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小阿姨的功夫活
小阿姨的功夫活
字数:8000字
前文链接:


5——代价

小博的电话铃声把我从睡梦中叫醒。

「小野哥哥,你还来不来和我们一起吃午饭啊?」

「嗯……」我睡得迷迷糊糊的,酒店的窗帘被拉上了,外面的阳光一点都没有照射进来。我仰头发现付姨还光溜溜的缩在我怀里呢,一条光溜溜的长腿压在我的肚子上。「现在几点了?」

「啊?你不会还在床上吧?」小博在那边喊。「我们都已经到XS街了!」
我举起手机一看,都11:30了,好家伙。「我估计是来……嗯……」
胸口的绿豆传来一阵酥麻,不用说,是付姨在捣蛋呢。她也被电话吵醒了,醒来就不干好事。压在肚子上的腿,也一上一下的拨弄着我正在站岗的兄弟,搞得他一下起立,一下卧倒。

「你来?什么时候到?」小博在那头说。

「我是说……嗯……我估计来不了了。」付姨的舌头我昨天可是领教过了,昨天回来房间后,她在我身上找了不少开关呢。

「你在干什么啊,说话一次说完啊!」小博都觉得我说话怪怪的了。

那可不是么,你见过有个大美人吸你的蛋蛋,一只手还在摸你的屁眼的男人能够好好说话的么?正所谓冤冤相报何时了,自从昨晚在电梯里面我惩罚了她之后,她回来就假借帮我洗澡的名义让我出了丑,当然我也没有放过她,还给她来了个精液SPA,我还告诉她,早就被我涂过试用装了,没把她羞个半死。
不过报复完她之后,两个人真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而付姨的床被弄太湿了睡不成,只好跑过来宋姨的床上睡了。这不一大早起来,她就要开始报仇呢。
「我打哈欠呢!」我连忙解释,我怕一会要露陷,赶紧给她说。「一会晚上我要是出来,再给你电话吧。」然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付姨扭过脸来就看我笑,真的就像小孩子一样,哪里有什么姨的样子。
「G市警方,今早在TG酒店的电梯内发现可疑液体,准备进行DNA化验!」
我把手探到她身下,从密洞里取出一些粘滑的液体,在鼻子前闻了闻,微微一皱眉。「经过气味比对,我们已经锁定犯罪嫌疑人,现在派出警犬进一步取证!」
说完,我就把舌头吐出来,然后把她腿分开,一边闻,一边舔,从脚趾闻到膝盖,又闻到股间。

舔了舔,然后把头退出来,认真的对付姨说:「警犬现在已经找到了犯罪嫌疑人,就藏在一个粉红色的秘密洞穴内,现在你的洞洞已经被警察征用了,我现在要进去实施实施抓捕了。」

「小鬼,你敢!」付姨那个敢字还没落音,我就一把翻过来,骑到她身上。
「不要反抗!再反抗你就是窝藏罪犯,与罪犯同罪。」

「别闹了!小野!」付姨一边说,一条长腿一边被我分开到90度。

若说付姨身上最美的地方,还是这一条跳舞的长腿和那双充满力量的小脚,当这条腿直直伸向天花板,我几乎都忽视了大腿根被打开的罪犯的窝藏点了。我压坐在她另一条大腿上,搂着付姨的长腿,贪婪的舔着脚踝和脚侧的部分,当然我也用我的蛋蛋把窝藏点包围住,我兄弟往上抬着,贴在大腿上来回的蹭着。
「啊嗯……小野…晚上再弄,殷部嗯一会要过来……」付姨皱着眉头,一边享受,一边给我做思想工作呢。

我又含住她的脚趾,这样美丽的双脚在舞台上时勾画出那样惊心动魄的舞姿,相比一定是多愁善感的吧。心里却有点紧张,现在才刚好中午,这位殷部长不是要过来叫付姨吃饭吧?那就该到了!

