惑……
  半个小时后,妈妈从浴室里出来,裹着白色的浴巾,丰满的上围把浴巾撑得
露出一道缝隙的乳沟,头发上湿沥未干的水珠滴滴而下,水润润的风情动人心弦。
  妈妈一边擦拭着湿哒哒的秀发,一边走向客厅。忽然在经过玄关时,见到一
双鞋子没有摆在鞋架上,就这样散落在门口,这是我刚才回来头脑昏昏沉沉,只
想尽快回去房间,没顾上摆上鞋架。
  妈妈窦疑,这不是儿子今天早上穿出门的鞋子么?怎么会在家里?难道……
  这时换了一身衣服的爸爸从房间里出来,妈妈见到便问了一句道爸爸要去哪。
  「没什么,就是出去走走」
  一般爸爸这么说肯定是去棋牌室打拖拉机或者打麻将,对此妈妈也很无奈说
过爸爸很多次,不过考虑到爸爸开长途车辛苦,难得放松下娱乐,就没有过多阻
止。于是妈妈没有多说什么,斜着瞪了一眼正在笑呵呵的爸爸。
  面对妈妈这个强势的女王,爸爸还是很有余悸的,谄媚笑道:「下午吃饭前
我一定回来」。
  爸爸出去以后,家里又恢复了宁静,妈妈喝了一口水,再看了一眼放在门口
的鞋子,不知为何总有种不安的情绪,旋即妈妈还是不放心地走向我的房间,想
要确认我是否在家。
  骤然妈妈的房间里响起一阵手机铃声,吸引了妈妈的注意力,起初妈妈还以
为是爸爸掉了什么东西打来的,拿起手机一看,这不是儿子班主任的电话吗?今
天不是也跟着一起出游了吗?怎么会打电话过来?难道是小枫出了什么事?
  想到此,妈妈连忙按下接听键。
  「请问是陈校长吗?我是小枫的班主任啊」,对面传来一个女声,话音里带
着些许恭敬。妈妈和我的班主任早就通过气,这个班主任是从初一就跟到我初三,
当初妈妈帮我走后门进了市一中,为了能更好照拂我的学习生活,妈妈特意跟我
的班主任打过招呼。原本这种违背原则的事情是不会发生在妈妈的身上,没办法
谁叫我这个做儿子的不争气,一次又一次要让妈妈费心。到后来我才知道,我以
前的想法实在是太天真幼稚,妈妈在我背后为我做过的事,只是妈妈不善表达,
不过妈妈对我的爱一分不少不输给任何一个母亲的。
  「我是,今天不是组织出游吗?是不是小枫出了什么事?」,说着妈妈不自
觉地带有一丝紧张。
  「噢,是这样的,小枫今天好像有些不舒服,所以刚才我让一位老师送了他
回去,不知道小枫回到家没?」,一般来说老师是不会直接叫我的小名这么亲切
的,都会加上同学两个字,比如小枫同学。除非是有某种关系,或者是亲戚,还
有一种可能就是套近乎,我的妈妈是校长,掌握着班主任工作的生杀大权,自然
要讨好点,为了拉近和妈妈的关系。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妈妈大为震惊:「你是说小枫回来了?」,旋即她回想
起放在门口的我的鞋子。
  「是呀,回来的老师说送到家门口的,陈校长不知道吗?难道小枫没回去?」
  「那你知道小枫是什么时候送回来的吗?」
  「按照路程,应该是不到一个小时前吧」,对面的班主任以为我没有回家走
失了,明显语气有些着急。「陈校长,小枫不在家吗?」
  「陈校长?」
  电话里再一次传来紧张的声音,将妈妈从发愣中拉了回来,待妈妈回神,连
忙讲道:「没事了,我想小枫应该在家,我现在回去看看」。为了不让我的班主
任起疑,妈妈编了一个借口,当作自己不在家,这样子就算我有没有回家妈妈都
有借口可以说得通。
