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浪侠杜洛传奇之海岛激情】11 贪官的群交游戏
【浪侠杜洛传奇之海岛激情】11 贪官的群交游戏
「我们之中有内奸。」伊娃沉着脸向排成一列的七个下属说。
  此时伊娃以及杜洛他们一行人已经离开了浮罗池滑那栋被轰炸到不成样子的
别墅,正身处槟城码头一家旧仓库里面。那九个袭击者都倒下后,伊娃就把手下
招过来,带着杜洛蜜雪儿四人离开险地,来到了这旧仓库。
  「如果没有内奸,杀无赦那帮人是绝对没有可能那么快就找上门。」伊娃目
光似电,朝着下属逐个逐个的盯着。每当她目光对住某一人时,杜洛都可以感到
那人打了个寒颤,由此可见伊娃在他们面前真的是有无穷威严。
  伊娃看见手下每个人都鸦雀无声,叹了口气后说,「你们跟着我已经有好几
年了。但好可惜,依然有人叛变了。」她语气再次变得严厉,「我一旦查出是谁,
那个人一定不得好死。我保证!」
  她一个一个的凝视着自己属下的眼神,过了好一会儿后才挥挥手,「解散吧!
总之在一天之内,我会把叛徒找出来。」
  在一边冷眼旁观的蜜雪儿忍不住低声问杜洛,「大叔,你能不能看得出哪一
个是内奸?」
  杜洛摇摇头,「看不出。现在的人都是撒谎专家,没有那么容易一眼看出来
了。」
  等到自己的下属都离去后,伊娃就转身向杜洛四人说,「我们大家现在都是
同一条船上了。我希望你们三个人详细想想,到底那些贪官有什么罪证在你们手
上,以致他们不顾一切要把你们置于死地?只有把罪证公诸于世,你们才不会继
续被追杀。」
  蜜雪儿三人沉默了一阵子后智雅才怯生生的举起手来。
  杜洛有点喜出望外,「智雅,你想到一些什么了,是吗?」
  智雅缓缓的点点头,「是的……」
  蜜雪儿和泰勒都感到意外,「智雅,你想到了一些什么?怎么我们什么都想
不到呢?」
  智雅低下头,给了好一会才继续说下去,「因为你们俩当时不在场……」
  杜洛这人挺懂得察言观色,看见智雅一脸为难就晓得其中必定有一些令她感
到非常羞耻之内情。他走到智雅身前,一脸诚恳的看着她说,「没事的,说出来
吧……让那些坏人得到应得的报应,ok?」
  蜜雪儿和泰勒也走过去抱着智雅,「是不是爸比他们对你做了一些很坏很坏
的事情?你不要怕,把事情说出来吧……我们是好姐妹嘛……」
  在杜洛三人鼓励之下,智雅终于开腔了,「这事情发生在一个多月前……那
天晚上爸比他们带我们三个人去一家私人会所唱K,结束后就各自把我们送回家。」
  蜜雪儿与泰勒听了连连点头,「嗯,我们也记得。那天爸比他们把我们送回
家就走了,说要去见一个朋友。」
  智雅低声说下去,「我的爸比并没有把我送回家就走,而是留下来和我继续
喝酒。那晚上我在唱K时已经喝了不少,回到家里爸比又灌了我一瓶白兰地。我
喝完后整个人已是迷迷糊糊了……」
  泰勒插嘴说,「看来你爸比是想你喝醉后玩起来会更加嗨!」
  智雅说,「我当时也是这样想,所以就随着他了。果然,那瓶酒喝完后他就
开始动手动脚,不停的吻我摸我了。他把手伸进去我连衣裙里面,一手抓住我乳
房,不断的捏着我乳头……在酒意之下,我也嗨了,想要把裙子脱下来,可是爸
比却非常粗暴的把我那条心爱的裙子硬生生撕破了!」
  杜洛心想看来智雅这个爸比有点虐待狂,这种贪官平时在人前一副道貌岸然,
没想到一转身就露出了原形。
  蜜雪儿失声说,「我记得你那天是穿了一条几万块的普拉达连衣裙!」
  智雅点点头,「是的,我非常喜欢那裙子。所以当爸比动粗时我想要阻止他,
没想到他就一巴掌打过来……」
