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零八章 再遇田秋兰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零八章 再遇田秋兰
红姐确实如她所说,子宫后移,很难受孕,为此二人格外努力,唯恐不孕不
育这事落在自己身上。当时娱乐生活又那么少,晚上面对着美媳妇,你说你不做
点啥?好女费汉啊。人都说啊,婚姻中的性事是有规律的。
  刚结婚第一年,那是时时想做,二三年天天想做,30岁以后,期期,45
岁以后,月月,55岁以后一年做一次就不错了。
  二人既有刚入温柔乡的激情,又有摆脱不孕不育的迫切,做起来更无节制一
些,回到家有时候红姐坐着饭呢,叶南飞在后面就搂住了,红姐:「别闹了,还
做饭呢,哎呀,,,,」但没挣扎几下,就被叶南飞的激情给燃烧了,转过身吻
在了一起,毕竟憋了一白天了,在店里现在有徐晓娟的帮忙,骡子他们几个也进
进出出的。
  有时叶南飞反而喜欢白天做了,看着红姐那诱人的身材,美丽的面容,更让
他欲罢不能。红姐那迷醉,动人的状态和表情更让他痴迷。时常的就要来一发,
在开始干别的事,干的时候,还你浓我浓的,时而凑上去亲一口,真是粘似胶,
甜如蜜。俩人你挑水来我浇园,你织布来,我耕田。
  他俩甜蜜蜜了,可苦了人家华姐俩口子。激情的四人行一去不复返,叶南飞
给出的借口是计划生育工程,生育大计优先,一切活动必须让道。弄得华姐俩口
子极其郁闷。
  一天,叶南飞正和红姐她们在店里忙活,华姐冲冲忙忙的来了,叶南飞没来
得及躲,被华姐抓着拽进了后面的库房:「小飞啊,昨晚上那个死猪,没弄几下
就软了,整得不上不下,火烧火燎的。」说着欲火熊熊的看着叶南飞。
  叶南飞:「华姐,大白天的,外面还竟是人呢,再说,我得留着给红姐。」
这么一说,反而让华姐不满意了。
  华姐:「咋的啊?结了婚了就不待见俺们了?都给你红姐?给我留点不行啊?」
说着搂过来就亲。叶南飞还真没有办法,不忍心硬拒绝她,半推半就的就办上了。
华姐应该饥渴很久了,当那肉茎插进去,就如一个毒瘾犯了的瘾君子吸上了那么
一口。
  干倒激情处,华姐的声音真的很难控制的住,吓的叶南飞时不时的就伸手捂
她的嘴:「华姐小点声,外面人听见。」
  华姐:「小飞,你别不理我行不,啊,,,,,唔,,,嗯,,,你要憋死
我啊?小飞啊,离开你我受不了啊,啊,,、」
  叶南飞:「好,好,小点声。」
  当略有疲惫的叶南飞和满面潮红的华姐出来的时候,红姐瞪了他俩一眼,屋
里还有徐晓娟,骡子他们几个,看着他俩憋不住,哧哧的乐,一看这俩人在后面
就没干好事。
  叶南飞弄得满脸通红,心理这个叫苦啊,男人沾花惹草,怕就怕粘手上甩不
掉,关键这花还不是他去拈的,是主动蹦他手里的。闹心不?
