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倚天屠龙记之赵敏与杨不悔】【作者:不详】
【倚天屠龙记之赵敏与杨不悔】【作者:不详】
话说周芷若随同赵敏和张无忌同返武当,一路上虽周芷若早已和张无忌翻云覆雨过,但碍着赵敏在旁总不敢太过明目张胆,所以一直言守规矩,这日来到武当山下,却换周芷若不敢上山,毕竟宋清书因他而死,虽周芷若已改过,但在武当派心中终究有些疙瘩,也因这次上山是主持赵敏和张无忌的婚礼,虽然同样能常伴左右,但毕竟不想亲眼看到心上人雨他人结婚,张无忌也不勉强,只嘱他小心留神,便同赵敏上山了。
  由于赵敏身份特殊,张无忌和武当上下并不想招摇,只是拜拜天地,摆几桌酒席也就是了。明教阳逍等人也亲自道贺。一天张罗辛劳自不在话下。张无忌也给大家促拥着进了洞房,大家都是年长之辈说笑了几局也都离去。
  张无忌掀起红头纱,只见赵敏薄施脂粉,分外艳丽照人,张无忌心一荡,搂住赵敏说:敏妹我终于娶到你了。回想前尘,只觉得又是甜蜜又是惊险,我们以后就遁入深山,再也不要理事上的闲事了好吗?
  赵敏虽伶牙俐齿,但在这洞房心动的时候也变得紧张起来,指点了点头,张无忌和赵敏喝了交杯酒,宽了衣裳,张无忌但见赵敏身躯微微颤抖,想是初经人事,当然不免有些紧张,便抱住赵敏,吻了吻樱唇,赵敏在耳边轻声说道:你和芷若已经……已经做过了?你们一路上神情古怪,当我看不出来?
  张无忌:对不起啦!为夫今天一定好好补偿你。说着将赵敏的肚兜除去,雪白的肌肤以隐隐透出粉红,赵敏有元人的血液,身材比起汉人较好,傲然挺立的双胸正随呼吸上下起伏,以证明这个道理。张无忌爱怜的含住了赵敏的乳头,轻轻的又咬又舔了起来,赁一只手也不甘示弱搓揉起另一边的乳头。
  赵敏:呵……可真痒……你……那可真大……我可……不行。
  张无忌露出昂然的肉棒,吓得赵敏手足无措,张无忌不答话,轻轻将赵敏的腿分开,肉棒便往赵敏的小穴刺了进去,一举刺破了处女膜,突来的疼痛只疼得赵敏紧咬朱唇,斗大的眼泪滴落了下来,张无忌吻了他的泪痕。
  张无忌:等一下就好了。这是必经的过程张无忌轻轻的将肉棒在赵敏的小穴中抽了起来,赵敏渐渐觉得疼痛以去继而代替的是未曾经历的快感,臀部不由自主的向上迎合,张无忌知道可以了,便逐渐加重了力道,只插得赵敏呻吟连连,忘记身在武当了,张无忌突然将肉棒抽了出来,赵敏一时愕然只呆呆的看着他。
  张无忌躺了下来,示意赵敏在上面坐下来,说:敏妹你是元人,精善骑马,怎可不表演一下呢?
  赵敏红着脸,手扶肉棒轻轻坐了下来,只觉得肉棒进得更里面了,不由自主的动了起来,张无忌本笑着用手扶住赵敏腰身,但眼看到赵敏硕大的乳房随着赵敏的摆动不停跳动着,便伸手抓住了双峰捏了起来,赵敏动了一会渐渐觉得高潮已来了,呻吟生越来越响,终于无力的倒在张无忌怀中,张无忌将肉棒抽了出来,到了赵敏的背后。
  张无忌:敏妹怎可如此自私?不是还跟我算帐吗?怎可这样就休兵呢?
  张无忌捧起赵敏的臀部将肉棒由身后刺了进去,不料说笑间没有看准,竟刺进赵敏的后花园,只痛的赵敏连连捶床:你……你便仅欺负人家!
