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老夫少妻】(年轻的貌美人妻- 阿珍)(42)
【老夫少妻】(年轻的貌美人妻- 阿珍)(42)
 字数:6036
 

               【42】
 
  清晨的空气很湿润,特别在这间乱七八糟的屋子里,没有风吹的过滤,少妇 身上的体香混合在浑身汗臭味的老头味道,对高潮后的阿珍起了催情的作用。 
  老乞丐刚才埋在美少妇的大腿中,给她夹得有的喘不过气来,现在慢慢的一 点一点的恢复中,阿珍也一时间高潮后她看着趴在身上的老乞丐,温柔的微笑着, 摸着老乞丐的头发,另外一只手则在老乞丐瘦巴巴的肋骨皮肤上来回抚摸着。 
  老乞丐的皮肤一段时间没有洗澡,乾裂的黑色,现在在一个纤纤白脂玉手抚 摸下格外的舒服,他的手抓住阿珍的乳房「这奶子好美,好美,你是我的女人, 我不许你给别的男人碰」他有点忘情恶狠狠的说着。
 
  忘了一眼严肃的老乞丐,阿珍显得有点激动,如此霸道的语言其实对她却是 一种莫名的宣言,从来没有人,男人,对她说过如此的话,虽然她也就从头到尾 跟两个男人做过爱,一个是她老公,一个是老乞丐。
 
  阿珍平时也有很多狂蜂浪蝶,有西装革履的上班族也有在校的大学生,她不 是那种放荡的女人,但她身上有一种男人无法抗拒的成熟味道,她的举手投足之 间都会引来一些男人的注视。
 
  特别是在她工作的地方,她紮起马尾,穿上黄色的麦当劳制服,隐隐约约的 乳罩带子,特别是胸前的肉在每次半弯腰的时候,格外的引人,吸引着每个男人, 因此在她的柜台前面几乎最多就是男人,大家都想跟她亲近买个套餐什么的。 
  而她是很有界限的人,她经常在下班的时候,有人有意无意都会偶遇想请她 吃饭,她都拒绝,从来没有给人任何机会,因此得到一个绰号叫麦当劳冰雪美人。 
  也就是内心封闭斯文单纯的阿珍,遇上了如此简单直接赤露露的老乞丐,才 会冲破她内心的障碍,最大的问题是,阿珍其实是个保守的少妇,第一次给老乞 丐摸着奶头的哪一天,她害怕的跑下楼回家,第一个念头就是排除法,她知道, 老乞丐卑微的身份,无法给她任何的威胁,因此在适当的解脱她的性欲下,她是 可以接受如此荒唐的情感接触,这也是她一步步越来越大胆的行为支持意念。 
  「我。我的奶……我的胸胸。你,你放心……我不会给其他的男人碰……」 阿珍这句话的确是出自她内心,她如此丰满迷人的尤物至今也就给老乞丐一人碰 而已。
 
  但老乞丐不死心「你,你最近给你男人操几次?」「啊?……没……没啊… …他都没碰我……我上次,就你搞我上次,他都很久没有碰我了……我,我也不 想让他搞……不舒服的」阿珍说着话的时候有点淡淡的忧伤。
 
  男人也是一种敏锐的动物,特别是在跟女人接触上,无分年龄,就算是八十 多岁的老乞丐也是一样,难怪这女人这么好搞,原来她男人没操她,老乞丐寻思 着,继续说「这好,嘿你只给我操就好,对不」
 
  阿珍给他搞得莫名其妙,但从他的话语中感受那一点霸道的关切:「好…… 对,就给你,给你一个人弄……」阿珍语气很轻很温柔。
 
  突然阿珍也有点奇怪:「那我不在的时候,你。你想要那个,你就弄人家衣 服啊?」「对啊,老子就撸一撸就好了」老乞丐漫不经心的说着,他不会跟阿珍 说,他上次连阿琳都给操了。
 