  「那好,校长,我先去工作了」
  「嗯,你去吧」,妈妈心不在焉道。
  挂掉了电话后,妈妈将手机随手放在桌子上,匆忙跑过来我的房间,刚打开
我的房间门,就见到我躺在床上沉睡不起。着急的妈妈顾不得她现在还裹着浴巾,
扑到我的面前,紧张唤道。
  「小枫!!」
  「你怎么了?醒醒啊」
  我的眼睛依然紧闭,随后妈妈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惊呼:「怎么会这么烫?」
  从来遇到任何事都处变不惊的妈妈,在这一刻居然惊慌了,甚至六神无主不
知道如何是好,方寸大乱完全失去了平时的冷静。
  「现在该怎么办——」
  妈妈慌乱地在原地打转,时不时摸一下我的身体的高体温,心里紧张得一团
乱麻。忽然妈妈一道惊呼,「啊,送医院,对,没错送医院,小枫别怕,妈妈这
就送你去医院」。
  妈妈艰难地把我从床上扶起来,我将近一八零的身材,一百四十多斤,凭妈
妈一个女人的力量,想要负担起我,可没有那么容易。
  要是照平时冷静的妈妈,遇到这样的状况,早就去打电话给爸爸叫他回来送
我去医院了,或者叫邻居帮忙一下,合力一起送我去医院。可是此刻的妈妈,在
见到我昏迷的那一瞬间,她的小宇宙就乱了。关心则乱,若是不乱证明关心的那
个人在你的心目中还不算最重要的,才会不乱。
  人都是感性的动物,妈妈也不例外,以前的妈妈看似很冷静很沉着,那是因
为妈妈以前没有任何一样事物触及到她所在乎的东西,而我就是妈妈心中的一道
软肋。如果是一般的感冒生病,妈妈还不至于会这样,可是我如今发高烧昏迷不
醒,妈妈这样算好的了,还有一些溺爱孩子到极点的母亲,遇到这种事情不晕过
去就算不错了。
  妈妈把我艰难地扶出大厅,才想起她还没穿衣服呢,总不能就这样裹着浴巾
跑出去吧,于是妈妈把我放到沙发上,回去房间里随便套了件衣服,顾不得是美
还是丑,对于此刻份妈妈来说,没有什么比我更重要。
  妈妈一步一踟蹰地担负着我下楼,过程中我有好几次要摔倒,都是妈妈不知
从何而来的力量硬生生地把我拉回来。不可谓不是个奇迹啊,以物理学的角度,
我的重量加上重力以及摔倒的加速度,以妈妈一个女人的力量,是不可能足以把
我拉回来的,可是妈妈偏偏做到了。就如同曾经一篇新闻报导,一位母亲为了救
回自己的孩子,竟然爆发出至今科学都无法解释的力量,即便最后那位母亲也力
竭而亡,但是救出了自己的孩子,在大家都认为没有希望的时候,这位母亲创造
了奇迹,只能归为母爱的伟大。
  到了楼下后,幸好有小区保安巡逻经过,有了保安的帮忙,带我出去了小区
门口送上了出租车,终于把我送到了医院。见到我被送进去病房,妈妈不堪重负
地倒在了医院走道旁边的椅子上。
  这是妈妈生平第一次,前所未有的慌乱,她第一次体会到,若是儿子真有什
么事,她该如何活下去?她第一次觉得,如果没有了儿子,她的世界会是怎么样?
  在见到无论如何都摇不醒的儿子,她失控了,那一刻仿佛整个世界被一层灰
色的死寂笼罩。
  妈妈不知道该怎么样形容那种感受,那种揪心的感觉,在送来的路上,妈妈
甚至想过,如果我有什么冬瓜豆腐,她也不会独活的。
  很久很久,医生终于从急诊病房里出来,妈妈匆忙迎上去,老年医生说了我
的症状,还责怪了妈妈,怒斥妈妈竟然会让自己的孩子高烧到四十度才送来医院,
到底是怎么做妈妈的!!