  张无忌连忙抽了出来,说:真对不起。换为夫露点骑马的功夫给你瞧瞧。这次对准了赵敏的小穴,一口气刺了进去,俯身便去吻赵敏的后颈。因为小穴已湿,便大力的抽插了起来。
  赵敏:好……无忌……好哥哥……你插死我了……张无忌:敏妹你的小穴可真紧,还会动呢!真好……吸得我快受不了了!
  张无忌将赵敏翻了过来,逐渐加大了力道,大出大入得在小穴中抽插着。又俯身下去吸那赵敏的双乳,使得赵敏呻吟连连,正当床上进行着激烈的战争时,床下竟有一人脸红耳赤的躲着。原来这人便是杨不悔,道贺众人中大多是张无忌的长辈或部属,谁也不敢闹他洞房,但杨不悔和他们年龄相近,本想躲着偷偷下他们一跳,那想到喝了一点酒,不小心睡着了,直到床上激烈的摇动开始时,他才被惊醒,却也不敢就这样出去,只希望他们赶紧收兵,好偷偷溜走。
  哪知道张无忌身有九阳神功,比起常人持久许多,只听得杨不悔心情激荡,原来殷离亭中年得妻,爱护有加,在房事之时也是温柔有加,杨不悔哪曾见过如此激烈的房事,不由得心猿意马,想赶快回去和丈夫相聚。
  张无忌在不停的抽插中逐渐获得快感,又不忍赵敏处子之身,遍野不在坚持将精液全数奔入了赵敏的小穴,将头埋入赵敏双乳间呼吸着甜美的脂香,赵敏也累得气喘吁吁,歇了一会,便推了推张无忌:我要去洗澡了,这样那能睡啊?吻了吻张无忌便穿衣而去,张无忌也跳了起来:我跟你去……便冲了出去。
  杨不悔心想好机会哪敢迟疑,连忙从床下钻出,来不及整理衣裳便要出门,哪知还没到门口便又看到张无忌回了来。
  张无忌呆了一下:六师婶,你……有事吗?张无忌看到杨不悔衣裳不整,头发中仍有床下的灰尘,便已知道刚刚他躲在床下,但也不好说什么?
  杨不悔:我……我本来要找你……算了明天再说吧!说罢红着脸冲了出去。
  杨不悔回到房间看到殷离亭已睡下,不忍将他唤起,只能自己用力的摩擦腹部,但在怎样也无法熄灭心中那把欲火,迷迷糊糊间睡了去。
  隔天一早,张无忌向大家说明退隐的念头,并向大家约定只要一找到好地方,便捎信前来,午餐宴毕便辞别了太师傅和众师叔师伯待同赵敏下山去了,来到山腰忽然有一人从一旁窜出,赫然便是杨不悔。
  杨不悔:郡主,藉你丈夫一谈可以吗?
  赵敏已从张无忌口中得知昨晚经过,也知道他们有要事要谈,便约张无忌到山下周芷若处相见。张无忌满腹怀疑随同杨不悔来到树林中。
  张无忌:六师婶,有什么事吗?
  杨不悔脸红了一下:我们不是外人,我便跟你直说吧!我跟离亭结婚甚久,但从无子息,我知道你医术精湛,便来相求,你六师叔口中不说,但我知道他颇希望能有小孩的。在加上青书那小子使得大家不如以往开心,我们想生个儿子也好。
  张无忌:说这等事情急不来,不过只要你们身体安康要生个儿子想必不难,我先帮你把脉吧!
  张无忌将手搭住杨不悔的脉搏,杨不悔全身一震,原来他不由自主的想起昨晚的是,心跳加快。
  张无忌沉吟着不说话。杨不悔急道:怎地?是我身体不行吗?
  张无忌:六师婶你身体很好,除了心跳有些快以外,也没异状。我只是想,或许……或许问题出在师叔身上。毕竟他已入中年,身体又曾被敌人大损过,再加上……武当心法以绵密为主,讲究修心养性,或许这是原因之一。
  杨不悔:那难道没有其他方法吗?