  蜜雪儿和泰勒听到这里不禁叫了起来,「他打你?」
  智雅眼中含着泪说,「我被他那一掌打到整个人都呆了……他还恶狠狠的对
我说,这条裙子是我给钱你买的,我喜欢撕就撕,烧就烧,轮不到你来说不!他
说完后就继续把那裙子撕得支离破碎,我就这样赤裸裸的在客厅里面对这个变得
无比丑陋的爸比……我终于明白了,不管爸比平时对我多好,在他眼里,我只是
他用钱买回来的一个泄欲工具而已……」
  蜜雪儿和泰勒两人和智雅都是同类人,所以听见她说到这里,两人都不禁黯
然神伤,晓得她说的是事实,她们的的确确只是那些贪官的玩物而已。
  「爸比藉着酒意,逼我跪下来为他口交。我倒是无所谓,反正这种事我平时
也做惯了,再说以爸比的能耐,说实话,支持不了多久的。我把他那根屌吞下去,
和往常一样的又吸又吹。很快的,他就浑身发抖,快要射了。就在我以为今晚的
折磨就要结束时,有三个人从里面走出来。」她顿了顿,看了蜜雪儿和泰勒两人
一眼,「其中两个就是你们的爸比。」
  蜜雪儿两人吃了一惊,杜洛就心中有数了,心想这几个贪官真会玩,这排场
明显就是想要来个群交派对了。
  智雅把当晚的经过说下去,「他们三个人不仅仅是醉醺醺的,而且都是一丝
不挂。你们的两个爸比当时都已经勃起来了,就只剩下在他们两人中间一个国字
脸的中年男人还是软绵绵的。他们虽然是醉了,但每人手上都有一瓶苏格兰威士
忌,还不停的把酒灌入自己肚子里面。
  我的爸比看见他们出来了,更是兴奋了,原本已经快要射了,现在竟然被他
忍住了!他把我从地上拉起来,让我正面全裸对住那三个人。你们两个爸比猴急
的冲过来,一人一边用力抓住我的乳房,拼命的捏啊捏,而我的爸比就抓住他的
阳具从后面插入。
  我被他们三个人一起搞,虽然感到非常不自在,但也无可奈何。谁叫他是付
钱的爸比啊?
  你们的爸比看见我被屌,勃得更加厉害了,两个人的龟头都是红扑扑的。他
们示意我爸比让我趴在地上,我爸比继续屌我,而他们俩就把龟头对住我的脸。
我晓得他们的用心,既然避不了就只好就范,一只手抓住蜜雪儿你的爸比大屌,
而泰勒你的爸比大屌就被我一口吞噬。我原本已被自己爸比屌到娇喘连连的,现
在嘴巴被塞满了就只能发出一些若有若无的呻吟……」
  杜洛虽然同情智雅被当成了泄欲工具,但听见了那些贪官的荒唐群交,依然
情不自禁的去幻想当晚的情景。他曾经与智雅做过爱,也详细欣赏过她的胴体,
所以特别容易想入非非,脑海中很自然的就浮现出智雅被三个爸比群交的画面了,
而他那根不听话的大屌也随着他那些幻想而勃起了。没办法,他虽然有侠义心脏,
但也终究只是一个浪子而已,免不了对男女之事特别敏感。
  智雅整个人都沉溺在当晚的回忆中,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杜洛这家伙竟然因此
勃起来了,还在全神贯注的把那晚的经历细细道来,「泰勒,你的爸比把我嘴巴
当成小穴一样的抽插。他真的是很用力的插我,至于我的头也撞到摇个不停。我
的爸比此时已经疯狂了,整个人趴在我背上,好像一条狗那样的屌着我。我虽然
不大喜欢被一班人一起上,但也不禁被他们搞得有了点快感。
  蜜雪儿,你的爸比看见我爸比那么嗨,就不甘心只是被我手交而已。他开口
不停的催促我爸比,叫他快点射。我爸比原本就是一个快枪手,被同伴怎么一催
就hold不住了,一分钟不到就射在我体内了。
  蜜雪儿爸比一见就大喜,赶紧一手把我爸比推开,也不管我体内还残留着别
人的精液就直接插进来。我才被爸比的精液烫到三魂不见了七魄,还不到一秒钟,
又被另一根大屌狠狠地插入,真的是连歇一口气的机会也没有!