  妈妈没有反驳,只是泪水不自禁地流淌,她也没想到我居然会高烧到四十度,
如果再发现迟一点,或者送过来迟一点,可能我已经烧坏脑子变成白痴了,甚至
可能直接没有我了。妈妈此刻也是暗恨不已,无比愧疚的怪责自己。
  我在医院吊了三个小时的,妈妈一直在我的身边照顾我,待我吊完针水,妈
妈便打了个电话给爸爸让他来接我们,要不然单凭妈妈一个很难扶得住我,我现
在身体这么虚弱,要是再出什么事,妈妈就算下到地狱都赎罪不清。
  吊了三个小时的退烧针,我的高烧勉强退了一点点,朦胧中却模模糊糊隐约
地听到妈妈与人争吵的声音,我很想起来查看,可是身体不允许,浑身乏力的我
抽不出一丝的力气,即使想要抬一下眼皮都极其艰难。
  「夏雨,我无论你在哪个国家半个小时必须给我赶来医院,不然你看着办吧」,
妈妈走到了一边,避免打扰到我的休息,不过电话中语气无比的坚决。
  「你听我说淑娴,我现在真的有事走不开,要不你让护士帮下忙,将小枫送
回家」,爸爸在电话里似乎十分为难,貌似有什么难言之隐。
  「你那所谓的破事不就是打牌打麻将吗?难道你那些混账东西比儿子的性命
还有重要?夏雨我告诉你,再不给我滚过来,我们就离婚!!!」
  妈妈越说越生气,说到最后几乎是用吼出来的,要不是顾及这里是医院,妈
妈早就大发雷霆了。生气地挂掉了电话,妈妈回到我的床边,轻抚着我额头的小
刘海,散发出一道柔和的温情。似乎从没发过怒似的,仿似刚才那个在电话里咆
哮到像是要噬人的女人不存在一样,有的只是一位温柔的母亲。
  过了一个小时,爸爸还是没有来,妈妈没有生气,更没有不忿,反而一直在
笑着,只是妈妈的笑容怎么那么凄然,蕴藏在瞳孔中的落寞,显得无比的死寂,
甚至比见到我昏迷时还要感到黯淡。
  「小枫不用担心哦,爸爸不要我们,妈妈会一直在小枫的身边的」
  妈妈没有呼来护士帮忙,竟是单是妈妈一个人把我从床上扶起来,背着我走
出了医院,期间有护士看到想过来帮忙,妈妈一一都拒绝了,凄笑地回应着热心
过来帮忙的人们。一步一步走出了医院,在所有人奇怪的目光下,和我一起坐上
了医院门前的出租车。
  哀默大过于心死,应该说的就是这样吧。
  妈妈背负着我回到了家,幸好妈妈也有将近一米七高,不然我的脚早就被磨
破了。妈妈把我放下到床上,此时已然是晚上十点,也就是说妈妈在医院来回折
腾了七八个小时,中间还包含照顾我,不过对比肉体上的疲惫,精神上的不堪才
是对妈妈打击最大的。
  晚上十点了,爸爸还没回来。尽管妈妈早已不抱希望,但其实妈妈还是希望
如果这时爸爸回来,发生了这么多事,对于妈妈一个女人来说,负担实在是太重
太重,妈妈现在真的很想有一个人借肩膀给她依靠一下。然而作为妈妈的丈夫,
我的爸爸,陪妈妈度过十数年风风雨雨的男人,在这种时刻却是抛下了妈妈,没
有陪在妈妈的身边,而是去干什么所谓的重要的事。
  在医院呆了这么久,爱干净的妈妈必然是无法忍受的,于是洗了个澡换了身
衣服。妈妈走到了书房,把桌子上的东西收拾后,原先妈妈今天是有工作要做的,
为了我妈妈舍弃了她最爱的工作来照顾我。
  回到我的房间,妈妈坐在我的床前,温柔地看着我。没有了在学校的严肃,