  张无忌摇了摇头:其实也并不一定要生个儿子,人生于世但求适意,师婶也不用太过心急,或许我料错也说不一定。
  杨不悔心慌之下,便感到头晕眼花、站立不稳,张无忌忙抢上扶助,忽然张无忌只觉腰身一嘛,坛中气海两穴已被杨不悔点住,杨不悔跪了下来,向张无忌磕了头:我这是为殷家求你了。
  说毕,杨不悔一咬牙,将张无忌的衣裳除了去,又将自己的衣服除去折好放在树下。张无忌心一跳,已知道杨不悔的用意,但是他毕竟是长辈,这种事情如何做得?连忙催动九阳神功想冲穴道,但所被点中皆是要穴,谈何容易。眼看着杨不悔将外衣除去,那传自纪晓芙的高挑身材,丰满的胸部,正随着杨不悔的一举一动,在张无忌眼前摆动着,张无忌心猿意马下更是冲不开穴道了。杨不悔缓缓来到张无忌面前跪了下去,将软垂的肉棒含在嘴里,慢慢的舔了起来。
  杨不悔虽不善此技,但以刺激的肉棒越便越大,将小嘴都塞满,最后连呼吸都有所困难,杨不悔才依依不舍的将肉棒吐出。站了起来,想将自己的小穴对准肉棒插进去,但以站着来说谈何容易,正想将张无忌放倒,突然张无忌的双手扶住杨不悔的腰身将他提了起来,怒张的肉棒对准小穴便插了进去,杨不悔在半空中无可借力,只感到全身的重量使得肉棒更为深入,两脚已不自决的缠住张无忌的腰,方能稍稍解除痛苦。
  杨不悔虽久为人妇,但哪曾遇到这样粗大的肉棒,紧密的小穴仿佛要被插爆,但痛苦之中带有和丈夫所不同的快感,张无忌以手将杨不悔的身体提上提下已使肉棒在小穴中进出,口也不闲,咬住杨不悔鲜红的蓓蕾吸将起来,只吸得杨不悔淫声连连,张无忌对准一棵树走去,巨大的肉棒随着走路一下接一下深深的干入杨不悔的小穴,杨不悔此时以神昏颠倒,口中楠楠也不知说些什么?
  杨不悔:哦……无忌哥哥……你的肉棒……好大……比……可好多了……杨不悔:我……我没机会在和你……啦……无忌,插爆我吧……让我永远记住……你……和你……的……好。
  无忌将杨不悔身体往树上一靠,双手便去搓揉那不停抖动的乳房,吻了吻杨不悔的小嘴。说:六师婶,不……不悔妹妹……我要你永远记住我……张无忌将肉棒大出大入的干着杨不悔的小穴,杨不悔背靠树干,只摇的树叶纷纷落下。
  杨不悔:我……好……我好羡慕赵敏……好……好用力……将你的……都给我吧!我帮……离亭和你生个……儿子……张无忌一开始忍不住诱惑欲令智昏的干起杨不悔,此时听到六师叔的名字,不由想起六师叔的恩惠,乱伦的感觉一拥而上,不小心就将精液尽数涉入了杨不悔的小穴中。两人躺在树叶上休息了一会,才整整衣裳各自离去。
  是夜,杨不悔为求心安,也为了以后不被怀疑,便暗示殷离亭,殷离亭对爱妻照顾有加,从不让他失望,便提枪上马。轻轻的含住杨不悔的耳垂,手上的力道忽有忽无搓着杨不悔的奶子,杨不悔经历和张无忌的大战以后,只觉得心痒难骚,身体不停的扭着,殷离亭将肉棒对准杨不悔的小穴一口气全刺了进去,杨不悔模糊间只觉得此肉棒比不上张无忌的,心中若有失落,但随之而起的却是爱怜和些许的愧疚,不由的将臀部往上迎合,使殷离亭的肉棒更为深入,又将雪白的胸脯塞入殷离停的口中。
  殷离亭对爱妻呵护被至,对爱妻的反应也不奇怪,只是慢慢的抽着,杨不悔虽没有和张无忌般的快感但丈夫的柔情密意,也使他颇为感动,等到殷离亭抽差的速度慢下来时,他便爬了起来,用樱桃小嘴吸住了殷离亭的肉棒,殷离亭哪曾享受过这种滋味,只觉得甜美难言,神迷亦乱间便捧着杨不悔的头将小嘴当作小穴班抽了起来,片刻便忍不住将精液射在杨不悔脸上,这才清醒。
  殷离亭吓了一跳:对不起,我不小心就……不悔……你从哪学来的?……使得我神迷亦乱的。
  杨不悔:只要你喜欢,我可以每天都帮你吸,只是为了生育,有时也得……好了,我们去洗澡吧!