「嗯啊……」果然付姨的脚趾也敏感得很,她几乎都快要忘了殷部长要过来的事情,自己都在那儿哼哼起来。我感觉到我两颗蛋蛋都被打湿了,心里痒痒的,就想往里走,可是我兄弟是往上抬头的,我只好送了搂腿的手,握住他,准备送他一程,都顶到洞口了,付姨的手机在床头柜上响起来。

「啊……真不行!」我也紧张呢,怕殷部长直接过来。电话一响,我也吓了一跳,一时失神。

付姨赶紧抽回了腿,就把身子扭开。一脚把我蹬躺下了,然后又爬到我身上,把我压着,这才去接电话。

「喂!……我才起咧,正准备洗澡咧……」

付姨仰着身子接电话,两颗尖尖的石榴很嚣张的朝着我的脸呢,用流行的话说,我这是被敌人的火控雷达照射啊!这不是挑衅么?我就想,付姨这两个弹头可是音响开关啊,可是现在她和殷部长打电话,那这两个弹头就是核武器的引爆装置了,我这时候如果去舔了它,付姨会不会和我绝交啊?

「……好咯……三十分钟左右……那个店在XS街咧……我们就到那里吃饭……」

我的好奇,还是摧毁了我的理智,我轻轻的用嘴含住一个弹头,舌头慢慢贴在上面。

「……」

电话里,殷部长正说着什么呢。付姨的身体往下一沉,像是突然没了力气似的,然后我的脑袋就被她用手压到枕头上,然后整个身子都趴了下来,我只感觉到眼前一黑,两个充满弹性的大石榴把我整个脸给死死的压着,她全身的重量仿佛都集中到了胸前,生怕我还能反抗,又左右摇了两下,这会我真是感觉到出气的地方都没有了。

「……好……一会我直接来楼下!」

我这名胸部垮塌事件的受害者,在黑暗和缺氧的环境中,听到付姨挂了电话,瞬间感觉到希望的来临,终于眼前又……

眼前的胸部移开了,不过只是为了调整我的姿势,付姨两手捧着我本来歪着的脑袋,把我放正了,然后胸部第二次垮塌。不是吧?这样真要死人的。我赶紧深深吸了一口气,争取一会多活几十秒。

我学电视里面那种被窒息的人,手脚乱挥,几秒之后,全都无力的耷拉下来,然后就屏住呼吸不动了。这个时刻表明,从昨天晚上到今天白天,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最终以我憋死在付姨的胸部下而结束。

付姨对结果非常满意,从我身上翻身下床,浴袍早不知道去哪里了,她本来也就没有穿衣服,就直接奔浴室里面洗澡去了,我还听到了她从里面反锁的声音。
回想过去的12个小时,我觉得我突然长大了很多,明白了很多。我摸了摸我肚子上的青龙和鸡巴附近的草丛,可能是这里毛发茂密的原因吧,付姨好像特别喜欢坐我肚子上蹭来蹭去的,弄的这附近的毛上面都结了一层不知道什么嘎嘎(粘液干了之后那种)。看来一会我得先去洗个澡,然后再去干嘛呢?真的去找小博玩么?

付姨洗完澡出来,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套着一条色彩斑斓的连衣裙,连给我再看一眼裸体的机会都没给。我看到如此,心灰意冷,心想我兄弟还在站岗等着立功呢,干脆就闭眼装死。她看我还躺在床上装死,就过来给我做人工呼吸把我复活了,然后亲了我一下额头,又亲了一下我兄弟的额头。

「小野,我下午和殷部长去洗头发,你自己玩。」也没说什么时候回来,回来是不是找我,就出门走了。

付姨走了之后,我又用付姨的浴球洗了个澡,出门前看了看屋里一片狼藉,也不知道一会来打扫卫生的人会怎么想。然后偷偷回了自己房间,好在就是隔壁,也没有人发现。换了身衣服出来,肚子又是咕噜咕噜响了,怎么和付姨在一起总是这么饿呢。

一个人出了酒店,到附近找了点东西吃,才下午一点,又感觉到不知道去哪儿了。

我拿起电话,想给小博打电话,后来一想和跳舞的姑娘们一起,保证也没什么好事,那都是一群疯婆子。再说小博吧,真的很漂亮,还有一双让我兴奋的长腿。可是从内心当中来说,却总觉得如果去追求她,有一种向她爸爸献媚的感觉。
我在党团虽然呆的时间不长,可是见的事情也不少,工会团委这种表演类的工作固然好玩,但是如果向上奋斗,可不是唱唱歌,主主持这么简单的。现在的我追逐女孩,追逐我的感受。当然我也知道,只要有了位子,在这个等级森严的系统里,多少女孩子为了提干,都可以向你无私的敞开,或是吃了亏也不敢声张,你想得到谁就能得到谁,可是我愿意失去掉现在这个小野去换取那种生活么?
我知道我不该把小博,扯到这个里面来。她就是单纯的喜欢我。可是在当时的我,并不能把这些分得很开,我只知道我与小博越近,就离付姨越远,就离杨颖姐越远,就离我自己越远。我知道付姨、杨颖和现在的我都会离我而去,但是至少在那一刻,我不想她们离我更远。

