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夏夏】【01-03】【作者:loverbaby】【完】
【夏夏】【01-03】【作者:loverbaby】【完】
第一章 省亲
  由于老公常年在外做生意,爸爸又需要人照顾,我们搬到了爸爸家里。爸爸家房子很大,有130多平米,三个卧室,爸爸住一间,我们搬来后住一间,还有一间客房,卫生间比较大,里面有一个浴缸,一个人可以躺在里面,还有一个20平米的客厅。有沙发、有电视,我们四个人住很宽敞的。
  我的爸爸只有五十岁出头,身体很健康,有知识、有文化,是个很正经的人。
  而我又是一个知性、新潮、爱玩的人,尤其注重和异性的交往,他们总是不经意地就煽起我的注意力。母亲因病去世十多年了。爸爸一直和我住在一起,只是因为恋爱结婚,我才搬出去住,结婚的那天,爸爸喝醉了酒,显得非常落寞,虽然我心里不好受,但也无能为力,后来他向我表示,他非常喜欢他有个孙子。所以,很快我就按照他的要求,给他生了一个孙子。在我们没搬过来之前,他几乎每天到我们家帮助照顾孙子。早晨来,晚上走,但就是不方便。
  他的脾气非常好,从来不发脾气,有时我在他面前撒撒娇,使点小性子,他也总是好好好。
  搬来爸爸家里,我们和睦相处,过了几天,我老公为了生意的事情,就走了。
  走之前,嘱咐我,要听爸爸的话,好好照顾爸爸,.不要惹爸爸生气等等一大堆。
  我心里想,我会照顾的他舒舒服服的,因为以前的父女情深,我一直对爸爸有着深深的眷恋。
  老公还对爸爸说,夏夏不听话您就说他,有什么事您就指使夏夏去做,他不听话您可以骂他、打他。爸爸说,你烦不烦呀,夏夏是个懂事的好孩子我自己的女儿我还不知道呀。
  老公走了以后,就剩下我们三口,儿子才几个月,什么都不懂,实际上就是我和爸爸两个人,这为我和爸爸创造了一个良好的机会,所以我决定好好和爸爸过,以弥补这些年他对我的关心和爱护,当然这些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由于彼此是父女,要想两人之间没有隔阂,没有顾忌,只能一点一点的去消除、去融化,想起我新婚时爸爸那种失魂落魄的表现,我就知道我们的好是有很深的基础的,只要我自己主动一点,爸爸和我定会重开一个新天地。
  搬进爸爸家里的时候,正是一年里最热的时候,刚刚入伏,因为有小孩,又不能老开空调,有时热得不得了,身上就老出汗。我就对爸爸说,爸爸,天气热,您可以少穿点,您年纪大了又在家里,您穿背心短裤就行。爸爸说,没关系,虽然这样说,爸爸还是换上了背心短裤,开心的笑着说,夏夏你可别介意,别觉得不自在。我说,那有什么呀,都是父女应该的。爸爸又说,在家里,夏夏也可以穿的简单些,凉快凉快。我说,嗯,我们都自由自在一些,一家人,就不要过分拘束,都随便些,爸爸和闺女还有什么不可以的。爸爸见我说的诚恳,就很开心地笑了,我也就乘机扑倒爸爸的怀里,抱了一下爸爸的脖颈。爸爸没说什么,脸有些微红,我冲他吐了吐舌头,一副俏皮的模样,脸上也有些娇羞。
  和爸爸生活在一起,时间久了,免不了就有一些身体接触,碰碰蹭蹭的。比如,爸爸从我的怀里抱孩子时,免不了会碰到我的胸部,而且我有时也会故意用乳房去碰爸爸的手。反过来,爸爸把孩子递给我时,也免不了会碰到哪里。
  再比如爸爸在卫生间里洗漱时,我有时也进进出出的,假装到里面拿东西,就免不了要蹭蹭胳膊,碰碰屁股,都是装作无意间的,也不知爸爸注意到了没有。
  日子久了,也就免不了碰到一些尴尬的事情。列如,有一次爸爸上厕所解大手,忘了锁卫生间的门,我不知道,一下子推开了卫生间的门,正好看见爸爸的半个屁股,爸爸一下子就脸红了。后来,有两次我在卫生间里小解,爸爸无意间推开了门,我可不是忘记了锁门,是故意的不锁门。女人撒尿总要多露出一些,免得尿液弄到裙子上,我把裙子围在了腰间,正在撒尿,爸爸不知道就推门进来了,看到后脸就又红了。我想,可能我的下面都让爸爸看见了,心里就偷偷地乐。
  出来后,我对爸爸说,没关系的,在一起久了,免不了会碰到一些尴尬的事,您也不要介意。又开玩笑的说,谁还不知道谁下面长得什么样呀,爸爸只是把它当做我小时候的调侃,就嗔怪着,没大没小。
  孩子一天天长大,爸爸怕我的奶不够孩子吃,为了让孙子多吃一些母乳,爸爸还时不时的给我做一些下奶的东西吃,弄得我的奶整天涨涨的,乳房好像也大了不少,显得更丰满挺拔了,身体也更性感了,惹得爸爸的眼球时不时的往我的胸脯上撇几眼,脸还有些微微发红。
  这一天孩子突然有些发烧,不爱吃奶,我和爸爸都陪在孩子旁边,我的奶涨涨的有些难受,我就用手隔着衣服,不停地在乳房上面揉动。因为天热,在家里我也没戴乳罩,挺挺的乳头时隐时现,爸爸不住地盯着我揉动着的乳房。我有些害羞,不过又一想,嘿嘿,叫你看,我又有了挑逗爸爸的机会。我对爸爸说,爸,你看哪里呢。爸爸忙移开了眼睛,红着脸说,没看哪里,没看哪里。过了一会,又把眼睛移了过来,看我还在揉着乳房,忍不住问我,怎么了,那里疼呀?我说,不疼,是涨得难受,都是你,老让人家喝下奶的东西,把人家的奶涨的鼓鼓的,难受着呢。
  说着,我把大奶往前一送,笑着说,你看看,你看看。爸爸的脸马上成了大红布,我又接着说,现在宝宝发烧了,不吃了,涨得难受死了,怎么办呀,你说说。臊的爸爸一脸羞红,两只手不停地揉搓着。我说,你去把吸奶器洗干净,给我拿来。爸爸乖乖得走了,过了一会,爸爸拿着洗干净的吸奶器走了进来,把吸奶器递给我,站在那里不敢动。我噗嗤一声笑了说,还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出去,你还要看着我吸奶呀,干脆别用吸奶器了,你给吸出来吧。爸爸红着脸赶紧跑了出去,我嘻嘻的笑了半天。
  过了一会,我把吸满了一杯的奶,放在了客厅的茶几上。
