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倒采花】【作者:不详】
【倒采花】【作者:不详】
好多人叫我“剑侠”,我喜欢这样的称呼。有很多人喜欢我,但有更多人恨我!因为我是剑侠!有了这个外号,我需要不断的让人记住我,所以这两年,我到处游历,像一个苦行僧一样。见过很多人,有男人,也有女人!好多女人喜欢我,可我从来没有当回事。直到她的出现!
  那一年,我在洛阳。在“清香酒楼”喝完酒后,我扛着我的那把宝剑,摇摇晃晃走回客栈。在一户人家门口,实在忍不住吐了出来。没办法,刚才的酒席上,各路好汉纷纷敬酒,只好来者不拒。正当我吐完起身时,一个黑影闪过。我的酒立刻醒了八分,展开轻功追了上去,也不知道是我的轻功变强了,还是酒喝的太多,我的脚轻飘飘的。
  慢慢追上了,我才看清楚是一个黑衣人驮着一个男人,最奇怪的是那个黑衣人是个女的。难道是倒采花?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果然,那个女人在一片树林停下来了。
  地上那个男人嘴被堵住了,可还是不停的挣扎!那个女人“咯咯”笑个不停,边用手抚摩男人的脸,边道:“我有不会亏待你,要不是为了练功,我才看不上你呢?今天是我第一次,便宜你了!”边说着就解开了解男人的扣子,边取出男子嘴里的物事。
  我躲在一边快要笑死了,世上居然有这样的女人!这时男人呆若木鸡,任凭那黑衣女子摆布!
  这时候的女人素手轻伸,探向男人的胯下,隔着裤子在淫根上捋弄,蛇腰扭动,肥臀往上一挺一挺的,让坚硬的肉棒挤压骚痒的淫洞口,研磨突起的阴蒂嫩肉,使没几下,男人便唉哟、唉哟的鬼叫起来,“啊…轻点!……轻点……啊!
  好痛!……好痛!……”女人啼笑皆非的用力一拍他的屁股,娇嗔的说道:“小鬼!一会儿要用力,一会儿要轻点,怎么这么难伺候?……起来!起来!”“……真的很痛嘛!我要把你裤子脱下来,看看到底怎样!”那女人狼吞虎咽般扒下男人的裤子,一根翘得老高的肉屌弹了出来。
  女人坐起身来,一手捧着他的阴囊,一手抓握阳根,仔细的审视起来……只见刚发育完成的玉茎,粗细适中,棍身显得特别的修长,通体白皙光滑,坚硬似铁,热度烫得炙手,小龟头只探出半个脑袋来,有一小片破皮红肿,马眼口流满了透明晶莹的液体,小腹底下只长出数丛短短的阴毛,可爱极了。
  “不碍事!你太激动了,擦破了一块皮罢了,待姐姐亲亲它就没事了!”说完拿香舌在囊袋和棍身上先舔吮了一遍,男人已舒服得喔喔直叫,女人轻轻的翻开包皮,露出红通通的龟头和一些白色的垢物,用手指稍一擦拭,便整个含进嘴中,舌头才刚绕着龟头棱子咂了两咂,就听到男人大叫:“啊……啊!姐!
  ……姐……我忍不住了!唉呀……姐呀!……好舒服……好……舒服!”然后就是一阵哆嗦,龟头在嘴里一胀一胀的,又浓又稠的阳精如排山倒海般向着喉头喷灌而入……已经熟悉男精的味道也深知它珍贵的女人,毫不犹豫的全数吞了下去,还怕浪费似的,将整个肉棍舔舐了一遍。
  男人一脸不可思议的瞪视着胯下的美妇,在她如花的娇靥上布满骚媚的浪态,嘴角还牵着一丝白色的精液,有说不出的淫靡魅惑,肉屌又再次的充血肿胀,呐呐的问道:“!……那?能吃吗?”
  女人娇媚的白了他一眼,说道:“那是姐姐疼你!你还贫嘴?”说完玉手用力的撸动手里的肉茎……男人傻傻的楞着,将阳物凑向女人嘴边,女人假意的轻打了一下他的屁股,便专心的吞吐、吮咂起来……此时的女人早已快忍不住了,两片阴唇又红又肿,子宫里空荡荡的,恨不得有任何东西来填补,闻言娇声说道:“真是得寸进尺的小滑头!你躺下来吧!”