  当时客厅里就只有我爸比因为力竭而大口大口的喘气声,他们另外三个人的
狂笑声以及蜜雪儿爸比和我的肉体碰撞声。看见伙伴们如此疯狂,那个国字脸男
子也兴起了,他不断的自慰,方才软弱无力的阳具伊娃渐有起色,开始有了一丁
点男人的模样了。
  当时我就在想,这个人是不是性变态的,要看见别人做爱才会有感觉,才能
够勃起?」
  杜洛在心中偷笑,「那个人肯定是变态的啊!正常情况下他是无法勃起,一
定要在某种能够激发的性欲的状态下才会有反应。他们的爸比搞这一场群交游戏
除了取悦自己之外,摆明就是想讨好这个人。由此可见,这个人一定是个重要人
物。」
  杜洛想归想,注意力依然是集中在智雅的述说上。那韩国美女一口气说了一
阵子后,稍微顿了一顿又再接上去了,「我们的爸比们看见那个国字脸男人渐入
佳境,都非常兴奋。蜜雪儿爸比干脆整个人躺在地上,让我在他身上奔驰。而泰
勒爸比就把手上的苏格兰威士忌倒在我背上,然后靠在上面舔着那些不停往下流
的洋酒。
  那些酒一直往下流,不仅仅令我背部湿透了,还逐渐流到我屁股上了。泰勒
爸比也随着那酒,舔啊舔,舔到我菊花了。他竟然把舌头伸进我的菊花,把我那
里面都舔到湿淋淋的。他的脸离蜜雪儿爸比的屌应该只有几厘米而已,我也不晓
得他会不会一不小心就触摸到自己伙伴的阳具,反正他对此毫不介意,舌头越伸
越深……我被他舔到浑身发麻,忍不住大声的叫了起来!
  他听见我的叫声后更兴奋了,不再满足于舔舔我菊花而已了。他索性趴在我
背上,大屌趁机朝着我菊花里插,竟然想要把我爆菊。
  我不想被他这样搞,就拼命扭着屁股,尽可能避开他。可是他却用力的抓住
我屁股,不让我摇来摇去,而蜜雪儿爸比也出手抓紧我腰部。总之他们两个人齐
心合力把我制住,让泰勒爸比成功把龟头插入我菊花里面。
  我对走后门没有太多经验,再说这玩意是需要循序渐进的。我突然之间被泰
勒爸比这么狠狠地一插,真的是痛彻心扉。蜜雪儿爸比看见我痛苦的表情竟然哈
哈大笑,和泰勒爸比一起,一个在上一个在下,使劲儿的屌我。
  那个国字脸男子此时已经完完全全的勃起来了。他满脸通红,眼中彷佛要射
出火来。他一边套弄着自己的大屌,一边往我们三人走过来。我们三个爸比一看
见他走过来都齐声欢呼,说什么老大雄起了之类的话。那人走到我面前,把手中
酒瓶里剩下的酒都倒在自己大屌上,然后一把抓住我的头发,硬生生的拉住我的
头往他龟头上靠。
  我当时虽然不知道他是什么大人物,但看见三个爸比都不停的巴结他,晓得
此人非同小可,也只能由得他了。
  我贴近那人龟头时才发现他异于常人,他那根屌上竟然有个暗红色,蛇一样
的胎记!我心中一惊,他就趁机把龟头插入我嘴里。他龟头上沾满了威士忌,加
上他是非常用力的插入,我不禁被呛得喘不过气来。
  那人看见我不停的咳嗽,嘿嘿一笑后竟然变本加厉,干脆按住我的头,尽力
的把龟头顶入,直到它撞上了我的喉咙才稍微松了松手。
  他们三个人就这样一人占据了一个洞,把我身上三个洞都填满了。我虽然是
不情不愿的,但在他们合力之下,依然是高潮迭起。
  屌了一会儿,那个国字脸男子又有了新花样。他不晓得从哪里找到了一部手
机,开始把我们三人群交的情况拍下来。
  可能他们都喝到非常之嗨,人也已经迷迷糊糊了,竟然没有一个人意识到他
们不应该把现场情况拍下来。三个爸比还起哄,纷纷大笑说什么老大您也学陈冠
希啦?