  晚上,爸爸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穿着一件睡衣走进来,指着茶几上的奶杯,对爸爸说:「爸,你把它喝了吧。」爸爸问:「是牛奶?」我的脸一红。摇摇了头,说:「什么牛奶,是人家刚才挤的奶。」爸爸一愣:「是你的奶?让我喝」爸爸的脸也红了。我害羞的点了点头:「当然是啊,你老给人家补奶。
  人家的奶太多了,现在宝宝病了。喝不了了,你不喝谁喝啊。现在人家的奶都胀得很痛,难道你还要人家自己喝吗,你要不喝。那就只好倒掉了,可是。扔掉多浪费呀,真不如让你喝了,书上不是说,提倡母乳喂养嘛,说明人奶是最有营养的啊。也可以给爸爸补养一下身体。」爸爸愣在那里。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那杯奶,有些结巴:「你是说,你说让、让我喝你、你的奶?可我、我是你爸爸啊!」我不以为然地说:「不就是喝个奶嘛,和爸爸女儿有什么关系?反正放在这儿了,你爱喝不喝,你看着办吧。不喝你就倒掉算了。」说完我就回自己的房间去了。故意留了个门缝。偷偷地观察着爸爸。
  之后爸爸望着那杯奶发愣,犹豫了一会儿,爸爸还是把那杯奶端起来,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感觉一股奶香扑面而来。又用舌头舔了舔。在嘴里咂摸了一下滋味。又抬起头看了看我的房门。然后一闭眼。张开大嘴,大口地把整杯奶都喝掉了。赶紧拿着杯子走到厨房。洗干净了杯子。放到一边。然后坐在沙发上。继续看电视。
  过了一会,我从卧室里走出来,坐在爸爸身边,问爸爸,奶倒掉了,真可惜呀,那么好的东西,我要是不涨奶,我就喝了,爸爸红着脸,结结巴巴的说,没,没到,是我,是我喝了,我说,真的,爸爸点点头……我抱住爸爸的胳膊,撒娇地晃着:「爸爸真好,闺女喜欢死你了,喝够了没有,没喝够我在给你挤一杯,我的奶还涨着呢,不信你摸摸。」爸爸的胳膊被我抱在怀里,我故意将那两个丰满的乳房,压在爸爸的胳膊上来回磨蹭着,爸爸连忙说,喝够了,喝够了,不能再喝了,爸爸有些不好意思,又不好把我推开,只好任由我这样抱着,看到爸爸这般模样,我心里很好笑,又进一步勾引爸爸,假装累了,倒在爸爸的怀里,后背压在爸爸的大腿上。
  爸爸只好用一只胳膊搂着我的头,我笑着看着爸爸的脸,撒娇的说,爸爸,闺女累了,想在爸爸的怀里睡一会行吧。爸爸没说什么,我想,有门,可以再进一步了,我闭上了眼睛,不再看爸爸,可是我感觉到了爸爸微微有些气喘,呼吸不再平静。我心里说,哼,早晚我得把你拿下来,让你和我成为一体,互相连着的一体。
  过了一会,爸爸扶起我来,说,压疼爸爸了,快起来回到屋里睡觉去吧,明天还要照看宝宝呢。我慢慢的从爸爸身上起来,起来的时候,手握着爸爸的大腿,故意往爸爸的裤裆里碰了碰,还真没让我失望,碰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虽然是手背,也能感觉得到那东西的硬度。当我的手背碰到爸爸的东西的时候,爸爸颤抖了一下,脸马上红了,赶紧把我扶起来,我只好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不过,我心里很高兴,高兴自己找到了想要的东西,今天只是碰到了他,知道他不是阳痿,哪天我还要看看他,看看他的模样,是不是又粗又大,能不能让我爽快,让我满足。
  第二章 意外
  爸爸喝过了我的第一次奶,我心里就高兴了,心里想,你喝了第一次,我就要让你喝第二次、第三次,还得让你趴在我的胸脯上直接喝,让你喝上瘾,逃不出我的手心。这一天,我挤了两次奶,每次都是一大杯,放在客厅的茶几上。
  我偷偷地看到,每次爸爸都是拿着杯子进了他自己的屋子,过了一会儿,拿着空杯出来,进厨房刷干净杯子放到茶几下层,我也就装着没事一样,到了晚上,爸爸在客厅里看电视,我洗完了澡,穿着睡衣走出来,坐在爸爸旁边,搂住爸爸的一只胳膊,娇羞的问爸爸,爸爸,今天我挤的两杯奶,你都喝了么。
  爸爸有些脸红,不过已经不是那么尴尬了,说,嗯,是的,倒掉就太可惜了。
  我笑着说,什么味道呀。爸爸说,嗯――嗯――挺甜的,爸爸有些结巴的说。我说,人家这么好的东西都给你喝了,你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居家过日子,不能总大手大脚,好东西都要珍惜,你说是不是呀。是,对,爸爸嗯嗯啊啊地答应着。
  过了一会,我撒娇的问爸爸,爸爸,你喜欢我么?喜――喜欢呀。爸爸犹豫着。
  爸爸,你还记得我从小就恋你,老爱往你的怀里钻,那时候,我们住在平房,晚上在院子里乘凉,我都十三四岁了,还是坐在你的腿上,让你搂着我的小腹,我就感觉自己非常幸福,非常享受。爸爸说,我哪记得这些,那时候你就是调皮、好玩。
  嘿嘿,我轻轻的一笑,你还记得呀,那你现在再抱抱我。我撒着娇说。那哪行?爸爸尴尬的,脸已经红了。
  为什么不行?我撅着嘴看着他,看得他有点不好意思。那你是不是对女儿有意思?我故意装作口无遮拦的说,爸爸显然慌了,胡说什么,我能对你有什么意思?他言语躲闪着,看我的心里直好笑。我一下子凑过去,那好,你再抱抱,抱着我这样的大闺女在怀。说着,我附身到他怀里,爸爸不自然的轻轻地搂抱着,我能感觉出他浑身像长了刺一样。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比我小时候更享受?我刁钻地看着他,爸爸只得把目光撇开,不敢看我。哼,你就是不敢抱我,那我小时候你怎么敢抱,还抚弄我的屁股来?爸爸支支吾吾的答不上来,我就进一步的挑逗他,那你说我比以前漂亮吗?当然。这一次爸爸说的是心里话。那你喜欢我吗?
