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羞辱残爱】(14)
【羞辱残爱】(14)
 字数:4572
 

          第十四章在他面前受尽凌辱(三)
 
  「我们的阿贝,可最是精力旺盛,不知道将多少美人儿搞得欲仙欲死呢。」 
  「哈哈哈哈哈。」
 
  台下的男人见这条xiaoxiongma一般的langquan,扭动 着黑黝黝的身子向台中央的冰漪慢慢走去,都更抑制不住心中的兴奋。
 
  「看绝世美人跟langquanXXOO,这还是头一遭。」
 
  「可不是嘛,看看那大东西,都快有一尺来长了,还在慢慢胀大。」
 
  「不知道小美人可怎么受得住呢。」
 
  冰漪看到这只折磨过她一次的大langquan,两眼如chailan g一般紧盯着自己,langquan的下身已经情欲高涨到开始露出长长粗粗 一截的粉红肉棒,煞是可怖。
 
  「不、不!」
 
  冰漪周身颤抖,不住摇头,拼命挣扎身子。
 
  已经被蹂躏得毫无力气的她,虽然现在身上的绳子都被解开,然而还是动弹 不了半寸。
 
  「先生、救我!」
 
  她俯身,想要爬向莫辰爵。
 
  抬头,与他四目相对,她发现,莫辰爵,竟在在短短几个钟头之内,完全煞 掉了自己平日的骄傲跟冷冽,他眼中蒙着一层水雾,里面有无限的温柔跟怜爱, 似乎有千言万语要与自己说知,隔着口塞,发出唔唔的声音。
 
  「先生……」冰漪用尽全身力气,又向莫辰爵爬近了几寸。
 
  她伸出手想要去触碰他,她的先生,平日英武刚强,怎奈现在被牢牢缚在一 张大铁椅之中,没有了半分救她的能力。
 
  就在冰漪爬到离莫辰爵还有三尺多的地方,langquan却已走到她的 身后,大爪子压到她瘦削的美丽后背上,微微陷入。
 
  「别碰我!」
 
  冰漪惊吓得瑟缩了一下身子,想要摆脱踩在自己后背的大爪子。
 
  「我……我不会与langgou交媾……死也不会……」
 
  冰漪猛烈摇头,吓得又留下了眼泪。
 
  大家看着她这副梨花带雨的小模样,给折磨得力气也没了半分,楚楚可怜得 仿佛没了骨头的娇弱,更想要看这只精壮无比的大langgou会让她吃怎么 样的苦头。
 
  「不会?」阿强蹲下身子,揪住她的头发,让她美丽的脖颈扬起,小脸正对 着他。
 
  「如果你不答应跟阿贝欢好,我们就会让阿贝咬你的先生了。」
 
  阿强嘿嘿冷笑。
 
  冰漪顿时失神。
 
  她其实也隐隐觉得,林蔓彤如此爱莫辰爵,不会让他受委屈。
 
  但是,林蔓彤今晚看起来对莫辰爵好冷漠,似乎还是她指示着这帮男人将莫 辰爵绑起来,她不容易先生有任何受委屈受伤的可能。
 
  「如果……我的身体可以阻止langgou……伤害先生……那么……」 
  冰漪眼波流转,快要说不下去。
 
  莫辰爵心里狂喊,冰漪,冰漪,千万不要这样糊涂,这整场戏,都是她们在 欺骗你、玩弄你,这些人,又怎么敢动我半分呢?!
 