我站在酒店门口站了好久,有一辆空车以为我要打车,停在我的面前。我不好意思的给司机挥挥手,然后朝办公楼走去。明天杨颖姐就要回来了,还要验收成果。这两天和付姨疯的可以,稿子都忘得差不多了,我得去熟悉熟悉。

周日,办公楼里异常的安静,所有的电梯都停在1楼。我乘坐电梯上楼,经过文体部,又经过秦主席的办公室,都是黑漆漆的,我不由得又想起了付姨,若不是我那天偷听,这两天我会怎样度过呢?

道具房的门一直是不上锁的,里面没有什么贵重东西。我进去,也懒得开灯,到了里头把窗帘打开,外面的自然光很充足。那天走的时候,我们把稿子都留在桌上,我就倒在之前杨颖躺着的那个大办公椅上,拿起稿子看起来,看到画着红线的部分,耳边就会杨颖那极好听的声音。

闭上眼睛,我只当她穿着那件睡裙,就在我身边趴着呢,我与穿着睡裙的杨颖站在空无一人的礼堂内,在追光等下对着稿子,她媚眼流光,我含情脉脉,我们早已默契天成。

大约到了到了4点多将近5点时,我觉得口渴,就想去看看哪个办公室值班,
讨点水喝。刚起身准备走,就听到门口传来一个声音。

「……这里今天绝对不会有人来的咯……」

「可是……要不等晚上……」

是一男一女两个声音,我听着声音,都觉得耳熟,男的一口G市腔,女的又不像,一时又想不起是谁。又听到门锁转动,心想我撞到别人约会多尴尬?
左右一望,还好周围全是箱子,要过年了,这办公室里的屋子都要堆到天花板了,我看窗边堆的纸盒子,可能是怕雨飘湿了,有条一人宽的通道,就赶紧躲进去,就转了个弯,藏在这些盒子后面。从纸盒子的缝隙里,刚好能望见办公桌和办公椅。

「你担心什么呢……明年你到了我部门,难道还天天去开房啊……」

「……」

「你看这里多干净,多宽敞……」

我看到一个穿着衬衣,短裙的女孩背靠在办公桌上,但是看不到脸,看得出她的手向前推着,阻挡着什么。我算看明白了,现场直播啊!

「那过完年……什么时候……」

「你今天不是过来把调令都看了啦……」

「那个是说临时调动来助勤……」

「都是这样的撒……你不过来先……我怎么知道你表现得好不好呢……」男人说到表现得好不好的时候,那声音真是让人听了发抖。「你让我离不开你……我自然就要把你留在身边拉……」

我心里道:感情是李娟想要过来总部助勤,像这种学跳舞的妹子,跳了几年舞之后,就会想要到系统内转正,有个编制。但若是一般的转正,也是在基层做列车员,而且因为没有专业很难得有发展。但是如果留在总部助勤期间转正,就是科室的科员再过两年变成干事,那级别就相当于地方上站段的科长了。这个可是有的列车员干一辈子,也干不来的。

那与其到了站段给站段领导睡了,不如在这里给董科长睡了,都是一样的,而起点却比其他人高很多了。

「……那也要先把窗帘拉上吧?……唔……」

女孩看来要拒绝对方的吻,把脸扭了过来。我一拍脑袋,这个不是李娟么?我来的第一天就是她带我参观的后台,特娇气特爹的一个妹子,怎么今天也害羞起来了。看那表情,似乎也不是害羞,甚至有些讨厌在里头。

「好啦……董哥……别急撒……唔……」李娟想撒娇应付下,结果话没有说完,她扭过来的脸,被一只大手托着下巴给拧了回去,接着就是口水的声音。我心里一惊,董哥?难道就是那天吃饭的时候,看上去很憨厚,四十的人了都没找女朋友的董哥?我继续从盒子缝里往外瞄着。