  爸爸也直言不讳地,当然喜欢。嘿嘿,这不就结了。爸爸和自己的闺女亲热亲热。
  怕什么。来。说着。我就站起身来。坐到了爸爸的腿上。让他搂着我的腰。我的手托着我的两个乳房。倒在爸爸的怀里。我舒服极了。过了一会儿。我感觉有个硬硬的东西。顶着我的屁股。我知道爸爸动情了。那东西勃起了。哈哈。这就有希望。
  我问爸爸,爸爸,和亲闺女这样好不好?舒服吗,嗯,挺好,爸爸的声音小极了,我都差点听不到,因为天气热,这样搂抱着,加上两个人的体温,就有点出汗了,爸爸说,起来吧,太热了,我站起来,笑着对他说,哪天我们不穿衣服,您再抱抱我就不热了,嘻嘻,我一副俏皮的模样,对他吐了吐小舌头。
  爸爸有些羞臊,回敬着我,小坏蛋,真调皮,这样,我和爸爸的关系开始暧昧起来,回到卧室里,我躺在床上,想着刚才的事情,有些欲火上升,我就把手伸到下面,在阴唇缝里来回滑动,在阴帝上不停的揉弄,这样自慰了一次。
  第二天早晨,我到爸爸卧室清扫卫生,发现垃圾桶里有几团皱皱的卫生纸,我打开闻了闻,一股男人的精液味道,哈哈,爸爸竟然也自己打飞机了,看来这是被我挑逗的功劳,中午吃完饭,爸爸回卧室睡觉去了,我把孩子哄睡了觉,就来到浴室里洗了个澡,洗了有二十多分钟,刚刚擦拭完身体,还没来得及穿上衣服,我就听到屋子里有孩子啼哭的声音。
  我赶紧打开浴室的门,探头张望着外面,未发现异常情况,尤其是孩子催人的啼哭,使得我初始慌乱尴尬的心。再次慌乱了起来,我赶紧穿了一条小内裤,拿着衣服蹑手蹑脚的走到客厅,她心里想着。「这么长的时间,爸爸该睡着了。」惦记着孩子,顾不及其他,就举着衣服快步从客厅走过,当我蹑手蹑脚的打开房门,走到卧室时,啊,我一下子被眼前的景物惊呆住了,随即我马上反应过来,也镇定下来,两手下意识的捂在胸前。爸爸此时正在我的房间里,哄着孩子,爸爸听到了身后的声音,身体一下子就转了过来。这回,惊呆的该是爸爸了,他目不转睛的吃惊的愣在那里。
  父女俩再次的发生了尴尬的场面,这一次竟然是那样的强烈,这可是之前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我姣好的身子,光溜溜的站在那里,被爸爸尽收眼底,我心里也在打鼓,不过又很高兴,这可是我勾引爸爸的绝好机会,我假装被吓蒙了,直挺挺的站在那里,极力的展现出自己美妙的身材。
  白皙匀称的体型,干爽的青丝云鬓倒挂身后,一缕飘然间盘在额前。竟然多了三分妩媚,眼波流转间透着雾气,一脸的女儿媚。白里透红,樱桃擅口微张,那醉人的满月,多了平时看不到的柔肠。
  玉颈下耸立着挺立的双锋。如双花并蹄,出水芙蓉一般,多么的喜人……光溜溜,直挺挺的展现在爸爸眼前。好像要让爸爸吃上几口。再往下,平滑的小腹上淡淡的妊娠纹,让人不由得想到。那广袤的平原,让人足以一逞缰绳。放任驰骋。
  仅一条小可爱遮盖着那三角区的黑丛林间,隐隐透露出的阴毛上还挂着一滴露珠,由于穿的是比基尼式的,那薄而又薄的内裤紧贴在高耸的阴阜上,能清晰地看出饱满的轮廓和下面的紧勒的缝隙,却更加引人遐思。尤其那两条修长笔直的丰腴双腿,添一分显肥,一分显瘦,比例完美无瑕。爸爸的眼睛盯着我光溜溜的美妙胴体。不自觉的扫来扫去。看的爸爸心理澎湃荡漾,身体都颤抖了起来。
  爸爸感觉到无比的幸福。
  他的喉结强烈的动着,恨不得跑过来搂抱一番。过了好一会。我看到爸爸的两眼还是直直的盯着自己。便噗嗤一声笑了,笑的是那样的娇羞,那样妩媚,「爸,你还没看够呀,还要把人家吃到肚里去呀,还不快转过身子。」听到我这一声娇娇呼唤,爸爸却如当头一棒,「哦,我——我——」爸爸语无伦次的说着。然后吞了一口唾液。赶紧转身回避。见状,我迅速的套上裙子,穿上了吊带。
  沉默了一会儿,我假装撅着小嘴说:「哼,你到人家房间里也不说声,全都让你看了个仔细,你还不好意思啊?」然后走上前对着爸爸的胳膊拧了一把,「哦。哦,好意思,不对,不好意思。」爸爸干笑着,看着穿上衣服的女儿。
  「有什么感觉啊?」我又开起玩笑来。
  「嗯。挺好的,不,我不是诚心的。很对不起你。」爸爸说出嘴之后。就觉得不对了,我拍了拍自己的心口。然后拉着爸爸坐到了床上,「看看就看看。我还不是你身上的肉?再说你又不是故意的。你也不用自责,咱们老在一起,出现这样的事情也是难免的,咱们都别放在心上就行了,好吗!」看着儿女儿红晕的脸蛋上那双大眼睛,爸爸点了点头,「恩,我知道了,以后爸爸不敢了。」一句话解开了两人之间的尴尬。我故意逗他,「刚才看够了呀,真没羞,看来你变坏了,好吧!哪天我再让你看个够,好不好呀?哈哈——哈哈——」我大笑起来。爸爸赶紧不好意思的跑出了我的卧室。