  那国字脸男子在拍了自己大屌插入我嘴里的一个正面照后狂笑着说,他一直
都挺喜欢张柏芝钟欣桐,当年看了裸照门后还对着她们的裸照自慰了很多次,后
来还想要高价包下她们两人,来一场惊天动地的3P。可是当时她们的丑闻闹得
路人皆知了,根本就不可能瞒天过海,躲过传媒的跟踪,所以只好放弃了。他现
在来个自拍,总算是圆了当年的一个心愿。我们三个爸比一听就一起拍掌赞同,
真的是一群马屁精!」
  杜洛听见了艳照门,大屌不禁更加勃得更加厉害了,已经在他裤裆里撑起了
一个小帐篷。当年艳照门事件爆发时,他也和其他人一样,每天都等待着新的照
片发布。那时候他已经不是处男,也开始执行一些危险任务了。每次经历了无数
艰难险阻,把任务完成后,他都有性欲上的冲动。除了去夜场寻找一夜情之外,
艳照门每天更新的明星名模照片也是他泄欲的一个渠道。张柏芝,钟欣桐,陈文
媛,这些艳照门里面的女主自然而然成为了他的性幻想对象。没想到事隔多年后
竟然会被智雅以这种方式提起,那几个女明星的裸照也不停在他脑海中与智雅的
群交场面不停的交错。
  他正在胡思乱想时,忽然感到一只玉手伸进了自己裤裆,把蠢蠢欲动的大屌
一把抓住了。他马上转头一看,发现出手之人正是站在自己身边的蜜雪儿。那个
小妖精贴着他耳边轻轻的说,「坏大叔,你竟然连听故事也会听到硬了起来……
你这几天还没吃饱吗?吃了我们三人之余,还把伊娃也吞下去了!」
  杜洛只好苦笑三声,「每天对住你们几个美女,不勃起来岂不是太不给你们
面子了吗?」
  对住他这个回答,蜜雪儿算是满意了,就不再问下去了,只是继续用手取悦
这个坏大叔。
  杜洛这边与蜜雪儿暗渡陈仓,智雅却七情上面的把群交经过描述下去,「这
些人可能真的是自拍狂。国字脸男子一开始拍摄,爸比他们就压不住心中的狂野,
除了我自己爸比刚刚射了,还不能勃起之外,另外两个爸比都使出了吃奶之力来
屌我。
  我这次可是真真正正的被泰勒爸比爆菊了,他的龟头真的是插得很深很深!
我忍不住放声大喊,也不晓得有没有把邻居都吵醒了没有?