  因离亭和杨不悔一同前去洗澡,殷离亭洗完便迳自回了房,杨不悔说声要去找爹爹,便往阳逍房中走来,到了房前,看见灯火未熄,边敲了敲门进了来,只看到阳逍若有所思的望着窗外,杨不悔走到身后轻轻的帮杨逍按摩起来。
  杨不悔:爹爹,你在想什么?
  杨逍:夜了,你不去睡?
  杨不悔:我不能长半你左右,难得你来参加无忌哥哥的结婚典礼,才能再见到你,你都瘦了。
  杨逍:你和丈夫相处可好?
  杨不悔:他对我很好,爹你放心。
  阳逍:我自然知道,你和他很好,我刚刚都听见了。一个女孩家怎叫得如此大声?要知道武当山上尽是高手,一声一响也逃不过众人的耳去?虽说夫妻本如此,但……杨不悔听见阳逍所言只宭的脸红耳乐,也不说什么。阳逍转了过来,定定的看着杨不悔,叹了口气:你可真像你娘。
  杨不悔:我知道你刚刚一定想起了娘吧!
  阳逍眼中突然窜过一斯欲火,原来杨不悔刚刚发出的声音,不由自主的使他想起纪晓芙,逍遥二仙何等潇洒,风流自不在话下,但阳逍自遇到纪晓芙后,便专情于他再也不曾有过其他女人。
  阳逍眼中望去杨不悔的身影隐隐和纪晓芙的身行相叠,手一申辩想将杨不悔拥入怀中心一惊,连忙说道:夜了,去睡吧!有事明天再说。
  杨不悔仍未感觉到异状,将身体挨入阳逍的怀中便如往常向他撒娇。阳逍虽勉力克制,但手以摸上杨不悔的臀部,杨不悔此时才发现不对,挣扎想站起。阳逍手一压,便压上了杨不悔的肩膀。
  阳逍:晓芙,你何苦拒我于千里?你知道吗?我有多想你?你是回来看我吗?
  杨不悔此时才知道,阳逍将他当作娘,但却不敢大声呼叫,因为这一叫,阳逍清醒后势必羞愤自杀在武当众人脸上也不好看。
  阳逍用力的将衣服扯了开,杨不悔虽极力挣扎但哪敌得过阳逍的力量,只看到阳逍的肉棒渐渐逼近自己的小穴,这一插进去便乱了父女之伦,但却没法阻止。阳逍吸一口气将肉棒全刺了进去,小穴紧密的包覆感,使得阳逍赫然发现这不是梦幻,而眼前的女人竟是自己的女儿。这一呆非同小可。
  杨不悔看阳逍停了动作,便知他已清醒,但不忍心深责他,便吻了吻阳逍的嘴,又将自己挺立的乳房塞进阳逍的口中,说道:没有关系,就当作梦吧!
  阳逍吸了吸杨不悔的奶子,心想错误既已发生,便错到底吧!于是便将肉棒缓缓抽动,眼看着杨不悔张嘴要发出呻吟声,连忙将被角塞入他的口中,杨不悔这才醒决到这乱伦之举如何能大声叫出,便咬住被角哼哼作响,刚刚和丈夫未灭的情欲又涌了上来,阳逍的肉棒虽不若张无忌大,但久未和女人欢好,不停的抽插着要将数十年来压抑的情欲一举发泄在女儿的身上。这一来,直使得杨不悔高潮连连,想起父亲的肉棒正在自己的小穴中抽着,犯罪的感觉更加深了快感。
  阳逍:女儿……你的穴好紧……跟你妈一样……真好……杨不悔:你便当我是娘……尽情的干吧……杨不悔:爹……你真好……插得女儿……阳逍:晓芙……晓芙我终于……终于在和你……一起做了。
  阳逍自觉得不便将精液涉入女儿体中,在发射的一瞬间便抽了出来,精液全数喷在杨不悔的胸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