  晚上。看电视的时候。我又坐在了爸爸的怀里。让爸爸把手放在我的乳房的下面。
  大拇指能碰到我的乳房。我对爸爸说:「爸,中午把你吓着了吧。」爸爸的脸马上红了。小声说:「我可不是故意的。」我笑着,「那我是故意的吗!」爸爸又说:「我可什么都没有看到。」我取笑道:「什么都没有看到。那你要不要看一看呀。」说着我就要撩起我的睡衣下摆。
  爸爸忙说:「不要。不要。」
  无意中就更加抱紧了我的腹部。手也碰触了几下我的乳房。
  我说:「反正人家长得也不好看,不看就算了。」爸爸忙说:「不!很好看,我想看。哦。不!是不能看。」我说:「这么不能看呀。我小时候,还不是天天让你看。」爸爸说:「那不一样,现在大了,就不能看了。」「有什么两样吗?」我明知故问,爸爸却结结巴巴说不出话。
  我撒娇道:「明明你今天中午都看了,还看得那么入神。现在又不能看了。
  不看就不看,那你帮我揉揉奶总行了吧。人家的奶还涨着呢。都怨你。」爸爸说:「怎么又怨我了。」我说:「还不是都让你给补的。」说着我就拿着他的手放到我的乳房上,爸爸被我缠得没办法。只好用手揉着我的两个大奶。可能是爸爸也兴奋了。就揉了很长时间。
  后来,可能是实在不好意思了。
  爸爸红着脸说:「好了!爸爸累了。要回去睡觉了。」我站起来娇羞的说:「爸爸揉的真舒服,明天我还要爸爸给我揉。」。
  第三章 蚊疡
  自从那晚爸爸揉了我的奶后,我就天天晚上让爸爸帮我揉奶,爸爸揉的时间越来越长,揉的力度也越来越大,后来,不用我主动拿她的手了,只要我一坐到他的怀里,他就很自然的给我揉,一边揉着还一边问,还涨吗?我拿着他的手,轻轻的按着,不涨了,揉一揉就好多了,爸爸便像是很平常的,轻轻地按摩着,我能感觉到他越来越缩小了范围,经常在我的乳头边上来回的挑弄,弄得我心里痒痒的,非常舒服,非常爽快,只是他总不肯把手伸到我的睡衣里,直接揉我的奶。不过,我发现,爸爸的阴茎每次都勃起,硬硬的顶着我的屁股。
  我想暗自高兴着,爸爸一定很兴奋,在我的挑逗下,性欲也慢慢变得旺盛了,有好几次,早晨我给爸爸清扫垃圾时,都发现了含有爸爸精液的卫生纸团,看来爸爸直接摸我乳房的日子不远了,有一天晚上,在厅里看电视时,爸爸看见我的手不停的搓弄大腿,就问我,怎么了。
  我红着脸说,刚才推着宝宝在下面玩儿,一时尿急,就跑到被偏僻处的草丛里去解决,不想被蚊子盯了好几个大包,痒得很,抹了花露水,也不管用,还是痒得厉害,爸爸笑着说,谁叫你去侵犯他们的领地,跟你说吧,蚊子盯了,用花露水效果太慢了,我有个办法,可以很快的止痒,不过有些疼,你忍得住么,我正痒得厉害,就说,有点疼也比这样痒好受呀,快帮我治治,爸爸说,你等着,就去找了个针,用火消了毒,拿过花露水放在一边,对我说,好了,蚊子盯了那里呀,我撩起裙子,露出大腿,果然有一个红包。
  爸爸也没有在意,用手摸了摸,这蚊子还真厉害,这么嫩的地方哪里经得起你咬啊。又对我说,治疗蚊子叮咬,要先用针把红包挑破,挤出毒液,再抹上花露水,才能管用。不过挑红包的时候有点疼,你要忍住。我说,没关系,验指血时不是都要用着扎,破手指头肚么。爸爸就用手指挤了挤红包,用针挑破,把里面的一些白水挤出来,再在红包处到了一些花露水,用手掌在那里揉了揉,对我说,感觉怎样?呵呵。还真不痒了,爸爸,你还真成,可以做医生了,不过。上面还有几处,我欲言又止,但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麻烦你一起给治了吧。
  爸爸说,好吧,哪里呀。我撩起了裙子,露出了屁股,在内裤的边缘,几乎能看得见肥肥湿润的阴唇,上面密密麻麻的露出硬扎扎的毛根。爸爸的脸一下子红了,这,这哪里—他说着就要退缩,我赶紧说,爸,人家痒嘛,再说,你怕什么嘛。爸爸见我说得也对,就有点不好意思,毕竟是自己的女儿,什么病还不能治?就说,那爸爸先看看在哪里。我轻轻的拉起小可爱,将边缘又往里推了一下,只见隆起的地带上排着三个红包,爸爸的更脸红了,他有心不去管它,又怕我痒起来难受,定定神,养养心,但拿着针的手还是哆嗦起来。我也有些娇羞的笑着说,爸,这回可要考验你的定力了。爸爸瞪了我一眼,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在我的屁股上摸了摸,喘了一口气,说,你都不怕,我怕什么。我笑道,为了我不害羞,你就先把你的屁股让我看看怎样。爸爸说,小坏蛋,别闹了,再闹我就不给你治了。