  无奈,他心中再焦灼,目光再凄恻,隔着口塞的声音再大,却仍然无法让他 的小冰漪知道这个道理。
 
  眼看着,冰漪羞耻地垂下仍然被紧紧捏在阿强手中的美丽小下巴:「我…… 
  我愿意……「
 
  娇嫩的声音压得过低,众人都好似没听到一般。
 
  「哈哈哈哈哈,这才乖!」
 
  「大声些,让大家都听到!」
 
  阿强将冰漪的下巴扭向众人。
 
  「我……我……愿意……跟阿贝……欢……欢好……」
 
  冰漪的小脸因羞耻涨得通红,反而更令她原本过分苍白的小脸如桃花一般更 添丽色。
 
  几滴大大的泪珠从眼眶滚落,簌簌落下。
 
  看着她这副羞耻又无可奈何的样子,当真是要命一般,想让人将他压在身下。 
  「真是个不要脸的小骚货,连这种要求都主动应了。」
 
  「哎,生得再如仙女一般,也挡不住骨子里带来的狐媚子样儿啊。」
 
  「不要……不要再说……」
 
  冰漪哭得抽噎。
 
  「还愣着干嘛?没看我们阿贝已经等不及了?还不快乖乖跪好?」
 
  冰漪被男人们推搡着调整姿势,他们让她屁股高高翘起,跪在地上,手肘支 地,又强行地分开她的大腿。
 
  粉嫩的小穴,跟还在因为刚刚的刺激而缩合的小菊,暴露无遗。
 
  阿贝已经迫不及待,喉咙里发出一阵阵低低的shou般的唔唔声,仿佛, 他也跟在场的每一个男人一样兴奋,他也能知道,跪在自己面前的美人的绝世容 貌跟身形。
 
  又被训练了几个月的阿贝,如今已经不需要抹奶油的指引,就能敏捷地闻到 女人的敏感部位了。
 
  「先生……不……不要看……」冰漪无限羞耻地抬了一下眼睛,对着莫辰爵 说。
 
  这句话不提醒三个男人还不打紧,听罢,他们狠狠揪住冰漪的头发,将她的 下巴又再度抬起,强制地让她望着莫辰爵,看他脸上的表情有多心痛跟悲伤。 
  「不要……不要让先生看到……」
 
  冰漪再多的哀求也是无济于事,男人们又分别固定好她的肩头,掐住她的臀 部。
 
  毕竟,阿贝的那个大东西实在也太大了,怕猛一进入,她禁受不住。
 
  一切准备就绪,只见阿贝俯下头,嗅了嗅冰漪的小穴,伸出大舌头深深一舔 她肉缝中的晶莹爱液。
 
  「啊!不要!」受到粗糙大gou舌刺激的冰漪,不禁浑身一颤,连连哀求。 
  「求你们……不要……」
 
  阿贝仿佛也受到了冰漪哀喊的鼓励,继续探头去嗅她肉缝更深的地方,干脆, 将湿漉漉的gou鼻子直接埋在了她的肉缝间,而一条长而宽大的舌头,则不住 地舔弄冰漪的阴唇跟小洞。
 
  湿漉漉的gou鼻子,加上砂纸一般的gou舌狂舔,冰漪被弄得细细腰肢 不住扭动,而这剧烈的刺激跟无尽的羞耻感,竟然她更加兴奋,她的身体,做出 了最真实的反应。
 
  终于,她耐不住,闷哼了一声呻吟出来,脸上秀眉微蹙,人们分不清她到底 是痛苦还是愉快。
 
  她的小肉缝下面,汁水狂溢,尽管被阿贝舔吃了很多,还是混着langg ou的津液,垂下了长长的一条在下身。
 
  「瞧,小贱货有了这么剧烈的反应!」
 
  「之前可真是低估了她啊……」
 
  阿亮不断扭着冰漪被刺激弄得忍不住摇晃的头,让她一直正对着莫辰爵。 
  这让冰漪无疑更加愧疚跟羞耻,而身子的反应竟也更大了。
 
  我……我怎么会有这样羞人的反应……
 
  为什么……为什么被这条大langgou舔,会这样舒服……
 
  她又抑制不住地「噢」了一声出来,变态的男人们好似听到仙乐一般,享受 着,又辱骂着她。
 
  这时,langquan仍然将凉凉湿湿的鼻子不断拱着冰漪的花核,大舌 头不断深入去舔着冰漪的身体深处。
 
  终于,冰漪下身的粘液,长到垂在地上。
 
  「哈哈哈哈哈,好骚」
 
  阿海用手指抹起汁液,放在鼻子前面无比享受地闻了闻,大呼过瘾,然后将 这只手指毫无防备地掘开冰漪的嫩唇贝齿,塞进了她口中。
 
  「不……不……唔……」
 
  冰漪抗拒着,阿海的粗手指在她口中不断搅弄,弄得香口中津液尽溢,好不 lang狈。
 
  无比专业的阿贝,看冰漪的湿润度足够了,后爪用力撑地,将两只毛茸茸的 大爪子扑在冰漪瘦弱的双肩,而身下巨大的粉红色阳具,直接刺入了冰漪的下身。 
  「啊……」冰漪一声痛彻心扉的哀喊,langquan的大家伙实在是尺 寸空前,又肿胀到可怕,刚一刺入,已经让她痛得眼前一阵眩晕。
 