  华姐:「你们几个笑啥?没见过姐弟俩亲热,说个心里话啥地?我看你几个
要敢出去嚼舌头,我不弄死你们。」吓的那三小子夺门而逃。华姐转身赶紧溜须
红姐,红姐对这个死党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很无奈。华姐还好说,关键被抛弃的
珠子怕心理那关很难过,不知会对他们之间的关系造成多大影响。
  在叶南飞和红姐不懈努力耕耘下,三个月后,终于发现有怀孕迹象,二人重
视的不得了,特别是红姐,一块的死党们,孩子都上学打酱油了,唯有自己一直
不争气,这下终于怀上,格外的珍惜。二人决定,买个楼房,不能让孩子生活在
这么狭小,脏乱的平房。
  那时候买房不容易,楼房多是各机关,企事业单位的福利分房,不是商品,
没有买卖这一说,但在天朝,啥都按规定办,屁事干不了。也有一样好处,只要
找到具体办事的人,啥事都可以通融,实在不行,还可以特事特办。还记得那个
和四哥他们舞会打起来的周浩宇么,已经转业回到地方,就是土地部门。在通过
他找人,解决了更名问题。
  在距离牛马行不远的一机关小区,买了套三室一厅的房子。三万多块钱,在
当时也算天价了,卖主也挺满意,都是单位分的房子,属于干得。别忘了这时候
万元户都是稀罕物。
  新房需要收拾,住还要回平房,店里还需要照顾,够俩口子忙的了,主要是
叶南飞忙,红姐已成重点保护动物,为了方便,买了一辆幸福250摩托。在很
多家庭买自行车都费劲的年代,这傻大憨粗的幸福250绝对是耀眼的存在。叶
南飞也是跟四哥学的,这些混子们往往是新潮事物的最先尝试者,有点钱的买幸
福,没钱的可以买那种小型的外号老娃子的小黑摩托,甚至有自己用自行车改装
的。
  最喜欢这摩托的还不是叶南飞,而是骡子陆兴,每天围着它转,没事就擦一
遍,叶南飞干脆也教了他,来回跑个腿也更方便。
  这天,因为需要东西多,琐碎,必须亲自去牛马行的一百货采购。等他出来
骑上摩托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背后有人叫他:「叶南飞?」而且是女声。
  回头一看,有个女的跑到跟前:「南飞?真的是你?你怎么在这?」
  看着眼前这女的,脑子有点画魂,特眼熟:「秋兰姐?」因为穿着,发型都
变了,而且人也沧桑多了,她比红姐小呢,但现在看着比红姐岁数大。再说也有
两年没见了,在他的记忆里,田秋兰正慢慢消逝。
  田秋兰的眼泪已经下来:「咋的?连我都不认识了?
  叶南飞:「不是,秋兰姐,你这变样了,我都认不出了,你咋在这呢?」
  田秋兰:「你一直都在乌拉么?为啥不来找我?」说完眼泪更止不住了,并
哽咽起来。弄得叶南飞心也很乱。在这大街上,也没法说话,让别人看着也怪怪
的。
  叶南飞:「秋兰姐,正好快中午了,咱去吃点饭,慢慢说。」
  这时的私人餐馆已经挺普遍,找了一家干净利索的,要了两菜一汤。俩人大
体介绍了分开后,相互的情况。原来叶南飞走后,田秋兰一度挺失落也挺自责,
但没办法,自己也不敢抛头露面。还没等她情绪稳定下来,她爸妈已经为她安排
了婚事。没办法,急啊,家里是没能力保护她的,而嫁的这家的公公是区里一干
部。
  保护她的能力是有了,但这个老公是小儿麻痹患者,双腿萎缩,要拄双拐,
但为了生存,别无选择。谁知,风云变幻,那股风不知何时早已烟消云散,命运
和她开了个玩笑,她发现本可以不结这个婚也没问题的时候,已经晚了,已怀有
身孕。
  更让人哭笑不得是,本来挺有权势的公公,因为运动的结束开始势微,到后
来干脆被冷落,不得势。她老公因为背景关系,本来在一个厂里还担任干部,其
实是既无能力,也无水平,家里失势,直接导致他到门卫看大门去了,至少还没
直接给他打发家去。现在家里靠他那点微薄工资很难维持,还要靠娘家,婆家的
接济,她带孩子,别说上不了班,就是能干,也找不到工作。