  爸爸就小心的挤压、挑破,抹花露水,用手指轻柔。这回他不能用手掌了,慢慢的把三个红包都治好了,才直起腰。我看见爸爸的裤裆处撑起了鼓包,可是比我的鼓包大多了。就存心的取笑爸爸,指着爸爸的裤裆。笑着说道。看看。你的这里也鼓起了大包,是不是也让蚊子咬了呀,要不要我也来给你治治呀。爸爸的脸成了大红布,拿起针转身就要就走。
  我连忙说,别走,别走,救人救到底,还有两个呢。爸爸停下了要走的脚步。
  转过身来,喘着粗气,看着我。我笑着说,先别着急,歇一会儿,这一阵把你累的不轻,这可是个体力活。说的爸爸也笑了,慢慢的平静下来。
  我看见爸爸恢复了平静,就说,这回我不打扰你了,我也不看你,免得你害羞。我趴着好吧。说完,我就趴到床上,把内裤往下扒露出了整个屁股。经历了刚才的那些事情,爸爸也不觉得什么了,他看见我的屁股沟两侧,一边一个,很明显的两个红包,距离我的阴唇也就一寸多,就赶紧拿起针,仔细的挑弄着。刚才让爸爸治疗了半天,现在又是这个姿势,我的阴道已经有些湿了,阴唇缝隙挂着两颗晶莹的露珠。这时。爸爸已经平静下来了,他忽然笑着说,这蚊子可真会找地方,一定是公蚊子,色色的,也是小流氓。
  你个坏爸爸,那还不像你呀。我这一说,倒把爸爸说得哑口无言,刚刚撩起的一丝轻松,一丝暧昧被我打回去。
  爸爸紧张地问,我,你真的把我看成流氓?
  我笑着说,给你十个胆吧,爸,别瞎想了,快给我治吧,痒痒着呢。那你还说不说我是流氓?爸爸轻声问。哼,我白了他一眼,我倒希望你是个十足的流氓。
  爸爸听了我的话,张口结舌的一半天,忽然也打趣道,那怎么个痒法呀,里面痒还是外面痒呀,里面痒还得让我进去才行呀。我说,嘻嘻,你个坏爸爸,看你平常挺正经的,看来你也够坏的,真是个老流氓。爸爸就说,我要是个老流氓,我们父女就不是这种关系了。那你想要哪种关系?我脱口而出之后,爸爸竟然憋了个大红脸,低下头专心致志的弄起来。哼,怪不得姑姑说,都是都让你带坏的。
  爸爸就轻松地笑了,那你这样,也是我带起来的呀?他看着我鼓鼓的阴阜,水汪汪的,我的心怦然一动,你,我也要你给治。话说到这里,我们父女知道再要下去,就等于点破了。所以赶紧悬崖勒马。
  我存心当着爸爸的面,翻过身来,露出黑黑的阴毛,两手提着内裤的边缘,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把内裤拉上。对爸爸说,爸,谢谢你,今天多亏了你,不然,我一宿都睡不好觉。
  爸爸就说,恐怕你这样也睡不着。
  我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就反唇相讥,那你的垃圾桶可又会多几块卫生纸的吆。
  爸爸猛然意识到他做的那些事都没有瞒过我的眼睛,不觉满面羞愧。
  通过这件事。我和爸爸的关系更融洽了。
  这一天,孩子又有些不爱吃东西,我的奶涨得鼓鼓的,就找到吸奶器想把奶汁洗出来,没想到吸奶器坏了,再到外面去买一个,又来不及了。我只好找到爸爸,让爸爸帮帮我。
  爸爸正在看电视,我走过去,拉着爸爸的手,撒娇的对爸爸说:「爸,我的吸奶器坏了。」爸爸说:「明天买一个不就得了。」我道:「那人家今天晚上怎么办?奶涨的鼓鼓的,难受死了,你孙子又不吃了,都怨你。」爸爸说:「忍耐一下,明早我就去买。」我跺着脚,摇晃着爸爸的胳膊,道:「不行的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夜里涨得很难受的!」爸爸说:「那怎么办?」我的脸一红,显出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好半天才低着头,怯生生地对爸爸说,「你、你以前没有帮过妈妈吗?你儿子都是帮我用嘴吸出来的,反正你也是要喝的嘛!」爸爸一下子就跳了起来,说:「你说什么?你说……你说让我用嘴把奶吸出来?」我抬起头,看着爸爸娇羞的点了点头。
  爸爸说:「天下哪有爸爸吃女儿奶子的?那可不行!」他一急,连粗鲁的话都说出来了,说出来又觉得后悔。
  我看爸爸的样子,心里好笑,假装着急,说:「吸吸有什么关系嘛,再说别人也不会知道。」爸爸还在踌躇着说:「那也不行。」我假装急了,甩着两手对爸爸说:「有什么不行的,你想把人家憋死呀。」这样说着,嘴里依旧嘟囔着,「你老喝人家的奶,只不过是在杯子里喝,和直接喝的一点区别罢了,再说人家的奶你也不是没看过,每天晚上都揉摸人家的奶,现在人家有事让你帮忙,又说不行了!」说着我就要往爸爸的怀里倒过去。爸爸连忙扶住了我,看着我着急要哭的模样,也觉得有些理亏了。