  「没关系,忍一忍,一会儿,你就会上天堂一般了。」
 
  阿贝不断摩擦小幅度地抽送着,接着,他又用力扒着冰漪的雪肩,用力向前 一挺,半个大家伙已经进入了冰漪的身子。
 
  「唉哟,这也太粗大了,看小美人浑身是汗了。」
 
  冰漪一声声地哀喊,阿贝的阳具在自己的下身不断胀大,已经让自己快要被 撑爆一般,但是他仍然还在卖力地向内插着。
 
  「求你们……不要……不要……啊……」
 
  阿贝在不断抽送中,一点一点地尽力将自己的大家伙接近冰漪的最深处,公 gou腰威力大显。
 
  而奇怪的是,在阿贝的这般蹂躏之下,冰漪,竟然有些爱上了这个无比充满、 深入的感觉。
 
  她周身兴奋地颤抖着,小腹中前所未有的充盈感,让她好是受用。
 
  在阿贝几乎将整个大肉棒全部插入她的时候,冰漪终于被体内巨大的快递逼 迫地受不住,大声的娇吟起来。
 
  「啊啊啊……啊……太……太大了……」
 
  「唔唔唔……好……好长……好满……啊啊啊……」
 
  「太饱了……要不行了……啊啊啊……」
 
  冰漪一声比一声魅惑地娇吟出来,那淫声浪语,让台下很多男人都已经忍不 住自助了起来。
 
  「太过瘾了!」
 
  「这也太刺激了!」
 
  「看她被langgou插成了那副样子~」
 
  冰漪此时,已经不用众人压制,阿贝越来越快的抽插,下下直捣她的身子最 深处,阿贝有力的冲撞,跟在她下身兴奋作浪的肉棒,产生的巨大快感压迫地她 不住强烈地扭动着蜜臀,她紧闭着眼,脸上是巨大的痛苦之情,但是懂的男人们 都知道她在享受巨大的兴奋。
 
  她也被langgou插到忘记了羞辱,忘记了莫辰爵就在自己的身前,不 自觉地抬起头,将她绝美的脖颈高高扬起。
 
  她胸前的一对椒乳,被langgou推地晃来晃去,简直就是在撅着在场 每个男人的心。
 
  「啊……阿贝……阿贝……唔唔唔……」
 
  「不……不行了……我……我要……要来了……啊啊啊……」
 
  只见冰漪全身剧烈抖动,她前后动着身子,迎着阿贝的插入,啪啪作响,仿 佛永不知疲倦的大langquan,将身下的这个小美人,插得全身香汗涔涔, 连额角的头发都湿腻在脸上。
 