  今天是让老妈帮着带孩子,自己才有空出来逛逛街,买点孩子需要的东西。
见面的欣喜,激动,还有委屈,这会因为终于可以吐露衷肠,压抑在心里的委屈,
无奈,不甘,艰辛,都可以倾诉,让田秋兰眼泪一直没断过。弄得很多顾客都露
出怪异的目光。
  其实叶南飞对田秋兰没有太多情感,接触的时间毕竟短,但因为路上发生了
亲密的关系,这酒发生了质的变化,男女之间一旦发生了性关系,就如同产生了
化学反应。总有了一种特殊的感觉,似乎有了某种剪不断的联系,责任,关心。
这不叶南飞听着,听着,就有了想法。
  叶南飞:「秋兰姐,你也用不着闹心,我现在不是卖鞋和服装呢么?挺挣钱
的,要不你在江北也整个摊子,先没本钱,就在我那拿货,卖完在给我钱。」
  田秋兰之所以过的这么憋屈,感觉困苦,其实就是看不到生活的希望,今天
看见叶南飞,并且看见他生活的很好,等他在提议干买卖,她当然高兴,一方面
可以和他联系上了,虽然并不打算有啥发展,但心里那情结放不下。另外还有了
事干,有了钱赚,这就是新生活的希望。
  田秋兰:「啊?真的么?好卖么?我也不懂啊,我也不会。」
  叶南飞:「没事,这玩应是个人就能干,就看你想不想干,我可以带你一段。」
这句话让田秋兰下定决心干,是跟着叶南飞干,她还记得那感觉,跟在他后面就
特别有安全感,有他带着还有啥犹豫的?这两年心里不是一直惦记这个男人么,
现在机会来了。
  吃完饭后,又陪田秋兰买了些东西,然后骑摩托带着她,送她回江北,开始
坐上去时,田秋兰还只敢拽着他衣服,等骑起来后,也是害怕,也是些许故意,
开始楼住了叶南飞的腰,胸部贴的也越来越紧,叶南飞感受到了那软软的富有弹
力的兔子,贴在后背很是舒服。短短的两年,她已从姑娘转变为妇女状态,身体
丰韵了许多。俩人商定好三天后在见面,决定到底能不能干。当摩托停在她家附
近,田秋兰从车上下来,迎来了周围人诧异的眼光,那一刻,田秋兰的虚荣心又
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这是好久没有过的感觉了。
  叶南飞到家后就跟红姐商量这事,红姐纠结在,怎么又冒出个姐姐来,感觉
自己受到威胁:「哪又来个姐姐啊?你咋那么多姐啊妹的?你说那小妹,一天天
的,还有那谁,内个警察,都咋回事?」
  叶南飞:「嘶,姐,你的自信心哪里去了?等哪天我带过来你瞧瞧,哪有我
老婆半点漂亮,你说咋罚我就咋罚,这些你不都知道么,这田秋兰,是当年和我
一起逃出林子内个,现在嫁给一个残疾老公,生活挺困难,再说她要是在江北开
个店,咱这不销路更宽了么?还有啊,你看看这几个小子,整天在店里转来转去
的,如果安排一个去江北,是不是他也能赚点钱,咱也省点心?
  红姐:「就你那嘴会说,谁知道你心里咋想的。」瞧着虽然嘴还硬,但反对
的意思不大了。
  第三天果然带着田秋兰来了,红姐没有太多感觉,因为正如叶南飞所说,这
女的挺普通,没结婚之前,她还有有股子知识分子气息,两年的家庭妇女生活,
磋磨的没了生机,有些委顿。但田秋兰可大吃一惊,听到叶南飞结婚心情挺复杂,
可一见人家媳妇,大跌眼镜,好漂亮啊。自惭形秽的感觉顿时涌起。
  田秋兰的家里,并不同意她出摊卖鞋,虽然家道中落,可也丢不起那人啊,
再说,这家人本来对这媳妇就没啥安全感,但此一时彼一时,没有实力就没有话
语权,失势的家庭,残疾的儿子,面对的是铁了心,强硬的媳妇,结果可想而知,
说出来,不是让你们同意的,只是通知你们一声。至于孩子,娘家,婆家换班帮
着看。
  江北分摊就在这纷杂中摆起来了,叶南飞安排猫肉帮着支撑,这孩子有耐性,
适合干销售,你听这名字,猫肉,肉筋筋的意思。每天先开五元钱,等生意好了
再给涨。有时叶南飞还骑摩托去看看。3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