  结结巴巴的,「你……你,你!」你了半天也没你出什么来。看爸爸这样,我的口气又转变成软求,「好爸爸,你就帮人家一次嘛!就一次。明天我就去买吸奶器,再也不烦饶你了。」说着就拉开了衣服,露出了已经涨大的乳房,在爸爸还没回过神的时候,就把粉红的乳头压在了爸爸的嘴唇上,爸爸一下就晕了,下意识地张开嘴。
  我趁机一捏,看着他像婴儿一般可爱,他不有自主地把我的乳头含到嘴里吸吮起来,稍微一吸吮,一股甘甜的乳汗就涌入了爸爸的嘴里。随着爸爸的吸允,我的乳房也不住的颤动,好像触电一般,而且好像有一股热流。顺着小腹传入阴道,阴道里好像有些淫水流出。爸爸坐在沙发上,我站在爸爸面前,双手搭在爸爸的肩上。我的整个乳房贴在爸爸的脸上,很柔软,很舒服。很快,一侧的乳房的奶水就被爸爸吸干了,又转到了另外一侧。
  我的乳房很白,让爸爸有一种眩目的感觉,他双手无措地在沙发上乱抓着,鼻中满是我的肉体的香味。很快两个乳房就被爸爸吸得变软了,当爸爸吐出我的奶头时,我发现爸爸的脸红红的。我站直了身子,在爸爸的脸上亲了一下,娇笑地说,「谢谢爸爸!」便飞快地转身跑回自己的房间去了,留下一副呆傻的爸爸站在那里。
  我留了一条门缝,偷偷从门缝里往外看,只见爸爸就这样傻傻地坐在沙发上,嘴里仿佛依然在含着我那柔软的乳头,不断的蠕动着,就像做梦一样,回味着自己女儿的奶子,我看着爸爸的模样,偷偷地发笑,心里美滋滋的,感觉下面湿湿的,用手一摸,嘿嘿,淫水还真流了不少,把我的内裤都弄湿了一大片。就拿卫生纸搽干净阴部,内裤待会儿洗澡时一块洗吧。
  第二天,我并没有去买什么吸奶器,我装做什么也不知道。也没有提醒爸爸去买。到了晚上快要睡觉时,我又来到客厅里,坐在爸爸的傍边,害羞地拉开我的睡衣,露出涨的鼓鼓的两个大奶,爸爸看了看我的脸。
  「你没去买呀?」
  「你不是说去买吗?」我反戈一击。
  爸爸拧着我的耳朵,「害人精!」
  「嘻嘻,人家忘了嘛。」我表现出一副很迷人的模样,对爸爸笑了笑,假装低下了头。爸爸拧着我耳朵的手放开了,低下头就把我的乳头含入嘴里,我假装啊的一声,轻轻呻吟了一下,依偎到了爸爸的怀里。我伸开手开始慢慢抚摩爸爸的头,就象母亲温柔地抚摩自己的孩子一般。一会儿,爸爸没有了开始时的紧张,随之而来的是兴奋和羞涩。我见爸爸的手总是在沙发上胡乱抓捏,就抓住爸爸的双手圈放在自己的腰间,爸爸的手有些颤抖,我的腰身柔软而性感,爸爸的手一定感觉非常舒服。说是闺女和爸爸,但是我毕竟都是成年人了,古人所说的男女授受不亲是有一定的道理的,何况还是彼此依恋的父亲和女儿。
  我能感受到爸爸的身体不住的颤抖,他来回的吞裹着,已经不是单纯意义上的吸奶,而是饱含情欲般的,偶尔的在我的乳头上用舌头画着圈儿,每当这时,我的身子就麻酥酥的瘫软起来,恨不能就把他的头按进我的那里,但我还是不敢,看着他半眯着的眼睛,我的上身一动不动,让他有力的吸着。屁股却来回扭动,这样爸爸搂着我的腰的手,就相当于在抚摩我的身子了,不知过了多久,爸爸才依依不舍地吐出了我那早已没有乳汁的乳头,我可也不把衣服放下,挺着大奶子,弯腰又在爸爸的脸上亲了一口:「谢谢爸爸!」,然后我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我心里非常佩服爸爸的定力,爸爸确实是一个很正经的人,要是换了别人,早就把我抱到床上去了。
  第三天,宝宝好多了,但是还是不如以前吃得多。到了晚上。我的奶看似很大。却不是很胀、有些柔软。我想,还的让爸爸再吃一回,自己好好享受享受爸爸吃奶的那种感觉,也好再挑逗挑逗爸爸,看看他的定力到底怎么样。晚上看电视的时候,我再次来到爸爸身边。
  爸爸正在看电视,看我过来,大概就意识到了,我们都心照不宣的意识到下面的事情。这回我没有坐到爸爸的身边,而是横着坐到了爸爸的腿上,上身向后仰着。怕我的身体倒下,爸爸只好一只胳膊搂着我的后背,托着我的上半身,这样我的乳房就离爸爸的脸很近了。我说,爸,您帮我吸了两天奶,我谢谢你。这两天让您都很紧张,都不敢看我的奶,太对不起您了。爸爸说,死丫头,爸就是想帮帮你,别让你难受。那你想不想看我的奶?我逗着他,偷偷的观察着他的表情。爸爸没有说话,而是长舒了一口气,爸爸就是觉得不应该,夏夏,我们这样是不是有点过了?我仰起脸,双手攀着他的脖子,又像小时候那样说,「这有什么嘛,我是您身上的肉,您还不是想看哪里就看哪里?」「可话也不能这么说,爸要是——」爸爸吞吞吐吐的显然说到要点。