没有了高傲强势的冷艳女王,脱去了层层的外壳,妈妈回复到了最原始的母性,
原来她不过是一凡人罢了,依然会为了孩子奉献一切的伟大妈妈罢了。儿子真的
长大了,变得那么帅气,那么阳光,身材又这么结实,不一个以后会迷死多少女
孩子。
  她忽然回想起那个晚上,儿子厚实的臂膀,温热的怀抱,还有那根火热的
……让妈妈霎时羞红了脸,连忙用手抵住自己丰满的胸口,止住里面那颗躁动惑
乱的心,暗暗啐了一口,自己到底在乱想什么。
  幸好小枫没看见,要不然糗死了——亦然仿佛一切像是安排好的那样。这时
我模糊地醒来,干瘪的嘴唇苍白颤动,「水……水……」
  「小枫你怎么了,你想要什么?水?好的,妈妈马上帮你给水你喝,你稍等」,
说着妈妈马上去客厅倒了一杯水过来。然后拿着杯子放到我的嘴边,微微抬起我
的头,让我可以好好喝水。
  我轻轻抿了一口,可能是我太久没喝水的缘故,喉咙一时没适应,呛到了。
  妈妈紧张地狂拍我的后背,「你慢点喝,不用着急,妈妈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的」。
  喝完水后我又要睡了过去,不过有了水分的滋润,我的嘴唇不再是看起来那
么干,脸色不至于那么苍白了。
  「妈妈……妈妈……」,到了凌晨时分,我忽然从迷迷糊糊中醒来。
  正好走开一下的妈妈刚回来见到我下床走了出来,差点没吓一跳,「小枫你
怎么走出来了?是不是想上厕所啊?妈妈带你去」。
  「……妈妈……妈妈」
  「妈妈在这里呢」,妈妈走了过来抚摸我的头颅。
  突然我一把抱紧妈妈,将妈妈揽入怀里紧紧簇拥。「妈妈,不要离开我……」
  见到我的模样,妈妈温婉一笑,「放心吧,妈妈不会离开你的,妈妈永远都
会在小枫的身边,所以先回房间吧,穿这么少走出来外面冷,你的烧还没完全退
呢」。
  于是妈妈领着我回到了房间,我没有睡过去,而且紧紧抱着妈妈不放,如同
一个小孩子离开了父母会没有安全感一样。妈妈不自禁地莞尔,「都这么大的人
了,身高也高过妈妈了,还跟个小孩子一样这么爱撒娇,就连生病也不忘吃妈妈
豆腐」。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的手不知从何时开始爬上了妈妈的玉峰,大力揉着
妈妈的乳房。若是平时妈妈即便没有阻止我也早已羞涩无比,似现在妈妈的平淡
仿若接受了我的放肆,大多是来自我生病妈妈母性的溺爱。况且我又不是第一次
摸她的奶子,妈妈心里的抗拒弱了不少,至少防备心没有那么重了。
  嗅闻着妈妈身上的体香,隔着几层衣料揉搓妈妈的巨乳,渐渐我似乎有些不
满足,我竟主动解开妈妈胸前衣服的纽扣,妈妈有所感应,眉头微微一簇,便没
有了动作,任由我施为。
  不过我笨手笨脚的弄半天都弄不开,妈妈实在看不下去了,伸手自己解开了
衣服的纽扣,漏出里面被黑色蕾丝花纹边缀胸罩包裹下的那片神秘雪白,好一对
白花花的圆肉,看得我眼花缭乱心里那团小火苗茕茕地冒起,即便我现在神智不
怎么清醒,也正好显露出我最最原始的欲望,对妈妈赤裸裸的占有欲。
  自从内衣店我为妈妈挑选的内衣后,妈妈就一直穿着这些性感内衣,已然很
少穿回以前那些老旧保守的款式,原因我也没问过妈妈,或许在妈妈的内心深处,