  阿珍有点激动:「你……你真傻,下次,少点这样,对身体不好,你要,就, 就跟我说。」「嘿嘿,你要我操你,你也跟我说」老乞丐听完很舒服的霸道感。 「讨厌……」阿珍紧紧揉住老乞丐。
 
  一番的对话,俩人拉近了不少距离,阿珍轻轻半坐起来,她翻了个身,她轻 轻的跨在老乞丐的双腿外,一头长长的瀑布垂了下来,发尖扫在老乞丐的脸上, 美丽的脸庞微微红着脸,尖尖的下巴高高的鼻子红色的嘴唇轻轻张开着,阿珍慢 慢低着头亲了老乞丐一口:「我,我是你的……我的那个,只给你用,只给你一 个人用……」
 
  边说着,阿珍轻轻解开老乞丐的衣服扣子,她半坐在老乞丐的大腿上,她的 屁股翘着给弯曲的屁股绷住十分美丽的弧形,她双手撑在老乞丐的两旁,伸出舌 头轻轻在老乞丐的耳边廝磨着,她轻轻含住老乞丐的耳垂,老乞丐感到一阵芬芳 扑鼻的气息在耳中吹进来。
 
  一阵哆嗦,好舒服的感觉,搞得老乞丐闭上了双眼,心里在想:操你妈的, 好舒服啊,这娘们真带劲儿啊……
 
  老乞丐的耳朵很髒,但在朦胧的清早也看不那么清楚,阿珍也不理会那么多, 她对老乞丐只有万般的愧疚,她也是第一次含住男人的耳朵,她之前在日本电影 上看到的,她当时也看到那个男人对着那个女人一直在舔下身,搞不懂有什么舒 服,当刚才,她享受到了,她现在是回报给老乞丐了。
 
  看到老乞丐闭上双眼享受着,阿珍满足的微笑了一下,她服侍着他,就是希 望他能享受,都这把年纪了,虽然为他生小孩是不太可能,但让他舒服却是她最 可以做到的事情。
 
  阿珍舔着舔着,从耳根往下吻着老乞丐,阿珍的嘴巴很小,因此亲吻起来, 很有触觉十分舒服,特别是阿珍的舌尖,一舔就让老乞丐一阵,老乞丐的手也没 有功夫闲着,一手托住阿珍的乳房把玩着,他的手抵住阿珍的乳头,用长长黑色 的指甲一抠,阿珍的身体也跟着一阵,两人玩得不亦乐乎。
 
  老乞丐人生第一次如此享受,他这辈子也是现在最幸福的时候,给这么一件 美丽的尤物在身体上伺候着,而人家根本不在意他髒兮兮的身体,犹如一个白色 的橡皮擦刷在一层髒兮兮的纸张上。
 
  阿珍舔到了老乞丐的胸前,轻轻的吻着老乞丐的乳头,她用舌尖在老乞丐黑 麻麻的乳晕上来回卷着,突然她轻轻咬住老乞丐,搞得老乞丐一下子:「哎呦, 我操」阿珍一下子笑了,她很久没有这样笑过了。
 
  「操,你咬我,老子捏死你」老乞丐不懂温柔,他恶狠狠的一手抓住阿珍的 乳房,大力的捏着,但毕竟是老人家力度不是那么大,而阿珍的乳房又是那么的 富有弹性,一抓,就一滑的滑走,「抓不到,你抓不到」阿珍可爱天真红着脸蛋 的回答着。
 
  看着老乞丐就要生气的样子,阿珍忙将身体向前了一下,让老乞丐的手再次 够上自己的乳房,看着老乞丐再次抓住自己的乳头,然后狠狠往下一拉,「呃… …啊……啊……」阿珍仰着头轻轻的呻吟着,这是她最敏感的地方,给这老头一 拉顿时感觉满满的。
 