我赶紧追问着,「要是什么嘛,吞吞吐吐的。」爸爸红着脸没有说下去,我已经意识到他下面的话了,就说,「爸,今天您就好好地看看,您看看我的奶好看么!」听了我的话,爸爸的脸又羞红了,拧着我的耳朵,小声地说,「坏东西!」我见爸爸没有反对,就说,「爸,您摸摸,人家是你的闺女,怕什么,摸摸滑不滑、软不软。对了,刚才宝宝吃了,应该是柔软的。」爸爸就把手在我白皙的乳房上轻轻地摸着,用手掌揉了揉、又捏了捏,用手指在上面画着圈。我感觉一阵麻一阵痒,就对爸爸说,「爸,您再捏捏看,看看女儿的奶子大不大?」「嗯,比以前是大了,只不过可能是由于哺乳的原因吧。」「爸,你捏得我好舒服。」我用着一种极具诱惑力的声音说。「那爸还能每天都给你捏呀。」我们这样说,就感觉到空气中都弥漫着一种暧昧的气息。
  「嗯。」我靠在他身上,「那你不喜欢?」
  「去,去,死丫头。」爸爸显然不敢正面接触这个话题。我知道他还有着心理障碍,就说,「哼,不说算了,那人家又有点涨了,帮人家吃吧,不过,您今天可不能全吃光,得给你孙子留点,宝宝现在好了,我怕他夜里要吃。」爸爸没有再说什么,就俯身叼住了乳头,吃了几口,又换到另一个乳头,也吃了几口。
  抬起头来,有些羞臊的看着我,嘴里咂摸着滋味,说,「行了吧?」我见他这样也有点害羞,好在自己以来一直喜欢爸爸这样,就撒着娇说道,「人家还没有感觉呢。」就一手捏着乳房,把奶头送进他的嘴里,爸爸轻轻地含住了,似乎明白我的意思,用牙齿轻轻地咬了一下,看着我有点微皱着眉头,又用舌尖轻轻扫着,一阵麻痒迅速传遍了全身。
  「爸——」我的这声娇吟大概让爸爸有了感觉,我感觉他的阴茎已经硬了起来,就想逗逗她,笑着问爸爸,「爸,什么东西硬硬的顶着我?」爸知道我意识到了,他赶紧挪开腿间,我却把手伸过去,爸用手抓住了我,「夏夏,别——」贴着他的耳边,小声地,「坏爸爸,怕什么嘛。」带扯着他的手硬是把手伸到他的裤裆里,感觉到那东西硬邦邦的,故意抽回手,做出害羞的样子,「爸,你什么嘛,竟然——」爸爸连忙赔着不是,向我道歉,「对不起,夏夏,爸爸不是故意的。」「那你为什么就起来了?」爸爸的脸越发涨红,嗫嚅着,老实的承认着,「爸爸一时冲动。」我笑着,手指刮着他的脸颊,「爸爸,您不害羞,拿那里顶人家的屁股。」爸爸就越发不知怎么办好,「夏夏,以后我们不这样好吗?」他为难地看着我,显然是说我的这种做法不适当。
  「嘿嘿。」我轻笑着说,「原来爸爸对人家也有欲望呀。」这时的爸爸长叹了一口气,说,「性欲乃是人之常情,你这样子,谁人能受得了?」我进一步挑逗他,「那你是不是也想—嘿嘿——」说到这里,我一下子趴在他的身上,声音低低的,「想强奸人家?」爸爸吓了一跳,赶紧推开我,「胡说什么,爸爸那是哪样子的人,那还不成了禽兽。」「嘿嘿,你就是成了禽兽,女儿,女儿也不会报警!」爸爸听了痴痴的看着我,我却一副娇羞的窝进他的怀里。
  好长时间,我们都在回味着刚才的对话,爸爸轻轻的抚摸着我说,「爸爸不会做你不愿意的事情,更不会强行—那样,也不会快乐。」他说着,见我抱起来,「夏夏,你知道吗?」我满面赤红地点了点头,听见他又说,「人长大成人了,都是有性欲的,这也是人类繁衍的基础,所以人就要结婚、生孩子,男人对女人勃起是正常的,就像女人要流淫水一样也是正常的。」他说着看了看我,那意思是你肯定理解,也肯定有过经历。
  我故意顺着他的话说,「爸爸,我经常在你的纸篓里,看见包裹着你精液的卫生纸,那是不是你性欲起来了,自慰的呀。」爸爸红着脸说,「当然是,爸爸这个年龄哪能就没有欲望了。」他见我嘻嘻地笑,就故意将我的军,「那你老公不在的时候,你还不是也经常自慰吗?」我调皮的抱住了他的胳膊说,「爸,你真坏,人家那可不是想老公。」爸爸忽然坏笑着问我,「那想谁呀?有情人了?」「有呀,我的这个情人呀,」我看着他听我说到这里很紧张、很失望,就故意调侃着他,「只是还没有跟我——」「那你不是逗人家玩嘛。」爸爸忽然冲口而出。
  「哼,那你希望女儿出轨呀。」
  爸爸赶紧说,「我可不希望,但我又不想让我女儿受委屈。」他说完疼爱地看着我,「小丫头,老爸不希望你受那东西的煎熬。」「那你就关心我呀。」「我,我还没关心你呀。」爸爸说到这里显然有所指。
  「关心我?关心我还让人家自慰。」