那只大手在李娟胸前捏了两把,就把衬衣给掀开了,然后又把胸罩往下一拉,李娟胸前两只柔软的小兔子就蹦了出来,虽说不大,但形状挺好看,圆鼓鼓的挺饱满。接着就看到一张嘴整个给含了上去。

这会我看清楚了,果然是董哥。董哥亲了两下胸脯,又掀开李娟的裙子,趴在跨间闻了两下,就去扯李娟的袜子档,哪知道胡乱扯了几下没扯开。就把李娟往桌上一推,把两只腿都抬起来,然后沿着腰,抓着内裤和丝袜一起往上提了起来。然后又把大腿往李娟身上压,李娟的小翘臀和花蕊想必此刻展现无遗了。我看不到那里的春色,只看得到李娟的皱着眉头,那表情既是羞涩,又有些耻辱。
「嗯啊……董哥……那你快些搞撒……」李娟见董哥在那里舔个没完,这个姿势又确实不太舒服,就催促说。我心想,你那里美味得很呢,我吃起杨颖姐和付姨来的时候,也是舍不得松口呢,你就好好享受吧。

董哥又舔了几下,抬起头了,看那表情却不是那种品尝完美味之后的满足表情,看得我一纳闷:难道口味不好?这东西还有什么口味啊?

李娟见董哥没舔了,就把腿抬起来,准备放下来。

「别动。」董哥把她的腿按住,一脸不悦。「你自己抠给我看……」

「嗯?」

「哎,就是你自己摸自己啊?」董哥怕是觉得自己有些粗俗了,哪里像个科长说话,又温柔的说。「你这里好可爱啊,我想看你自己摸啊。」

李娟刚仰起的头准备起来,结果腿被按住,动弹不得,正是羞恼呢,又听董哥这么样一说,顿时脸变得通红,牙齿一咬,又不能发作,犹豫了一下,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只好伸手过去揉自己的肉贝,却是不喊不叫,下巴咬得紧紧的。
「你都不会叫的么?」董哥又低吼了一句,脸上闪过一丝愤怒。不过随即又马上回复了往常的那种温柔,反而是一脸的焦急与无奈。「哎,你这根本就不想到我这里助勤嘛?」

李娟一听也急了,拿着自己的肉贝使劲揉,我隔着这么远都听到水响了。听着这声音,我兄弟都鼓涨鼓胀的了,刚刚付姨没解决问题就走了,他正憋一肚子火呢,一听这声音就兴奋了。我心里给他所:回去!又没你什么事!不过可惜他也听不见。

「哼……嗯啊…呃……」她的下巴也松开了,牙缝里挤出一些哼哼声。
董哥的表情也有了变化,脸色显得好了很多,赶紧松了皮带,掏出一个软绵绵的东西,手指长短,耷拉着脑袋,像一条大菜虫。我才明白过来,感情刚刚搞了那么久董哥没啥反应啊,不过这会儿才这个样子,他开心也太早了一点吧?
董哥握着大菜虫在李娟的屁股上挥了两下,挥得啪啪作响。然后他竟然就要往里塞。我当时真心震惊了:他不会以为这个样子是勃起了吧?就这,可能么?
果然,董哥握着那东西并不好使,看上去挺大的,往前一送要不被压短,要不被弄弯,反正就是进不去,看得我心撩火烧的,恨不得自己出去帮他给解决了。
董哥琢磨着可能是李娟腿还被丝袜和内裤连在一起,没办法完全打开,就又连忙把一只脚从丝袜和内裤里退出来,然后把两条腿分得开开的。李娟也不愧是跳舞的姑娘,那两条长腿,随便一分,就是180度。她也郁闷得要死,生怕董哥一会还要折腾她,觉得腿趴开了还不行,两个手从腿上面伸过来,使劲把肉穴往两边掰,想掰开了些好让那条菜虫钻进去……

「哼—哼—」我看到董哥贴着李娟的屁股在那儿撞,像是弄进去了,不过生怕分开一点就会掉出来。鼻子里还发出哼哼声。李娟也把手松开来,抱着两条大腿,闭着眼睛在那儿小声哼哼。我不由得都替他们松了口气。

可没哼两下,董哥又不撞了,往下看了看,什么嘛!感情一直都没进去,也就在洞口洗了个头啊!我当时心里真着急,心想董哥你搞什么呢,就这,还要搞妹子呢?李娟哪能不知道情况啊,她睁开眼就坐起身,两条腿又踩回地上,屁股挨着办公桌靠着,又不好说什么,也不好看什么,也没有整理衣服和裤子,就捋了捋头发,等候发落呢。