  报复了的老乞丐终於哼哼的看着阿珍:「快,继续舔,别哼了」搞得阿珍脸 一阵红晕,用手捏了一下老乞丐瘦巴巴的手臂,低下头,继续舔着他那个又黑又 大又长的乳头,的确,老乞丐的乳头比阿珍大得多,当然,污垢也是一层层的多。 
  老乞丐继续闭着眼睛,他很享受阿珍给他舔乳头的舒服感,特别在他的手里, 阿珍丰满的乳房那种弹性,跟阿珍舌头那种感觉,实在让人舒服。而阿珍敏感的 乳头,给老乞丐这样一直摸着,反而她越来越兴奋了起来。
 
  她边舔着老乞丐,边用一种祈求的眼神看了一眼闭目养神的老头,她呢喃着 坐了起来,将自己那件耐克紧身运动服脱了,一下子两个硕大的吐着尖尖乳尖的 双乳晃了出来,两颗大乳房坚挺的抖动在老乞丐的眼前。
 
  阿珍头往后仰着,双手轻轻环绕到后面,解开了乳罩的扣子,两个水滴型的 半弧形乳房昂首看着开始喘着粗气的老乞丐,两个充了血深粉红色的乳头在小小 的乳晕上抖动着,一下子搞得老乞丐看得热血沸腾起来。
 
  他猛地坐了起来,面对着阿珍,他低头含住了阿珍的乳头,他用牙齿咬住了 阿珍的乳头他的牙缝很大,阿珍的乳头卡在他黑色泛黄的牙缝中间,一下子搞得 阿珍羞红了脸,她低声呢喃:「讨厌,你讨厌,每次,都要这样……呃……啊… …」
 
  突然老乞丐的手摸到一个硬硬的塑料物体,这是啥?他的手抓住一个方形的 包装,他瞪着眼睛看了一下,操,这不是上次阿珍叫他戴的那个套子吗?怎么床 上有这东西?是阿珍带来的吗?
 
  阿珍这时候才看到他手上抓着自己刚才塞在枕头下的避孕套,她顿时有点错 愕,一手快速的拿到那个套子,还没等她说话,老乞丐松开嘴巴吐出卡在自己牙 缝中的乳头,他那个神情让阿珍有点害怕:「你……你又要叫老子戴这个?」 
  「不,不……这是上次的,我不知道呢……傻瓜……你拿这个干什么?」阿 珍很怕这头发情中的老狮子,她怕他不相信,将套子扔在一边继续说「傻瓜,我 都不会让你再戴这个了……戴了,你……你怎么要射进来里面呀……你。你真傻」 阿珍羞红了脸,越说越小声。
 
  「噢,嘿嘿,我都说嘛,戴了这玩意儿,你咋给老子怀上娃娃」老乞丐顿时 眉开眼笑起来。
 
  「是……是呀……那你,你进来。进来不麻……」阿珍已经听不清自己在说 什么。
 
  老乞丐再次含住阿珍的乳头,顾不上回答的老乞丐狠狠的吸允着,他忍不住 了,他这个年纪现在已经大大超出前奏的长时间调情范围,他的下身那根毒物紧 紧的站立着,他需要阿珍。
 
  他无须在忍耐了,阿珍美丽可爱的小阴唇正在他刚尿完还有点尿渍现在则是 腥臭液体的鸡巴旁边,阿珍的下身则是充满爱液的润滑,老乞丐吼着:「女人, 操,操进来」阿珍喏喏的红着脸,半蹲了一下,她现在跟老乞丐都是面对面坐在 床上。
 
  她知道老乞丐眼花看不见她的阴道口,她很温柔的将自己粉红的阴唇送到了 那根淌着口水的毒物边,包皮是黑色的,还有一圈白色的污垢,这男人都知道是 长时间没有洗澡才有的,但阿珍不懂,她以为是男人自然形成的东西,她没有嫌 弃的将自己的两片阴唇套住了这根丑陋的龟头上,让老乞丐的龟头顶住自己的桃 源洞口。
 