  盈盈长睫不断随着langgou的动作抖动着,小脸绯红,真如一朵娇嫩 的花一般。
 
  「不行了……啊啊啊……来了……来了……」
 
  冰漪口中大喊出模糊不清地言语,她身子剧烈前后抖动几下,连臀瓣都因为 下身急速缩合而一张一合似的,她大叫一声,身子直挺挺地抽动,随之整个彻底 趴在了地上。
 
  这时候,她已经被langgou拱到了莫辰爵脚边。
 
  「恩恩……」
 
  剧烈高潮后的冰漪,急促呼吸着,久久不能平静。她觉得自己在一叶扁舟之 上,海上浮游,四肢百骸,好不舒展。
 
  娇美的脸庞上,竟浮出了一丝羞涩满足的红潮。
 
  然而,大langquan,绝对没有要放过她的意思。
 
  langquan的巨大生殖器,如人们所料,果然卡在了冰漪的身子之内 拔不出来。
 
  这条大公gou,只能抑制不住情欲一次又一次地插着冰漪,直到自己射精, 能滑出生殖器之时。
 
  阿贝大力一拱冰漪的柔弱身子,男人们再度挺着一根根支起的肉棒过来摆正 冰漪的酮体,供阿贝继续发泄shou欲。
 
  「不要……会……会弄坏的……」
 
  冰漪还没从巨大的满足感中出来,身子仍然是懒懒的,又急急被强行拉起来。 
  「装什么圣女呢,刚才你不是好享受?」
 
  「我……」冰漪无言嗫喏着,但她还没得及继续这份羞耻,阿贝在自己身后 猛烈的攻击又开始了。
 
  「啊啊啊啊啊……」
 
  她的身子,再次向巨大的快感投降。
 
  汩汩而出的蜜液,已经滴落了一大片下来。
 
  冰漪被langquan插得身子又向前移动,她干脆握住了莫辰爵的脚踝, 任由阿贝在自己下身兴奋作浪。
 
  「啊啊啊啊……好……好满……」
 
  冰漪被刺激地流泪哭嚎,不断发出自己都羞耻的淫声浪语。
 
  「不要……啊……不要……再……折磨……唔唔……我……」
 
  「看看你这副样子,享受得很,还要装什么清纯来骗大家!」
 
  「不……不……啊啊啊……」
 
  又过了不知道多少时辰,大langgou一直挺着精壮的腰不断进犯蹂躏 冰漪,冰漪被弄得死去活来地高潮了一次又一次。
 
  突然,在被langgou折磨地意识半清醒半模糊间,冰漪觉得,lan ggou的大家伙在自己体内又急速膨胀了一圈,接着,langgou几个更 大幅度的抽送跟痉挛,竟是下一秒就要射出来。
 
  「不要!不可以!」
 
  冰漪一下子从情欲的迷惑中清醒过来,她拼命想要逃开,但阿贝的下身在自 己下身紧紧锁住一般,哪容她逃离半分。
 
  「不……求你们……」
 
  伴着冰漪的哭喊,大langgou臀部几下剧烈的痉挛,一股股滚热的浓 精在冰漪体内终于爆发喷射出来,这巨大的冲击,竟让冰漪不知道第多少次跟着 高潮……
 
  langquan的下体终于从冰漪下身拔出。
 
  台下的各位,听着冰漪的声声呻吟,看着她被langgou一次又一次抽 插到痉挛高潮,纷纷也跟着节奏自助了无数次。
 
  冰漪毫无力气地伏在莫辰爵的脚边,气若游丝一般,微闭着眼睛,美丽的酮 体带着一次次欢愉过后的满足,雪肩上是被langquan大爪子蹂躏出的印 记,修长双腿分开着,小穴里还不断有langgou汩汩的精液流出。 
  她身上的渔网衣已经被langgou全都抓烂,只穿着那双渗着点点血迹 的绸缎芭蕾舞鞋。
 
  「先生……」冰漪缓缓抬起头,一双妙目中尽是幻灭。
 
  「冰漪……对不住您……让您蒙羞了……冰漪……下辈子再服侍您!」 
  说罢,她撑起自己身体,猛地撞向绑着莫辰爵的铁椅的粗椅腿。
 
  眼看冰漪额头就要撞在椅腿上,这时离她最近的阿亮,还没来得及自助完拉 上裤头拉链,就一把捞住了她。
 
  「啪!」阿亮将她重重丢在地上,狠狠给了她一巴掌。
 
  「老子们还没玩够,你就要自尽不成?」
 
  冰漪的半边脸顿时红肿,她呜咽着,
 
  「都……都已经被langgou……我……我不要活下去了……」
 
  阿亮三个又拿来绳索将她重新绑好,确保她不会再有能力伤害自己之后才罢 手。
 
  「好一对苦命鸳鸯。」
 
  林蔓彤拍起手来。
 
  心蕾随后传达命令:
 
  「众位都散了吧,明天再行通知。」
 
  虽然已经是后半夜,众人仍然意犹未尽,各各将一杯满满精液留在坐席上, 满口污言秽语地辱骂着冰漪离开了。
 
  「让我看这么肮脏的表演,可真是委屈了我。」
 
  她踩着高跟鞋,不疾不徐地上台来。
 
  「看着心中那样爱的小美人饱受凌辱,好心痛吧?我们的莫大总裁?」 
  她命人除下了莫辰爵的口塞。
 
  一恢复言语自由,莫辰爵立即发疯一般。
 
  「林蔓彤!你好狠心!冰漪是无辜的,你为什么又这样折磨她、欺骗她?」 
  林蔓彤打个手势,命阿强三个牵着阿贝离开,langquan还不住回头 望着气息奄奄的冰漪。
 