  女人一手拨开蜜唇,对准火烫的阳茎坐了下去,只听“噗哧!”一声,那根热腾腾、硬梆梆的淫棍已尽根没入湿滑的肥穴,紧抵子宫,期待已久的花心立时喷出一股悸动的浪水,不由从喉间发出愉悦的呻吟,肥嫩的雪臀一前一后、一上一下的扭磨、甩动起来……男人只觉得自己的肉屌进入一个软绵绵、滑腻腻、温热非常的地方,有难以言喻的舒畅,更有难以忍受的冲动,便一把扳下女人的上半身娇躯,两只手向后抓着她白嫩的圆臀,嘴里死死的啃咬住一粒垂下的奶头,屁股开始不断用力向上挺耸……“啊…啊……好舒服!……姐……姐!这个就是……肏屄吗?……啊!太棒了……我要天天……肏……,姐…我要天……天肏你……我肏死你……我……肏死你……啊……我不行了……喔…姐!……喔!好姐姐!我出来了……啊……出来了……”“嗯…嗯……嗯…哎呀!砚弟!……轻……点!你……顶到我……的花心了……啊……啊!…好弟弟!肏死……我……吧……你天天……来……肏我,……姐姐的……浪穴等你……喔……喔……啊!慢点!……等等……我,啊……我死了!你……烫死……我了……”这个时候我只得跳出来了,“住手,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你们在做什么?
  ”女人打量了我一下,道:“敢阻挠姑奶奶的好事!”女人跳起来,给了我一剑,我用剑柄格开。顺势绕到女人身后,拍了她一下。
  女人转身拦腰一剑,我拔剑挡开,笑道:“好功夫,可惜不学好!”女人恼怒了,“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厉害。”说着,剑风一变,剑法诡异无比。
  一晃,身形飘到我面前,照着我的面门就是一剑,我差点被刺到。可我剑侠的名声也不是盖的,没个三脚猫也不敢出来混。她快,我比她还要快!十个回合,我一剑抵在她的咽喉,这时才看清楚她的面庞。她长得居然很漂亮,身材也不错。
  哎,干这行真是可惜了。
  “看什么,要杀就杀。”“我可舍不得杀你。”我收起了剑,道:“你走吧,以后不准再干这种事!
  ”“放我?你不会想出什么法子折磨我吧?我不会感激你的,我要报仇!
  ”“我等着你!”女人提着剑,走了!我把男人也放了,告诉他我是剑侠!
  干完这件事,我也很高兴,哼着小曲回客栈。这一夜,我梦到自己被人头上套了个口袋,背在了身上走了好长的一段路!
  第二天,当我醒来,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睡在一张柔软的床上,身上没穿衣服。最奇怪的是我的边上躺着一个同样没穿衣服的女人。她正笑眯眯地看着我!
  我一下子傻了。“怎么会这样?”我问她!
  “那要问你自己了!我怎么好意思说!”“啊,是你!”我才看清楚那女人是昨晚的那个,“你害我!”“是又怎么样?我要你娶我,不然,我就去报官。
  现在门口有很多我买通的人,只要我一叫,马上冲进来,到时候有你好看!
  ”完了,完了。这回我麻烦了,要是让别人知道我剑侠干了这种事,那我以后怎么混,就是被人看到我光着下身我也不用活了!“你想怎么样?”我问!
  “娶我!然后听我发落你!”“好吧!”在一张“和约”上签字后,我就成了“她的人了”。“和约”注明做十天夫妻,过期作废。也就是说我要与这个女人过十天,可我一个时辰都过不下去。
  一个简单又隆重的婚礼第二天在洛阳最大的酒楼上演了。新郎是区区在下,新娘是那个可恶的女人。整个婚礼我都没有直接参与,我只是在一旁看着,似乎今天出嫁的我。这个女人居然打着我的名头广发英雄帖,洛阳一带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了。“铁马镖局”总镖师司马空排着我的肩膀,道:“老弟艳福不浅嘛,弟妹一看就是贤妻良母。”“大概是吧。”我没有告诉他,我还不知道我这准夫人叫什么名字!
  拜堂时,我居然觉得自己一辈子就毁在她的手里了。拜过高堂,那女人用胳膊撞了我一下,低声道:“这两个高堂怎么样,十两银子雇来的!”总算闹完了,该入洞房了!这该怎么办呢?在下守身如玉了这么多年,难道就毁在这个采花贼手里,说什么都不行!那一夜我睡在马厩了,那女人倒也没有为难我?似乎她只要嫁给我就达到目的了!第二天,店小二发现了我,我说本大侠正在练一门绝世武功!