  他多插了十多下就奔溃了,热腾腾的精液把我菊花淋到一片狼藉。那个国字
脸男子趁我张嘴大喊时,拼了命的把大屌塞进,几乎连睾丸都塞入我嘴里了。
  蜜雪儿爸比此时也到了射精的边缘了,龟头在我体内不停的跳动着。我只想
早点把这场群交结束了然后睡个大觉,于是就把体内肌肉缩紧。果然不到一会儿,
他就兵败如山倒,喷出了一股浓精。
  国字脸男子看见爸比都纷纷射精了,疯了一样的大笑,还拼命的拍他们两人
射精后一脸倦意的模样。可是他自己也撑不了多久,还没笑完就射了。一时之间,
我嘴里被他的精液以及之前的威士忌沾满了。两种味道混在一起,那味道我这辈
子也忘不了!
  他射精了后人也软下来了。可能是喝的太多了吧,他随手把手机往地上一扔,
然后就躺在地毯上与三个爸比呼呼大睡。
  到了此时,我才看清楚他用来拍下整个过程的手机原来是我的一部备用手机。
那手机我平时只是拿来叫叫外卖,所以连密码都没有设,不然他也无法拿来拍照
拍视频了。
  他们都睡了,我被他们三个人搞了一个晚上也累了,也和他们一样躺在地毯
上睡了。等到我醒过来时,他们四个人都已经溜了,只剩下我一个人赤裸裸的躺
在客厅里。」
  蜜雪儿皱着眉头盯着智雅,「怎么你从来没有和我们俩说起这件事?」
  智雅低下头,满脸通红的说,「我怕一旦说了,你们就会对爸比他们反感。
我们毕竟只是他们的玩物,知道了真的对你们无益。」
  杜洛此时已经抓到了要点,「智雅,看来你就是你们三人被追杀的原因了!
你和那手机就是人证物证!我相信你现在肯定已经知道那个国字脸男子是什么人
了,对吧?」
  伊娃也紧张的插嘴了,「那手机在哪里?是不是还在你家里?」
  智雅被他们两人不停的追问,一时之间不晓得应该先回答谁的问题。杜洛走
过去把她抱在怀里,柔声说,「乖,小宝贝,我晓得你已经知道那个国字脸男子
是谁了,所以你很害怕,但是害怕是无补于事的。只有把他们都绳之以法,你们
才会有安乐日子。告诉我们那手机在哪里。」
  泰勒好奇的问,「智雅,到底那个人是谁啊?」
  蜜雪儿白了她一眼,「那个人最近经常出现在电视杂志报章上。」
  泰勒睁大了双眼,「那个人就是爸比他们国家的首相?」
  智雅犹豫了一下后终于点了点头,「我之前太自私了……我怕你们一旦知道
他们的真正目标只是我一个人就会遗弃我,把我交出去……所以我一直不敢说我
知道首相的私隐。」
  泰勒听了马上倒抽了一口凉气,「他屌上那个印记知道的人肯定不多。就算
没有手机里面的照片或许是视频,只要你把他这特征说出来,民众也会相信他确
实与你发生过关系!难怪他们不惜一切要置我们于死地!」
  蜜雪儿补上几句,「他们当时肯定是非常醉了,所以醒了后根本就不大记得
拍照这件事。后来爸比他们出事了,那首相就开始担心那天晚上会不会在你家里
留下了一些蛛丝马迹。他同时也怕你可能会向我们两人透露了那晚的事情,所以
干脆就把我们三个一起都干掉!就算我们把你交出去也无补于事。我们三个人不
死,首相是不会放心的!」
  伊娃有点不耐烦了,「那手机现在到底在哪里?那可是你们的救命稻草啊!
只要把那些照片视频公诸于世,他们就倒台了!」
  智雅想了一下,「那天晚上我睡着之前依稀记得那手机被扔到客厅沙发底下
了。我醒过来后对整件事情感到非常恶心,所以当时也没去找那手机……」
  「那就是说手机此时还在你家里了?」伊娃凝视着智雅,非常谨慎的问。
  智雅点点头,「嗯……」
  「好!」伊娃脸色突然一冷,手上多了一把手枪,「那你们可以去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