  这时候,只剩莫辰爵,林蔓彤,心蕾,还有冰漪了。
 
  「莫大总裁,我就是要在你面前,让你看到,你最心爱的女人,是怎样被我 一点,一点地蹂躏、折磨、乃至摧毁。」
 
  林蔓彤睁大眼睛,瞪视着被丢在地上的冰漪。
 
  「冰漪、冰漪,你感觉怎么样?都是我……都怪我……我是罪魁祸首!」 
  莫辰爵声音颤抖,他看着脚边这个被蹂躏地柔软无力的小冰漪,好是心痛。 
  「冰漪,回答我!看着我!」
 
  他恨不能,一下子抱起她,离开这个肮脏屈辱的地方。
 
  可惜,林蔓彤主仆并未有松绑他的意思。
 
  「莫大总裁,您再委屈几天吧,我不会给你松绑的。这几天,就由心蕾伺候 你好了。」
 
  「林蔓彤!」
 
  莫辰爵目光如剑,满是愤怒。
 
  「怎么样呢?」
 
  林蔓彤几声娇笑,重新将口塞塞回了莫辰爵的口中。
 
  莫辰爵气到像一头被困的猛shou,当真是要喷出火来。
 
  「小美人,」林蔓彤伸脚推推冰漪身子,
 
  「今天,让你想尽了欢愉,明天,可要好好折磨折磨你了,不能再这样便宜 你。」
 
  说罢,她用细高跟戳了一下冰漪的脚。
 
  「啊!」冰漪立刻痛得意识清醒,痛得喊了出来。
 
  「心蕾,一会儿把她关进地下室去,免得这小贱人光着身子勾引人。」 
  我……我这是……在哪里……
 
  冰漪慢慢醒转,只见这间屋阴暗潮湿,灯光昏黄,没有窗子,只有一扇厚重 木门。
 
  哦,这是地下室,林小姐吩咐的。
 
  今天,好羞辱……在先生面前,被郭老师舔,被阿强三个人玩弄,最不堪地, 是被阿贝抽插了几千次……
 
  想到这,冰漪又忍不住羞愧难当的哭起来。
 
  而她在想到阿贝精壮的腰身,跟巨大的阳物时,下身,竟又不争气的一片潮 热涌出。
 
  正在懊恼自己的身体反应,木门被打开,黑暗中,走进来一个身材高大笔挺 的人。
 
  这个男人,身穿西装,皮鞋精致,坐在了冰漪被链锁绑住的长凳上。
 
  冰漪跪在长凳凳脚,看男人突然到来,不由得心中不安。
 
  她这时候被穿了衣服,类似和服一样的一件长衣。
 
  胸前的衣襟叠起,是一个深V的形状,隐约地露出半个雪胸。
 
  而衣摆,也是开的很高,让她修长的双腿,几乎尽收眼前。
 
  「你是谁……」冰漪虚弱地问。
 
  男人看到她这副样子,仿佛受到了极大的诱惑。
 
  灯光下,冰漪看得出,他的脸上戴着半副面具,但是仍然能看得出精致无比 的五官。
 
  这脸孔,看起来好熟悉好熟悉。
 
  冰漪微蹙秀眉,想要努力想起在哪里见过这个男人。
 
  「我们的小美人,可还好么?」男人过了半响,终于开腔。
 
  「是……是你……」冰漪眼神内带着恐惧。
 
  这个男人,就是那晚在俱乐部的舞台上,给她注射春药、百般凌辱她的那一 位蒙面人。
 
  想着他将自己的周身看遍,又曾对自己的下身狂舔乱吸,冰漪竟禁不住身子 微微发热。
 
  「小美人,是不是想起来我们的欢好场面?」
 
  男人冷笑。
 
  「不、不!你不要乱说!」
 
  冰漪绯红了脸孔,如果不是灯光太暗,男人一定能看得到她的一张美丽小脸 已经红扑扑。
 
  男人将她提起,将她拉在自己怀中。
 
  受了一天折磨的双脚承重触地,冰漪又是啊地一声痛喊,身子一抖,冷汗渗 出。
 
  「现在觉得怎么样?」
 
  男人将她放在长凳上,将冰漪一对小脚捧在手中,而他自己,则跪倒在她身 前。
 