  她当然不知道这是多么髒的一根东西,不然的话。她死活也不会给老乞丐插 入,斯文含蓄的她肯定会叫老乞丐洗乾净才让他插,但阿珍的性经验实在不太懂, 她当然更不知道老乞丐那种充满腥臭的鸡巴味道更是髒才会这样,但她愧疚的心 还是多过怀疑的,她轻声红着脸说:「嗯……你……插……」
 
  老乞丐听不清楚,他的屁股一下一下的动着,搞得阿珍有点不知所错:「别 动,滑出去了,别动,不然插不进来」吼吼吼……老乞丐终於将自己的鸡巴插入 这个洞内了,那紧紧的二十多岁的阴道将这根八十多岁的龟头含住了,紧紧的包 裹住。
 
  阿珍头一次看着自己的阴道被这跟东西插进来,她羞红了脸,但十分刺激, 她瞪着眼看着那根东西就这样没入自己的体内,她啊的一声,喘着气,她有点忘 情:「啊……啊……插进来了,呃……」
 
  老乞丐当然感觉插进去了,但他吃不消,因为面对着阿珍,他来回晃动着, 床板发出吱吱的声音,在清晨格外响亮,这是一个体力活。
 
  阿珍看着满头大汗的老乞丐,心疼了起来,她喘着气示意老乞丐躺下,然后 她坐在他的身上,轻轻的一下一下摇着屁股,老乞丐的鸡巴每给阿珍套一下,那 些白色的污垢都不见了一次,犹如擦枪的油布将枪桿上了一层金光闪闪的油。 
  而阿珍不知道,她的洞口已经是白色糊了一层,老乞丐腥臭的液体跟她芬芳 的爱液混合在一块,黏糊糊的,因此每抽动一次,空气的接触发出啪唧啪唧的声 音来,搞得阿珍停在耳中又害羞又兴奋又刺激。
 
  阿珍的双手放在老乞丐的身上,她丰满的屁股在没有什么肉的大腿上上下运 动着,「让我让我摸摸」老乞丐大声叫着,他想摸阿珍的乳房。
 
  阿珍的乳房很精美的那种弹性,她听到老乞丐的呼唤,她轻轻俯下了身子, 然后双手撑住老乞丐的脖子边,让自己的两个乳房轻轻的垂了下来,她也想让老 乞丐抓住自己的乳房,因为这样很舒服。
 
  老乞丐的双手抓住晃动的雪白的乳房,他紧紧的抓住,他的手力度越来越大, 他嗷嗷的发出声音。
 
  阿珍知道这个老人要射了,此刻的她完全可以突然抽出身体,不让他射进来, 但她没有这样做,她知道要让他射进来,这是一种义务,对她来说,她无法不得 不让他射进来。
 
  而要射了的老乞丐也怕阿珍突然起来,他甩开阿珍美丽的双乳,一下很大力 的坐了起来面对着阿珍,他现在犹如一头霸佔地方的狮子。
 
  他突然将阿珍绊倒在床上,阿珍给他这么一推,她软弱无骨的顺着这个霸道 的老人躺了下来,她感受到满满的那种雄性的疯狂。
 
  她知道老乞丐想做什么,她叉开了雪白修长的双腿呢喃的说:「别急……别 急……让你射,射进来的……」她将双腿紧紧夹住老乞丐的腰上,然后伸出玉手 抱住了老乞丐,让他躺在自己的身上。
 