董哥看到没弄进去,脸又垮了一截。看到李娟又站着了,恐怕是觉得脸上无光,一手捏在李娟的奶子上,一手捏住李娟的下巴。「我说了你要叫啊!你怎么不叫呢!」

我心里也帮李娟说话呢,人家妹子就想被你艹一回,又不是演员,你都没艹,她怎么知道怎么叫。

「董哥……疼啊……疼……」李娟被捏的疼了,用手使劲想把董哥的手推开,却又使不上劲,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了。

董哥可能也觉得过分了一些,就把手松开。又变得很憨厚很委屈的样子。「对不起啊……你这样我很难搞的嘛……要不你帮帮我咯」说完,就退了一步,又楸着李娟耳朵边的头发,往下身摁。

「唔……唔……唔……」李娟把头埋下去,我只能看到她的腰完成了九十度,屁股在那儿一撅一撅的,嘴里配合着发出一些呻吟,想必是在舔那条菜虫了。咬了一会,又见她干脆跪下了,也不知道是她自己想跪,还是被楸着跪下的。
「唔……」李娟的声音突然变了,之前是含着冰棒的那种呻吟,突然就感觉成了溺水的那种挣扎了,哼了好一会,才「哇」的声在那儿一边咳嗽,一边吐口水。有看到她缓缓的站起来,可能是跪在地板上太久,膝盖跪疼了,站起来还战战巍巍的。

「娟……你真是对我好……」董哥的声音里,露出一些兴奋和喜悦。我又看到李娟靠回到办公桌边,一脸通红,头发散乱,还在那儿咳嗽呢。

「董……董哥……你家伙太大了……快给我……」娟一边喘着气,一边娇滴滴的说着。然后把屁股一抬,躺到办公桌上,自己把腿抬起来,像刚开始那样两手在私处掰着、揉着,却是一改之前的羞涩,一边揉还一边呻吟。「嗯……快点……嗯……」

「小娟,我就说你最懂我……」董哥声音都哽咽了,回想起付姨曾经说「有几个女孩子有时间懂你。」心里不禁默默好笑,那确实董哥要是正儿八经谈恋爱的话,这会儿李娟早就甩他耳光走人了,那儿有时间懂他。

董哥就是董哥,有人懂了他,他还是比较争气的进去了。嘿咻嘿咻就在李娟的屁股上撞了起来。一边撞,还一边问呢:「小娟,爽不爽?……嗯?……你董哥行不?」

李娟哪能还不开窍,自己一边揉着奶子,一边哼哼说:「爽……嗯……董哥呃……好强……」

董哥抽了几十下,呼吸就急促起来,又问:「小娟…嗯…到……没到?」
李娟闭着眼睛,边哼哼边答着:「你快点啊……我要到了……到了……」
董哥一听,一时十分得意和开心,就开始加速。

「啊……」李娟发出一声惨叫,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两条腿本来在空中晃啊晃,此刻崩得绷紧,看得出连腹部都本能的收紧了。我心里正纳闷,想怎么可能这么快?却又是听到一声。「啊……」

这声音销魂蚀骨,却不是李娟快感来临。只见董哥面目扭曲,原本搂着屁股的两只手在她大腿内侧,死死的揪着一块肉不放呢!那场面,触目惊心,叫人胆寒。而李娟更是疼得直哆嗦,嘴里喊着「董哥……我到了……你放了我……放了我……」

「小娟……你董哥也要到……了!」董哥吃力的在屁股上抽了最后几下,像是死劲憋着什么,脸上堆满了皱纹。他猛的抽出那条菜虫,浑身抽搐了几阵。然后又晃到办公桌靠近我的这边,

「啪……啪……」我又听见董哥挥菜虫的声音,接着又听见他说。「小娟……给哥舔干净咯……」

我看不见李娟的脸,只看到董哥两个黑不溜秋的屁股,还有李娟舔冰棍的声音,又看见董哥抽搐了两下,这就把裤子提起来,说。「李娟,你真好!你放心,有你董哥在,你过来之后,我一定留着你。」

董哥把裤子的皮带勒了勒紧,就准备往门外走,走了两步又停下来,回头说:「那个,我今天值班,还挺多事情的。这里你一会收拾下……辛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