  「好……好些了……」冰漪微蹙眉头,而双脚被男人这样捧着,不由得又羞 耻起来。
 
  「请……请放开我……」她小声哀求着。
 
  想到男人的残忍,她生怕哪里又得罪了他,惹怒了他。
 
  「我,怎么舍得放开。」
 
  男人伸手去解芭蕾舞鞋缠在冰漪足踝上的长带子。
 
  「你可知道,他们折磨你的时候,我的心有多痛么。」
 
  听口气,他并非在撒谎做戏。
 
  「啊!」男人试图脱下她的鞋子,冰漪又是痛得一声大叫。
 
  「好痛!」
 
  男人的手也颤抖一下,他无比小心地,一点一点地想要将鞋子除下。
 
  冰漪的双脚被折磨得血肉模糊,血凝固黏住鞋子内壁,尤其那些小铁茬,嵌 入了她足尖的肉中,想要脱下来,实在无疑又重新上刑一次。
 
  「忍住。」他抽出自己胸前的手巾,叠好让冰漪紧紧咬住。
 
  「我保证只是痛一下下,再忍一下。」
 
  冰漪含着泪,默默点头。
 
  男人迅速利落地固定住冰漪足踝,倏地一下将鞋子跟小脚抽离,冰漪痛得又 是一身汗。
 
  随后,男人又除下了另外一只鞋子。
 
  冰漪痛得快要昏死过去,她一个坐立不住,快要从长凳上跌下。
 
  男人一把接住她,再将她揽入自己怀中。
 
  「好了好了,结束了,没事了……」
 
  娇小瘦弱的冰漪,毫无力气,完全依赖地偎在他怀中,顺从地像只小猫。 
  疼痛稍减,她马上意识到,自己是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里。
 
  而且还是一个凌辱过自己的男人怀里。
 
  「不要这样……」她伸出小手,想要逃开他的怀抱。
 
  但是男人有力的双臂,紧紧将她围住,让她动弹不得。
 
  「我就是要这样抱着你,看着你这个委屈样子。」
 
  男人爱怜地说。
 
  如果不是自己亲身体会,冰漪真的不相信,这个男人,就是那天在台上百般 折磨自己的凶狠男子。
 
  「放我下来……」冰漪呢喃着。
 
  「我先替你清理伤口,上好药。」
 
  男人重新跪在地上,从衣袋中掏出自己带来的纱布跟药膏,捧着这对小脚, 仔细擦拭。
 
  「这样……会羞……」冰漪又绯红了双颊。
 
  男人不出五分钟便为冰漪上好了药,药效慢慢散开,冰漪终于觉得好过一些。 
  他从新坐在长凳中,抱起双手被铁链缚着的冰漪,让她坐在自己怀中。 
  「不要这样……」冰漪感受得到他温热的呼吸,跟胸膛急促有力的心跳。 
  「你这个小妖精,怪只怪你生得太过美丽……」
 
  男人抬起她的小下巴,慢慢端详她精致无伦的小脸。
 
  「恩……」冰漪不安地呻吟一声,一双大眼睛眸子漆黑,眼波晶亮。
 
  「我最抵制不住你这副勾人样子。」男人俯下头去,将炽热的唇霸道地覆在 了冰漪的樱口之上。
 
  冰漪想要挣扎反抗,但男人吸附地太紧太用力,他粗暴地掘开她紧闭的贝齿, 去痴缠她的软糯粉舌。
 
  「恩……」冰漪想要说话,但是只在他强力地深吻之下,发出类似呻吟一般 的闷声。
 
  男人灵巧的舌在她香口内不断搅动,她的甜让他深深着迷,深深索取着,无 尽地索取着。
 
  此刻,她连呼吸都要依靠于这个男子了。
 
  冰漪能感觉到,男人的下体,早已坚硬地抵在了自己臀部。
 
  而这时,男人一只大手,慢慢拨开冰漪衣服的一侧,似雪的香肩斜露出来, 男人将唇转到雪肩,深深嗅着冰漪身上醉人的香气,口中不断说:
 