也在期待着某些不可言喻的事情发生吧。
  望着雪花花的白肉,在黑色纹胸的衬托下,更显白皙,诱惑感更甚。我又怎
么能忍住,旋即便迫不及待地伸手去摸,在我的揉玩下妈妈的胸罩不断错位。
  妈妈翻了翻白眼,「你这臭小枫,都生病了也不安分,着急什么呀,先等妈
妈把纹胸脱下来……」。
  「早知道就不把你生出来了,就知道来祸害妈妈」,话是这么说,其实妈妈
的心里面对于我如此痴恋她的乳房,还是感到有点小高兴的。
  妈妈将手绕到背后,解开了胸罩的扣子,胸罩的肩带一下子松开,随后不等
妈妈去拿下来,就被忍不住的我给弄了下来。让妈妈的丰挺豪乳暴露出来,妈妈
的奶子不愧是极品中的极品,综合了所有美乳的优点。
  妈妈的乳房大体来讲是半球形的,既没有木瓜型的干瘪,也没有半球形的普
遍下垂,违反科学原理的坚挺,两只大肉球随风摇晃,好不晃眼。至于乳晕和乳
头,妈妈的胸部是完美的,自然不会有什么缺陷,妈妈的乳头没有像寻常熟妇一
样,如同熟透了紫葡萄,妈妈的乳头小巧嫣然,淡淡粉红的乳晕鲜嫩动人。简直
是上帝的杰作。
  而我这个煞风景的家伙,自然不会给妈妈的美乳有绽放美丽的机会,当即捏
住妈妈的雪白巨乳,手心与光滑白皙的乳峰一接触,温热的触感刹那传来。那形
如我高大身材的大手一手都无法全握的庞然巨大,柔软弹性没话说。
  很快我便迫不及待地把嘴凑过去,觊觎着那抹嫣红的小可爱,张口含住。鲜
甜的乳香充斥在我的口腔直至喉部。我拼命地吸吮着妈妈的乳房,另一只手则是
大力地揉搓着妈妈的大奶子。
  「哎哟,吸……」,妈妈突然一阵吃痛,原来是我不小心用牙齿咬到了。
  「臭小枫,你咬到妈妈了,不要那么大力吸妈妈那里,你这小混蛋……」。
  亦然我好像着了魔似的听不到妈妈说话,依然我行我素,妈妈见此无奈只好
忍下来,看来我的生病令到妈妈对我无比的宽松。要是平时,不拍死我就去算不
错了。
  不过我此刻确实迷迷糊糊的,意识不是很清楚。我以前很少会病得这么严重
的,由于我常年锻炼的原因,我的身体一直都很强健。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我就
变成了要么不病,一病就是十分严重,别以为练武的人就不会生病,只不过是他
们的身体抵抗力比一般人要好,他们同样会生病,而且一病起来都是严重得要命
的那种。我记得上一次病到昏倒是在很小的时候,那时我还跟着爷爷生活,那一
次差点把爷爷吓死,好在有吴爷爷在,要不然以乡下的条件很难令我的高烧退却,
要不是吴爷爷,可能就没有我了吧。这次我的病开始不过是一般的病毒性感染不
舒服而已,本不会来得这么快这么凶猛以至于晕倒。可是当我看到我心爱的妈妈
在爸爸胯下承欢,我的精神受到打击加上心里的不忿,才会一下子承受不住加重
了病情。
  迷迷糊糊之中,我感到胯部十分不舒服,旋即分出一只揉搓妈妈胸部的手去
刺探一下。然即摸到了一块肿胀的坚硬,堵在裤子里很是难受,我不禁把里面那
根让我难受的东西掏了出来。
  一根狰狞的巨龙跃升而起,犷粗无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