  女人“咯咯”笑着走来,手里摇着一把扇子,道:“哟,相公怎么就睡在这儿,今晚来我房间,让奴家好好服侍您!”“免了,消受不起!”我瞪了她一眼,“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要找我做老公呢?”
  “因为,你猜呀!”说着转身走了!
  凭着我在江湖上的名声,很快我就从丐帮那里知道这个女人的底细。女人叫柳燕,“中原第一剑”柳腾空的小女儿。
  当我揭穿女人的底细,女人并没有惊讶。她说道:“不错,我是叫柳燕。明天,你跟我回家就知道了。”她把我带到一所宅子前,说道:“这就是我家了,相公我有一事相求,希望你答应我!”说着就要一拜。这是我见到她以后最正经的一次,她眼中居然有泪花!
  我实在胡涂了,看她这副样子,心也软了,就答应了她。
  宅子里传来了刀剑砍杀声,女人来着我就跑进去。来到大厅,一群人正围着一个老头。老头全身是血,正气凛然道:“金竟,有种咱们伸伸手,以多胜少算什么英雄!”“好啊,柳老头,也让你死得痛快。”两人斗在一起,老头一把剑上下翻飞,每一招都凌厉无比,不愧是使剑高手。
  可那个叫金竟的也是一个好手,一把刀在手护住全身,不留一点破绽。一看这情形,老头必输无疑。果然,两百回合,金竟一刀砍在老头肩上!
  女人早就留意着战局,一看这样,赶紧一拉我的袖子,低声道:“相公,求你!”我哪有不明白,赶紧在这时候现身,拔剑刺向金竟的手腕,逼着他变招。
  一时间两人全愣了,都看着我,一个是感激,一个是愤怒。
  “你是何人,这里没有阁下的事,请回吧?”金竟道。
  “错错错,我先回答你,我就是剑侠!这个名头是不是有点臭屁,没办法,我就是这么厉害。”每次说到我的名号,我都忍不住得意。“还有,你现在要砍的这个人,是我那个那个岳父,你就等于我半个爹,我怎么可以不理?”说着我向女人吐了一下舌头!
  金竟气坏了,老脸铁青。“好好,找死。”抡刀便砍。
  我刚才的态度,一般是真,一般是假,是为了让他动怒,我才有机可趁!果然老头一发火就跳了上来,我顺手一挡,他一招“开天辟地”,我回了一招“仙鹤晾翅”。一刀一剑相碰,我立刻知道他有多少的功力,不低。大概有我十四岁时候的水平吧!
  老头一味的砍,我一味的挡,偶尔还两招。那情形就想刚刚一样,就是金竟换了个各。女人看出其中的奥秘,扶起他的父亲在一旁笑!
  金竟也看出自己不妙,可自己好象掉进了一个怪圈,想停停不了!他的一帮手下以为他占了上风,在旁不停呐喊。他有苦说不出。
  游戏玩够了,我一剑抵在他胸口。女人来劲了,笑眯眯道:“你服不服?”
  “服了,我服了!”“那好,以后再也不要来闹事了,发个毒誓!”等他发完,带着他的手下,灰溜溜地走了。
  “燕儿,这是怎么回事?”老头忍不住问。
  “爸,你先进去,我待会儿告诉你!我和他有话说。”说着拉着我来到一个花园。
  “谢谢你救了我爸,你是不是有事要问我,问吧?”女人温柔的说。
  “大概情况,我都知道了。嫁给我只是为了让我做这件事,是吗?”我问。
  “是的,我爸和金竟有仇,金竟说会来报仇的,我知道我爸爸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我想代父出战!”“这个跟倒采花有什么关系呢?”一想起那天的情形,我们都笑了!
  “我得到一本书,说有种武功很厉害,但要采阳补阴才可以练成,所以有了那件事。为了爸爸,我可以牺牲自己的,那天是我第一次作案,哪知道遇到你这冤家?和你过了几招,我就知道我就算练成神功,也不是你的对手。”“于是你就想办法下了一个圈套让我往里钻?假手于我,为你做事?是吗?
  ”“你要这样想我也没办法。要杀要剐随你。”女人一副可怜的样子。
  我怎么下的了手,女人可能摸透我的脾气。哎,难道我就这样被她玩于股掌?
  我作势要拔剑,女人叹了口气,说道:“你就不想知道那天晚上我用迷香把你迷晕,然后带回客栈后的事情吗?”
  我的剑“当”的一声掉在地上,她吃定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