  老乞丐的胸脯压住阿珍丰满的乳房上,他无意识的吼着:「啊……啊……我 的女人,舒服,舒服,你的穴真他妈紧,好紧」阿珍听着如此直接的污言秽语, 她害羞红着脸。
 
  「你只给老子操,给老子操……」老乞丐发疯的叫着,屁股越来越用力,鸡 巴越来越狠的插在阿珍的体内。
 
  阿珍给这样疯狂的阵仗征服了,她回答:「啊……给你……给你……操…… 我就给你一个人操,我不给人操,啊。啊……快点,快点……啊……受不了了… …我要。我要……」
 
  一下子一股浓稠的精子从老乞丐的龟眼射了出来,满满的射入阿珍圣洁的子 宫内,一股一股,虽然年纪大,但还有生育能力的老乞丐射的的确多,他的睾丸 袋邹巴巴的皮肤现在紧紧蹦在一块,他的毒物深深顶在阿珍的洞口,他的双腿用 力的踩住床上,犹如一个摔跤选手制服了对手一样。
 
  阿珍此刻让老乞丐射了进来,她感觉老乞丐的浓精沖入自己的体内,洗刷着 自己子宫的内壁,她因此有点高潮,她紧紧的抱住老乞丐:「啊……」
 
  射完了的老乞丐一下子无力的趴在丰满的少妇肉体上,他丑恶的鸡巴褪了出 来,包皮还是黑色的,但龟头却是油光闪亮着,他大力大力的喘着气,他头一回 这么带劲的操阿珍,跟上次在阿珍旧居沙发上不一样,这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很 多事情很多享受的前奏让他百倍舒服。
 
  阿珍让他躺着,虽然这老人从插进来到射不到五六分钟,但的确她也舒服了 一下,她的大腿分开着,一股倒流出来的液体混合着老乞丐那些污垢流了出来。 
  她看着这个年纪的老乞丐在她身上,她温柔着说:「好舒服……你累不累呀 ……」「嗯嗯」明显老乞丐不想说话。
 
  阿珍温柔的摸着老乞丐的头发,让他更舒服的躺在自己的身上,突然,老乞 丐不忘着用手摸住阿珍的桃源洞口问:「射进去了吗?」「嗯……射进来了…… 好多的……你每次都这么多……满满的都是……」阿珍知道他的意思,红着脸跟 他解释着。
 
  「要我吸吸吗?」阿珍看着老乞丐,她知道他需要什么。她的手摸着老乞丐 那根稠腻的阴茎。
 
  「嗯……」老乞丐闭目养神。
 
  阿珍温柔的坐了起来,她蜷曲着身体,趴在老乞丐的腰上,她用自己美丽的 小嘴含住了老乞丐的鸡巴,将他这个缩小了的东西含在嘴里,还有一些精液都给 她舔乾净了,阿珍不会吐出来,虽然老乞丐的房子够髒了的,阿珍望了望老乞丐, 她突然伏在老乞丐的身体上,撒娇似得仰着头,对着老乞丐的嘴巴亲了过来。 
  老乞丐虽然髒,虽然百毒不侵,但他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看着给他操完的 阿珍犹如蛇一般的缠着他,一来,做爱后的男人不喜欢女人继续搞,二来,阿珍 刚吃完他的鸡巴,现在要亲嘴,那怎行。
 
  老乞丐一扭头,他竟然推开了阿珍:「嗯,走开,老子要休息一下」
 
  这下子搞得阿珍愣住了,她一下子无语了,她百般热情,她万般妖娆,她对 他顺从,她让他射进来,她没有怨言的吸他的鸡巴,他现在怎可以这样对她…… 
  阿珍接受不了这样的待遇,但她不知道现在要怎么样好,是下床去洗澡,但 又怕给老乞丐骂,还是她继续殷勤服侍,但明显老乞丐现在不需要她,她的双眼 流下眼泪来。
 
  她只能轻轻的犹如一只乖巧的小狗伏在老乞丐转过去的背后,她十分孤单的 那种感觉,此刻的她看着这个刚才自己身上发泄的男人,她不知道该怎样了。 
  但温柔的她还是犹如妻子一样,看着光着身子的老乞丐,拉了拉那条髒得发 黑的毛毯盖在他身上,而她却光着身子卷缩在他后面,自己的下身满满的老乞丐 的精子,她不敢抠出来,她委屈的在后面抽泣起来……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