  「你?」爸爸又不说话了,半晌,才说,「其实自慰也是解决生理需要的一种方式,夏夏,只是不要太频繁了。」「呵呵,老爸,那你是不是老偷看我自慰呀?」爸爸听了一怔,然后笑了,说,「哪里呀,你门关得那么严实,我就是想看也看不到,只是我夜里上卫生间的时候,偶尔听到你自慰时发出的呻吟声。」我狡辩道,「那可不一定,人家要是病了,就不会发声音呀。」爸爸笑了笑说,「夏夏,爸爸也是结过婚的人,女人兴奋时和难受时发出的声音是不一样的。」我指着他的鼻子,娇羞的说,「哼,就知道对女人熟悉,看来你也是个老流氓呀,是不是经常听呀。」爸爸就抱着我的腰,他已经不再像从前那样那样显得过于拘谨和自责,「小东西,爸就是关心你,才注意你的。不过,夏夏,爸爸看你自慰的次数,你的性欲还很旺盛呀。」「哼,你那个年龄都有需要,人家,人家还不是——」我捂着嘴偷笑。
  爸爸咧开嘴笑了,「爸爸知道,不过以后可不准那么大声吆。」「我就要大声,就要大声。」说完,贴着他的耳朵,「老流氓!」爸爸听了,竟然爽朗的笑起来,这要在平常,他肯定要骂我,但他依然犟嘴道,「爸爸不是老流氓,但也不是柳下惠,其实爸爸也是,也是性欲很旺盛,但我会选择很低调的方式。」我揪着鼻子,不屑地,「那有没有找过别的女人?」爸爸很坦承地告诉我,「没有,除了你妈妈,我没有沾染过第二个。」高兴地搂着他的脖子,「真是个好男人。」「呵呵,当然了,要不你老妈那么爱我。」「才不是呢。」我油嘴滑舌的用着当前最流行的,「男人不坏女人不爱,那就说明你很坏。」「那你是不是也要爸爸变坏呀?」「嗯。」我笑着回答,「我要老爸变得坏坏的,坏透了。」「那到时候你可别后悔。」「我才不会呢,大不了你就像坏小子那样偷听人家,还摸人家的—奶奶。」「你?」爸爸知道上当了,他笑着胳肢着我,「死丫头,恩将仇报!」我们父女在沙发上嬉笑着、吵闹着,知道我笑得喘不过气来,才求饶道,「好爸爸,不敢了,不敢了。」「哼,要你胡说!」爸爸不依不饶,他大概也觉得我们父女这样,更显得亲昵、融洽。
  我举起手,装作投降的样子,「好爸爸,饶了我,饶了我吧。」爸爸这才住了手,「夏夏,你要觉得爸爸坏,那爸爸以后就不那样了。」他对于我说的话看起来还是耿耿于怀。
  我搂着他说,「爸爸这么小心眼,斤斤计较的,你偷看人家、摸人家,都是女儿愿意的,还不行吗?」「本来嘛。」爸爸订正着说,「不过,夏夏。」他一本正经的跟我说,「其实男女自慰是最正常不过的了,也是解决性欲的最好途径,可以说天下不自慰的人恐怕不多,只要不出轨,不乱伦就行了。」我笑着跟他说,老爸,什么是乱伦呀?
  爸爸肯定知道我是存心的,就说,你还小呀。
  我说,人家哪里知道,那是不是我和你——我说着,就故意停下来。
  那你还想和谁呀?不知怎么的,爸爸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令我怦然心动。
  坏爸爸!两个人说到这里,就突然没有下文了,见爸爸不说话,我装作糊涂的又问,那爸爸,如果,如果我们那样了,是不舒服还是有其他的?
  爸爸白了我一眼,叹了一口气,夏夏,你老是长不大,爸爸和你有感情,你也爱爸爸,但老祖宗流传下来的,我们是不能突破的,何况要是有个一儿半女,那算什么?
  那人家不会不生呀?我腆着脸子问,其实我心里也扑扑直跳,和亲生父亲谈乱这件事,毕竟是最禁忌的。
  去去,爸爸显然不想说下去。
  我赶紧附和着,「嘻嘻,好好,那我们就不出轨、不乱伦。」可是,爸爸哪里知道,我早就彻底出轨了,而且是和一个老头交媾了很多次。
  爸爸看着我的脸,不好意思的说,夏夏。这一次爸爸没有叫我闺女,看来他是故意的。他接着说,我们现在这样,是不是就有点不正常,哪有爸爸摸女儿的乳房,吃女儿的奶的,以后不能这样了。我在他怀里撒娇的扭动着身体,你可够坏的,也摸了,也吃,沾了人家那么多便宜,又装起正经人来了。是不是想始乱终弃呀?
  爸爸说,又胡说了,我们没有乱哪有弃,就算弃,爸爸也不会弃自己的女儿?
  「嗯,这才是我的好爸爸。」
  我搂着爸爸的脖子,在他的脸上亲着,那你还要像以前那样亲我、疼我,还要帮我洗澡,搂着我睡觉。爸爸羞红着脸说,真拿你没办法,快起来吧,该睡觉了。
  「不行,你先答应我。」我缠着他不放,爸爸才无奈地说,「知道了。」我突然又掀起衣服,把乳房捏起来对着他,「那你再给我抱抱。」爸爸就低头含住了,在我的乳头上吮咂一会儿,然后拍了拍我,「睡觉去吧。」我还想在说什么,突然意识到再弄下去,也许会弄巧成拙,就突然小声地跟他说,「今晚,你可跟你孙子争嘴了。」「你?」爸爸半羞半怒地看着我。
  我赶紧起来,俏皮的晃着脑袋,猛然把我睡衣往两边一分,再慢慢的和上。
  最后在爸爸的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跑回来自己的卧室。
  【未完待续】