  「你这迷人的小妖精……」
 
  他将炽热的唇舌,覆在了冰漪的香肩之上,一寸一寸地吻向她的脖颈。 
  而冰漪,不知道为何,身体竟起了反应。
 
  她偷偷希望,男人强暴她,侵犯她,占有他,逼自己说让他做她的主人…… 
  然而,她的意识还是有一丝清醒的。
 
  「不……不要这样……」她伸出小手,想要推开他火热的胸膛,但却一把被 他的大手捉住,紧紧握住。
 
  男人吻遍冰漪的脖颈,又顺势含住了她敏感的耳珠。
 
  「不……」
 
  耳珠被男人湿漉漉的舌轻轻挑逗咬噬,冰漪面孔上又出现了一丝说不清是享 受还是痛苦的神情。
 
  男人玩弄够了她的耳珠,用嘴巴,将另一侧肩头的衣服也推下去,他怜惜地 吻了下去……
 
  胸前一凉,冰漪蓦地意识到,自己的一对酥胸已经完全暴露在男人眼前。 
  「不……不要……」她失声低喊。
 
  「乖,宝贝。」
 
  男人在她耳边温柔地命令着,说吧将头埋在了冰漪的胸前。
 
  他又是先闻了好一会儿冰漪的雪胸的味道,炽热的呼吸在冰漪的胸前肆虐着。 
  无比羞辱的是,冰漪的胸前嫩果,竟然不争气的硬了起来。
 
  她们傲立着,仿佛在宣告着男人的胜利。
 
  「啊……」
 
  她羞怯地娇吟出一声,而这一声猛地点燃了男人,他一口衔住了冰漪的嫩果, 用舌尖和牙齿轮番将她攻陷……
 
  「嗯……」终于,冰漪忍将不住,呻吟了出来。
 
  男人胜利地动动嘴角,修长大手游走向冰漪的小腹,再向下,向下。
 
  他拨开冰漪的衣服下摆,手指探入了她的小肉缝……果然,她那里已经黏湿 成一片了。
 
  「不……不要……」
 
  男人不理她的抗议,继续攻击她的两朵嫩蕊。
 
  而修长手指,则揉搓起她下身的花核来。
 
  小豆豆迅速充血挺立,他则更加了一分力道在指腹。
 
  「嗯嗯……」冰漪,不断发出诱人的呻吟之声。
 
  「我知道你最喜欢被人舔,要不要再试试?」他在她耳边吹气低声说道。 
  冰漪立刻想到,那一晚,在台上,男人的口舌之功,让自己多么地受用…… 
  这样一想,她的下身又不禁涌出了一大汩蜜水。
 
  「这……」
 
  冰漪羞得低下头去,更缩进一分在男人怀中。
 
  男人知道她此刻是默许了。
 
  他将她放在长凳上坐好,自己跪在她膝前,温柔地将她双腿环在自己宽厚的 肩膀上,而自己,则最大限度地贴近了她的花核之处……
 
  冰漪此时被他弄得早已凌乱不堪,下身明显地体会到他在肆无忌惮地欣赏着 自己的小穴,连他温热的鼻息都一阵阵袭来扑在洞口……
 
  「不要……」
 
  冰漪一双小手,试图盖住自己的小穴,双腿也随即一紧,哪知,这样双腿一 环,竟然直勾勾将男人的鼻子直撞进自己的花核!
 
  「啊……我……」
 
  「小妖精!」男人再也忍不住,就势伸出他灵巧无比的舌狂舔起冰漪来。 
  「啊啊啊……呜呜呜呜……不……」
 
  冰漪想要用锁链缚住的小手推开男子的头,但其实,她实际上却做出了让他 更进入自己小穴的动作……
 
  男人更加卖力地舔着,他这个老手,让冰漪在他的舌下欲仙欲死,她将两条 美腿伸得不能再开,将全部的自己迎接着他……
 
  「噢噢噢……」
 
  冰漪尽管全力地抿着嘴唇不想要让恼人的呻吟声发出来,无奈男人的口上功 夫实在也太过撩人了。
 
  身下的长凳,早已被冰漪的爱液打湿,她被男人舔得在长凳上不断前后摆动。 
  正在她被舔到下一秒要丢身的瞬间,男人突然掏出自己腰下肿胀了太久的大 家伙,一把直直挺入了冰漪的身子……
 
  「啊…………」整间地下室中,都充满了冰漪无尽迷乱的欢好呻吟之声。 
  她眼神散乱,长发如飞瀑版散乱抖动,戴着锁链,被男人抱起长腿环在他腰 间,他一次又一次地强占着她,索取着她……
 
[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